第55章 手指骨

    ;

    第55章手指骨

    那两个男女吓得哇哇大叫,想找衣服遮羞,可是被皂隶按着,动弹不得。..

    萧家鼎对戴捕头道:“叫其他人进来!”

    小树林外,是几个打着灯笼的皂隶,接到命令,便举着灯笼冲了进来,这下子,灯光照耀下,看清楚了地上被按着的两个赤条条的男女,正是刘乡正和赵氏!

    萧家鼎冷笑望向身边脸色铁青的罗村正:“他们私通,我是要拿回去治罪的,只是这是在贵村发生的事情,我听说贵村有乡规民约,对私通的奸夫淫妇有自己的处置办法,是不是啊?”

    罗村正和几个乡绅面面相觑,一时都没有说话。

    萧家鼎知道他们担心什么,道:“不用怕,大唐刑律规定很清楚:奸人妇,徒两年!他犯下这样的罪行,已经不可能再当乡正了,等着处刑吧!”

    一听萧家鼎这么说了,罗村正几个顿时胆气壮了起来,其中有几个乡绅以前被这刘乡正欺压过,肚子里有气,正好借机落井下石报仇,叫道:“按照规矩,应该先游街示众!再送交官府治罪!”

    是刘乡正平素很是仗势欺人,其他几个乡绅虽然没有被他直接欺压,却也是看不惯的,听萧家鼎说他犯罪之后,肯定当不了乡正,那这个乡正肥缺,他们可就有希望了,一下子便来了劲,叫着:“游街游街!”

    罗村正跟刘乡正私交不错,不过这一次,刘乡正私通被抓个现行,而且还是县令的执衣亲自带人来抓的,很可能跟赵氏杀侄儿案有牵连。而萧执衣后面是前刑部尚书唐司马,后台很硬,所以他这个罪只怕是在劫难逃。看萧执衣这个意思,那是要把这件事情整大,现在正是看自己态度的时候,搞得好,说不定这乡正自己便有希望了。

    于是乎,罗村正冲上去狠狠给了两人几脚,啐骂道:“不要脸的狗男女,让我们黄岩村还有什么脸面?来人!把这对狗男女绑起来游街!”

    跟随而来的几个仆从立即冲上来,用皂隶手中的锁链将两人赤条条的五花大绑起来。

    刘乡正刚才是吓懵了,此刻才反应过来,大声哀求道:“萧执衣,饶命啊,你抬抬手,放我一马,我一定重重报答你的恩德……”

    “当众行贿?嘿嘿,这次这么多人看见,谁能帮你?”

    刘乡正还要再说,已经被罗村正抓起赵氏的亵裤,塞进了她的嘴里,吩咐拉进村里游街!

    萧家鼎瞧着赵氏赤条条白花花的曼妙娇躯,叹了口气,道:“拿什么东西给她挡一下,这样不好。”

    罗村正等人不知道萧家鼎的用意是什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倒是领路进来的中年女尼脱下了自己的黑衫,裹在她的曼妙的胴体上,只露出臂膀和大腿。赵氏想不到萧家鼎能这样照顾她仅有的脸面,感激地望着他。

    萧家鼎对那中年女尼的反应很满意,拱手道:“师太如何称呼?”

    “贫尼慧释。是慧仪的师姐。”

    萧家鼎点点头,道:“慧释师太,请你跟着她,别让人凌辱了她。”

    一听这话,赵氏更是感激,幽幽地望了萧家鼎一眼,又低头呜呜哭了起来。

    几个仆从推拉着两人,往村里走,有仆从已经飞快地跑进村里,一路的叫嚷道:“都来看啊,赵氏这个不要脸的跟刘乡正私通,被捉住了,游街了啊……”

    一时间,村民们纷纷出来观瞧,议论纷纷。包括很多已经睡下的村民都起来了,听说是这种事情,都是哄笑着异常的兴奋。

    另有仆从已经跑去拿来了铜锣,当当地敲得山响。围观的人都提着灯笼火把的,照得很是明亮,看见赵氏虽然光着身子,赤着脚丫,可是最关键的三点却被一件黑衫裹住了,看不到。这种事情最有看头的便是这个,于是便有村民不甘心,要伸手去扯,但是被跟在旁边的慧释一把推开了。围观的村民又向他们两人身上砸蔬菜鸡蛋的,还有伸手要乱摸的,对着赵氏的都被慧释挡开,那刘乡正却没有理睬,很快便被各种污物砸了个不堪入目。连搭拉着的小弟弟也被踢了好几脚,痛得不停"shen yin"。

