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美女送上门

    ;

    第62章美女送上门

    康县令走下来,拍了拍萧家鼎的肩膀,道:“唐司马推荐你帮我,有你这么一位能干的帮手,当真是我的福气,哈哈哈!——走!升堂问案,便可以结案上报了。这一次,应该不会再发回重审了吧?”

    萧家鼎心想,这刘乡正向那钟法曹行贿最多,钟法曹生怕他把这些说出来,肯定是巴不得早点把这个瘟神处死,所以会马不停蹄地把案子往上报,绝对不会拖延。估计,在刘乡正被处死之前,他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按照规矩,刑房书吏或者执衣所作的笔录虽然可以作为证据使用,但是县令还要升堂的,要当堂作出判决的,这个判决当然是由他的执衣萧家鼎事先草拟好了的。

    提审进行得非常的顺利,赵氏和刘乡正二人都如是供述了罪行,而洪山、小平子也也都如实供认,康县令终于心中大定,根据萧家鼎草拟的判词,判处杀死侄儿的的赵氏绞刑,判处刘乡正和洪山死刑,从犯小平子流三千里。并吩咐立即办理有关手续,保送州府衙门复核。

    退堂之后,康县令心情大悦,捻着胡须对萧家鼎道:“你做得很不错,这件事情多亏了你,今天晚上有没有事啊?”

    “没什么事情。”萧家鼎微笑。

    “嗯,那好,我让拙荆炒两个小菜,你来尝尝她的手艺,如何?”

    萧家鼎已经听杜达隐说过,这位康县令为人谨慎,轻易不跟人交往的,想不到邀请自己到家里作客。很是高兴,忙拱手道:“好的。那我可就有口福了。老夫人的手艺一定非常不错的。”

    “嗯,还行吧,那就说定了!”

    散衙的时候,萧家鼎先出来,到商铺买了一些礼物,总不能空手登门吧。可是到了商铺,又不知道该买什么,甚至都不知道康县令家有些什么人,送谁不送谁的都不好。于是,萧家鼎便又回到衙门,想找个人问问。正好迎面碰到了黄录事。黄录事非常亲热地迎了过来,拱手道:“萧执衣!”

    萧家鼎也拱手道:“黄录事,正好,遇到了你,有个事情想问问。”萧家鼎把黄录事拉到一边,低声道:“康县令请我去他家吃饭,我不知道他家都有些什么人?”

    黄录事立即就明白萧家鼎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所以回答得比较仔细,他道:“康县令家里只有原配夫人,还有一个小少爷,大概有十一二岁了。康县令喜欢喝酒,但是酒量不大,夫人最喜欢江南苏绣锦缎,那小少爷,虽然家教很严,但是这孩子非常的调皮,特别喜欢舞枪弄棒的。总是喜欢缠着衙门的捕快们让教他的工夫。嘿嘿”

    萧家鼎眼珠一转,便有了一个主意,拱手道:“多谢!等会吃饭的时候,瞅到机会,我就跟他康县令说说你的事情。”

    黄录事大喜,一躬到地:“多谢萧兄弟!”

    “好说!相互帮忙呗!”

    黄录事又低声道:“给康县令送的酒,最好不要再外面买了,他最喜欢喝的是他家乡的酒。他老家在杭州,那有一种有名的好酒叫做‘梨花春’,这种酒在益州没有卖的,不过,我那里正好有一瓶,你拿去送给康县令,他一定会喜欢的。”

    萧家鼎心想,什么叫你正好有一瓶?一看你老小子就是摸准了康县令的爱好,事前准备下的,恐怕也不止一瓶。便道:“这个不太好吧,我送礼,拿你的东西。”

    “嗨!刚刚才说不用客气的,萧兄弟怎么就客气起来了,这样好了,你先去买其他的礼物,我回头马上叫人给你送到你家里来!如何?”

    “那可就多谢了!”

    两人分开之后,萧家鼎去了益州一家高档绸缎铺,买了一匹苏绣锦缎,然后回到了住处等黄录事把酒送来。

    他拿出慧仪给他的那两本册子翻看,那本什么内功他没有看,在他的理解里,吐纳内功只怕不是一时半会就会学会的,成效也不可能太明显,还不如练练这峨嵋轻功柳絮步,可以现学现用。

    于是他开始翻看。这其实是一套躲闪技巧的步伐,不需要高深的内力作辅助。他便开始在屋子里练了起来,要是为他自己,他才没有这个闲心,他练的目的,自然是小讨好那小少爷,把县令的家人的关系搞好了,那可比什么都重要。

    这一套步伐其实还是比较繁杂的,萧家鼎耐着性子费了半天劲,也只练会了开头的一小段,想想应该够用了。便在这时,他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朝这边走过来了。便走到门口一看,只见远处要是在黄诗筠手里提着一个小盒子,杨柳细腰,袅袅婷婷正往这边走来。

    萧家鼎有些差异,怎么距离这么远自己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要是穿越前,这样根本不可能的,看来,穿越让自己的耳力也得到了明显的增强。

    黄录事居然叫自己的女儿亲自送来,看来,他是指望女儿能得到自己的好感。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女儿虽然貌美如花,可是自己已经清楚地看见了她的本质,就像一个美丽的苹果,里面长虫了,自己已经洞察,还有兴趣去咬一口?

