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立功

    ;

    第61章立功

    说罢,两人打马扬鞭追上了大队,进城之后,慧仪这才跟萧家鼎施礼作别,带着师姐师妹走了。阅读 ..

    萧家鼎他们回到衙门,将案犯收监,让仵作将证物送到证物室存放。然后他拿着笔录往康县令的签押房走,准备向康县令禀报。路上,便被人叫住了,回头一看,却是邓县尉。

    邓县尉满面春风过来,道:“听说你昨夜奉命带人前去抓捕案犯去了?是什么案子啊?”

    萧家鼎拱手道:“是赵氏私通那个案子。已经将私通的赵氏和奸夫刘乡正当场抓获!”

    邓县尉不由脸色微变,道:“这赵氏当真与人私通?”

    反正这个案子已经众人皆知,而且他是负责本县刑案的,迟早也会知道所有案情,所以萧家鼎也不隐瞒,道:“是啊,奸夫是刘乡正,两人正在私通的时候,被罗村正带着人当场抓获,并按照他们的乡规民约把两人押解游街视示众。”

    邓县尉哦了一声,片刻,才回过神来,击掌道:“好一对奸夫淫妇!抓得好,这赵氏装作清纯,把我们都给欺骗了,却原来背地里这么淫荡!”

    “这赵氏不仅是淫荡,”萧家鼎瞧着他,微笑道:“还有狠毒!”

    “狠毒?萧执衣你这话是说……?”

    “没错,她杀害亲侄儿的事情已经查清,是那刘乡正私下买通威逼童氏等人,他们才翻供的,相关证据已经提取,二人也已经供认不讳,另外,那刘乡正还供述了杀害他的亲嫂子、还有黄岩村的金老三,以及他的跟班小厮东子。相关证据都已经提取。”

    邓县尉脸色更是难看,眼见萧家鼎要走,赶紧又拦住了,低声道:“萧兄弟,有没有时间都我那里坐坐,咱们再聊聊?”

    萧家鼎听他连称呼都改了,暗自好笑,脸上却是一付为难的样子道:“这个,我着急着去跟康县令复命呢。”

    “耽误不了多久的,走走,正好我那里有一件宝贝,想让兄弟鉴赏一下呢。”

    “那,只能耽误一会,我着急着见康县令!”

    “行行,不敢耽误兄弟太多的。走走。”

    萧家鼎便跟着他进了他的签押房。等萧家鼎进来,邓县尉把房门关上,请萧家鼎坐下,自己也不坐在几案后面,而是从屋角的一口箱子里取出一尊金佛,放在萧家鼎的面前,道:“萧兄弟,你看这个如何?”

    萧家鼎瞧了一眼,这小金佛也就拳头大小,拿起来感觉了一下,沉甸甸的,想必是纯金的,便道:“很好啊。”

    “既然萧兄弟喜欢,就送给萧兄弟了!”

    萧家鼎早就知道他要想自己行贿,跟这种贪官,他是不可能同流合污的,这个底线早已经打定。而且,这邓县尉是个十足的笑面虎,绝不能让他这样的笑面虎挡在自己上面,否则那是非常危险的,必须先下手为强。他之所以把刘乡正行贿这方面的口供藏了起来,便是要集中足够证据之后再重拳出击。但是,在这之前,他不能打草惊蛇,不能跟他撕破脸。

    当下,萧家鼎故作惊喜而惶恐道:“这个……,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咱们自家兄弟,还客气那些做什么?萧兄弟来到衙门,我还没有送什么像样的贺礼呢!正好补上。”

    “不不,嘿嘿,多谢邓县尉的美意,但说句话县尉可不要生气,我这个人是不信佛的,所以,这佛祖塑像我可不敢要。常言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我又不信奉它,摆在家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所以,县尉的好意心领了,我实在是不能收的。”

    邓县尉愣了一下,想不到萧家鼎居然拿出了这样一个托词,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

    萧家鼎又满脸堆笑道:“县尉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没有必要搞这些虚礼嘛。”

    邓县尉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礼物,又着急着想知道结果,听萧家鼎这么说,又见到他一脸的诚意,便讪讪道:“那好,那我说了,这个案子嘛,涉及到我们少城县的荣誉,要是真的被定了错案,那咱们所有人可就麻烦大了,当然也包括我,所以,嘿嘿,萧兄弟,这刘乡正和赵氏的口供,能不能给我看看?我想了解了解,这个案子到底有没有把握翻回去。”

    萧家鼎心中暗笑,他已经预料到邓县尉会这么说,他也知道邓县尉其实想看什么,赶紧惶恐地将手中笔录递了过去,道:“没问题,县尉请过目。”