    在村里转了一圈之后,萧家鼎吩咐把人带到赵氏家,把那刘乡正留在外面给那些村民哄闹戏弄,把赵氏带进了屋里。

    萧家鼎吩咐慧释把铁链锁着的赵氏带到卧室,穿上衣裙,再把她待到厨房。在场的,还有罗村正和那几个乡绅作证。

    已经穿上了衣服的赵氏对萧家鼎充满了感激,进来跪下磕头,抽噎着道:“多谢大老爷,奴家来生结草衔环报答大老爷恩典。”

    “不用来世,你现在就可以报答,——我知道你侄儿是你掐死的,你只要老实坦白你杀死侄儿的事情,就算是对我的报答了。

    赵氏娇躯一颤,低下头,没有说话。

    萧家鼎冷笑:“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我给你看几样东西!”他拿出了上次搜查的时候找到的碎骨和头发,放在了赵氏的面前:“这些是我们在你家这个厨房的下水道发现的,是你将你侄儿分尸的时候,被水流冲到哪里的吧?”

    赵氏看了一眼,脸色惨败。

    萧家鼎对两个仵作道:“你们把灶台的锅取下来,在里面好好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两个仵作便开始搜索起来。很快,其中一个仵作在那个最大的灶台里,找到了萧家鼎上次发现的那东西,拿着送到了萧家鼎面前。

    这是一根纤小的手指骨!

    萧家鼎道:“拿去给犯妇赵氏看看!”

    仵作把那根手指骨送到了赵氏面前。赵氏一见,顿时脸色大变,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萧家鼎冷笑,道:“这个,应该就是你侄儿的手指骨!你将他分尸之后,本来准备放在炉灶里焚尸灭迹的,可是你后来发现,尸体很难烧掉。于是你才把尸块拿出去扔。这个手指骨,就是你焚尸的时候留下的!就是你侄儿的。如果有必要,我还会再次开棺验尸,比对一下,便一清二楚了!另外,我还在死者的盆腔里发现了一根烧了一截的稻草,长短跟发现指骨的炉灶里剩下的残余灰烬一样!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

    赵氏慢慢抬眼望着他,欲言又止。

    萧家鼎道:“我知道,你还心存幻想,希望那刘乡正能向上次那样救你,对吧?这一次不一样了,他跟你私通,本身就是要徒两年的重罪!而这个,也做实了你杀死侄儿的动机!这些手指骨、头发和碎骨,就证明了你在厨房将你侄儿分尸的事实!我相信,那刘乡正是使用了手段,对童氏他们进行威逼利诱,使得他们推翻了前面的证言。这一次,他锒铛入狱,我看还有谁能帮你?事到如今,你还不招吗?”

    赵氏嘴唇激烈的抖动着,私通被抓,而且还被游街示众,让她感觉当真是生不如死,而最后萧家鼎又给了她一块遮羞布,还让人保护她免受直接的欺辱。她既是万念俱焚,心中又有对萧家鼎的感激,再听到自己的保护神刘乡正也无法再抱她,心中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了。

    赵氏跪在地上,哭着道:“我招……”

    萧家鼎已经从雏菊那里知道,这个乡有一个乡规民约,对私通的奸夫淫妇要游街示众。他之所以提出让罗村正他们按照什么乡规民约将两人游街示众,就是要给打乱他们的正常思维,形成一种对他们的心理优势,同时在过程中适当给予这赵氏一点人格尊严上的关照,以赢得她的感激,以便后面让她开口认罪,当下听她愿意招供,不由大喜,计划成功!当下淡淡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一旁的刑房书吏已经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赵氏呜咽着说:“刘乡正给我了很多钱,要我跟他好……,我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他喜欢在野地里办那事,而且担心在家里有人来撞见,所以每次我们都在屋子后面的小树林洼地里……,那天被童氏撞见,他跑了,我很害怕童氏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过了两天,没有听见风声,我以为她没有说。没想到,那天夜里,侄儿到我屋里来玩,竟然笑着说我跟一个男人光着屁股抱着不害臊……,我吓坏了,问他谁说的?他说是刚刚他娘说跟他爹躲在屋里说的,他在门口听到了,这就要去跟别的孩子说……,我……,我吓坏了,什么都没有想,便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给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