    萧家鼎把秘籍放好,坐在书房,拿了一本诗经,摇头晃脑地吟诵起来。

    过了一会,门口响起了黄诗筠轻轻的敲门声,还有那百灵鸟一般美妙的话语:“萧大哥,家父让我给你送东西来了。”

    萧家鼎这才放下书本,起身走了出来,淡淡地拱手道:“多谢,就放在桌上好了。”

    黄诗筠把那锦盒放下,却并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望着萧家鼎,欲言又止。

    萧家鼎道:“黄姑娘还有什么事情吗?”

    黄诗筠红晕满腮,轻声道:“小妹闺名筱玥,萧大哥若不介意,可以叫我……”

    萧家鼎却打断了她的话,道:“不好意思,黄姑娘,我马上要去康县令那里,有事情要禀告。你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就请回吧。”

    要说上次黄诗筠告诉萧家鼎自己的闺名的时候,萧家鼎是醉了没有听见,黄诗筠还可以这样说服自己,可是这一次,在萧家鼎清醒的状态下,居然还是对她这话不理不睬,这就是说他根本不愿意用这样亲昵的闺名称呼自己了。

    黄诗筠原本羞红的俏脸立即煞白一片,她轻咬着红唇,声音微微的颤抖,道:“萧大哥,以前是小妹不对,小妹真诚的道歉,也一直在按照萧大哥指点改变自己,只希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萧家鼎语重心长道:“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对于你也是这样,或许这几天你真的在改变,可是,来日方长……”

    “我能做到!我真的能!萧大哥!”

    “你能不能,跟我没有关系,”萧家鼎语气还是那样的淡漠,“你喜欢怎么说怎么做,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黄姑娘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我改变什么,我也受不起。好了,我要走了!”

    说罢,萧家鼎也不看她那泫然欲滴梨花带雨的俏脸,哼着小曲,拿起那匹缎子,还有桌上的小盒子。迈步出来,把一扇门拉了过来,手里拿着铜锁,瞧着兀自站在屋里的黄诗筠。

    黄诗筠眼泪终于簌簌落了下来,她提着裙裾儿,低着头,迈步出了门槛,站在廊下饮泣。

    萧家鼎却当她是透明的,拿过铜锁,锁上了门,也不看她,提着礼物,吹着口哨,往内衙走去。

    来到内衙门口,门房已经得到了招呼,看见他,马上点头哈腰的,将他接了进去。

    萧家鼎头天已经来过一次,所以内宅大致的情况他已经很清楚。径直来到了正堂,有丫鬟引领他进去,让他在坐榻上稍等,丫鬟去禀报康县令。

    很快,康县令便来了,身后带着他的夫人和孩子。

    康县令的夫人也就四十岁不到的样子,微微有些发福,但是身体保养得很好,脸蛋上连一丝皱纹都没有。而康县令的儿子,看见萧家鼎,却抢先一步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会武功吗?”

    康县令呵斥道:“宣儿!不得无礼!——这是犬子,名叫康宣,这是拙荆。”康县令分别介绍了两人。

    萧家鼎忙跟康夫人施礼,这才对康宣道:“会一点。你呢?”

    小家伙没有回答萧家鼎的问话,而是摆开了架式,道:“那好,那我们比试比试!”说罢,没等萧家鼎答应,便一拳朝着萧家鼎的小腹捣去,听风声竟然很是强劲,看样子的确刻苦练过。

    萧家鼎施展出刚刚学会的柳絮步,轻轻闪开。

    康宣见他躲闪得非常的漂亮,而且手里还拿着礼物的,居然没有半点慌乱,惊诧地望了他一眼,又是连续几拳,再加上飞腿,都被萧家鼎轻盈地闪避开了,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本来康县令准备叫住儿子的,可是见萧家鼎这样,知道儿子伤不了他,便道:“宣儿,你等叔叔把东西放下再说啊。”

    康宣便住手了,康夫人这才从萧家鼎的手里接过东西,看见是自己最喜欢的苏绣锦缎,还有丈夫最喜欢的家乡酒,脸上不由露出了欣喜的微笑,望了康县令一眼。

    康县令也看见了,捋着胡须微微点头,嘴角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