    邓县尉接过笔录,认真看了起来。对于赵氏的口供,他几乎是一扫而过,而对于刘乡正的,他则看得非常的仔细。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看。额头上,隐隐有冷汗。

    萧家鼎自然明白,他在看刘乡正是否说出了向他行贿的事情。这一部分的口供,他已经收了起来,不在里面,邓县尉自然找不到。

    邓县尉看完之后,很明显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忙又满脸是笑道:“真是太好了,说明我们原先的案子没有办错嘛,康县令我们都可以松一口气了,而且,你还端出了后面这么个大案出来,这回可是立了大功了!”接着,他又立即换上了一付义愤填膺的样子,道:“这刘乡正正是罪大恶极!竟然连杀三人!而且还与多人私通!这样的人怎么混进衙门里来的?”

    萧家鼎道:“是啊,这个我也很怀疑,他是不是采用了什么行贿之类的卑鄙手段谋取了这个职位呢?”

    刚说到这里,邓县尉的脸色便已经变了。

    萧家鼎接着道:“只是,我无论怎么询问,他都不肯说,我动用了大刑,也没有能撬开他的嘴啊,真是的,他都承认了杀人重罪,怎么会连行贿这样的轻罪反而不肯承认呢?真是搞不懂!”

    说罢,萧家鼎不停摇头。一脸不解。

    一听刘乡正经受严刑拷打也没有说出行贿的事情,邓县尉几乎要兴奋得蹦起来。但毕竟老于官场,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慢悠悠道:“这个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案犯不招供,要么是不想连累别人,要么是压根就没有这件事情,没有的事情,他如何招供啊?既然他饱受酷刑都没有招供,那依我所见,他应该是真的没有这种事情,无从招供。”

    萧家鼎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还是邓县尉经验丰富,一下的就看到了事情的真相,让茅塞顿开啊。”

    “客气了!”邓县尉捋着胡须微笑,“既然严刑拷打都没有问出来,这件事情,萧兄弟最好就不要向康县令提了,免得他觉得萧兄弟办事不力啊。”

    “对对!”萧家鼎一付初出茅庐的惶恐样,连声道:“多谢邓县尉提醒,那等会见到康县令,我便不提。”

    “嗯!”邓县尉微笑点头,道:“那你就去吧,别让康县令久等了。那修建垫资宅院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绝对不会让兄弟失望的。”

    “多谢!”萧家鼎拿着口供出来,径直到了康县令的签押房。

    康县令正在那里心神不宁的想心事,不是的唉声叹气,见到萧家鼎挑门帘进来,不由大喜,一下子站了起来:“事情……怎么样?”

    萧家鼎扬了扬手里的口供,道:“赵氏杀死侄儿的案子,证据都找到了,她没有用刑便供认不讳!跟他私通的奸夫也找到了,竟然便是刘乡正!这小子身上竟然有三条命案!嘿嘿”

    这一天里康县令都无心办公,就在发愁这件错案,昨日监察御史已经找他谈话,表示了错案必纠的意思,他知道这只是开始,后面紧接着会有一连串的讯问,接着会是弹劾,自己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实在难说。因此他便一整天都心事重重,

    昨晚上听萧家鼎说要去抓赵氏私通的事情,他自然很是高兴,虽然这个事情可能跟杀死侄儿的案子没有关系,但是,只要能抓住赵氏私通的罪行,那也就有了一个基本的交代,至少这个错案不会太离谱,抓赵氏还有有一定道理的。而现在,他听到竟然连查获了赵氏杀死侄儿案,已经刘乡正身上的三件命案,这不过一夜的工夫,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是让他目瞪口呆而又惊喜万分,连花白胡子都簌簌抖动起来。连声问:“到底怎么回事?快快说来!不不,先坐!先请坐!坐下慢慢说!”

    萧家鼎微微一笑,在旁边的坐榻上坐下,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当然,刘乡正供述的行贿的事情,他没有说。一个字都没有提。这是致命武器,必须摸清了情况看清了形势之后再出手,否则,只怕伤不到别人,反倒自己先倒下了。

    康县令听得眉飞色舞,听罢拿过口供证词,飞快地看了一遍,看完的时候,他的一张老脸已经笑开了花,道:“太好了!萧兄弟!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我要好好犒赏你!”

    “康县令过奖了,我只是尽职尽责而已,谈不上有什么功劳,要是这也算是一点小小的成绩的话,那也是康县令指挥有度的结果,要只是靠我们,连门槛都摸不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