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婚姻谁做主

    ;

    唐临不说话了,望着江边夜sè,半晌,才道:“益州衙门上下,关系很复杂,一些善于钻营的人,知道你是我推荐的,肯定会走你这条路,尽各种办法贿赂你。面对金钱美sè,你可要慎重啊。听说有好些人想低价卖宅院给你,你都断然拒绝了,你做的很好。不要为那些蝇头小利,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萧家鼎心头一凛,额头微微有些冷汗,幸亏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面对行贿,没有动心。

    唐临没有看他,只是看着夜sè,接着道:“听说你买下了县衙的那块地,在修商铺出租?”

    萧家鼎更是吃惊,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唐临的掌握中,以后更要小心啊。不过买地这件事情虽然自己占了便宜,但是那也是衙门出售的,价格对外都是一样的,谈不上受贿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担心唐临因此斥责他,也不需要隐瞒,便老老实实回答:“是啊。是包工头垫资修建的,我没有钱,利息还有点高,两分利呢。也不知道要还到猴年马月才能还清了。”

    唐临道:“你修建沿街商铺出租,这个想法不错。走仕途,若是没有钱财,那是很容易陷入贪赃深渊的,自己有了正当的钱,才能面对诱惑不动心。从这个角度说,我支持你想办法挣钱。”

    萧家鼎很是有些意外,唐朝的商人社会地位很低,整个社会是看不起经商的,想不到唐临不一样,他竟然肯定了自己,这让萧家鼎又惊又喜。正要回答。唐临接着说的话,又让他迷糊了。唐临道:“不过,既然走了仕途,那就不能经商,这是朝廷的规矩。”

    萧家鼎心里又凉了,他疑惑地望着唐临。

    唐临又接着说道:“当然,你修建商铺出租这个严格地说倒也不算是经商,不过,这对低级官吏来说还行,但到高官,就是你的绊脚石。明白吗?”

    萧家鼎愕然,我能当高官?

    唐临根本不看他,继续仿佛自言自语:“不过,朝廷律法并不禁止官员大功以上的家人经商。特别是对你这样的低级官吏。所以,你可以把商铺交给小功以外的人打理,最好是没有关系的人。这样最稳妥,公私兼顾了。”

    萧家鼎苦笑:“我……,我的家人……”

    唐临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有一个叔叔,帮你种地。不过,他不是适合的人。”

    萧家鼎又吃了一惊,看来,唐临是对自己进行过了解的,只是不知道他是否看穿了自己假冒路引的事情。不过,从他的表情的对自己的提拔来看,他应该没有查下去,而是相信了自己那假冒的路引上的资料,要不然,他是不会提拔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的。想到这里,他稍稍放心了一些。讪讪道:“我堂叔是种菜的,我那块地很大,修房子用不了这么多,所以,准备把地开辟出来,种一些药材什么的。已经跟我堂叔说好了,由他们一家人来帮我种药材。”

    “种药材跟种庄稼一样,都不属于经商。你搞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的家产多了的时候,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打理,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说到这里,唐临终于转头瞧着他。

    萧家鼎想了想,道:“还没有。要是老大跟帮我推荐一个那就最好了。”

    萧家鼎已经看出来唐临之所以说到这个话题,肯定是这个目的。

    果然,唐临道:“行,那我替你物sè一个管家。——你觉得痴梅如何?”

    “痴梅?”萧家鼎很意外。

    “嗯,”唐临毫不掩饰,慢慢道:“我让痴梅跟着你,原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你身边有美sè,这样不容易堕入别人的美sè圈套。”

    萧家鼎恍然大悟,脱口道:“原来痴梅是老大你帮她赎身的啊?”

    问出了这句话,萧家鼎随即又明白了,痴梅用chun药让自己上钩,把贞cāo献给了自己,却不提任何要求。自己猜到了她应该是别人指使才这样的,还以为她迟早会说出那个幕后的人,想不到,这个人的确有,却是唐临!而唐临这样安排,只是为了让自己家有美sè,不至于在外面偷食中了人家的美人计。这个想法真是独特啊。

    不过,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在唐临心中的份量应该是非常的重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看中自己?刻意地栽培自己?萧家鼎一时想不明白,不过,他相信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唐临这样作,一定有深层次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将来一定会知道的。

    唐临道:“痴梅这个人,我派人进行过深入的了解。她家世很清白,父亲原来就是经商的,而且很成功,只是因为一场意外,他家所有商铺都毁于一场大大火,由此大病,不幸去世,母亲跟着也走了。他剩下的家财又被她好赌的兄长败光,还把她也卖到了教坊。她的身世你不用担心。你要是有意,将来可以让她作你的侍妾。不过,不能做你的妻子,你的婚姻,必须慎重!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选择。”

    我反对!萧家鼎张嘴准备这么说,凭什么啊?凭你是前国家领导人之一就可以左右我的婚姻?我的婚姻我做主,管你什么官儿都不行。不过,话到嘴边他又咽下了,先不着急反对,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有钟意的对象,也没有必须要娶的女子,甚至还不打算这么早就绑住一棵树,辜负了大好森林。所以先看着走。别把路堵死了。

    不过,他听了唐临这话,他心中更加肯定,这位唐临,一定有什么重大的计划,而自己很可能是帮他实现计划的其中一员。而且是重要的一员,所以他才如此费心地安排这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婚姻。想通此节,萧家鼎不禁有些不寒而栗,也不知道将来唐临让自己作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会不会有甚么重大危险。

    看来,自己得事事长个心眼了,别被人当了枪使自己还不知道。

    萧家鼎脑海里盘算着,看见唐临有些狐疑地转头看他,赶紧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拱手道:“是!多谢老大,能有老大帮我选择佳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嗯!”唐临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一个成年的男人,身边是不能缺少女人的,要不然,便会被敌手所趁。兵家大忌啊!所以,在你成亲之前,我让痴梅在你身边侍寝,就是这样考虑的。”

    敌手所趁?萧家鼎心里咯噔一下,果然不出所料,唐临在跟谁斗,而自己将成为他手中重要的一步棋,所以如此看重自己。

    那这个敌手是谁呢?能成为他的敌手的,肯定官不小。难道是大都督兼刺史李恪?又或者是州府衙门的长史、别驾?细细回想,也就这几位可以能充当他的敌手。

    慢着,敌手要是不在益州呢?那是不是京城?这唐临以前可是正三品的刑部尚书,又是贬官益州,他的敌手说不定就是京城朝中权臣,这场交锋中唐临败了,想卷土重来。让自己充当马前卒?

    我的乖乖,这可是个危险活,还是别找我吧,我还想留着脑袋吃饭看美女呢。

    他的眼珠乱转心里琢磨着,唐临却眼望夜sè,接着说道:“我听说你正在着手经商之后,我便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这也是今天我叫你来的原因。——痴梅是一个很好的理财帮手,让她帮你照料生意,你是可以放心的。也能专心于你自己的仕途。你的意下如何啊?”

    唐临说这话的时候,萧家鼎脑瓜子转得飞快,已经打定了主意,唐临这艘大船那是必须要搭乘的,只有这样才能青云直上,至于帮他对付敌手,那就没门了,自己是长了脑瓜的,可以思考啊,有现实危险,规避危险绝对是首选,绝对不能为了报答什么知遇之恩,而把自己xing命搭上。手脚和嘴巴都是自己的,想怎么办可得自己说了算。

    当唐临拖长了强调问他意见的时候,萧家鼎已经想清楚了自己在这件事中的基本原则,赶紧道:“老大认准的人,自然是错不了的,那以后我就把生意交给痴梅料理好了。”

    “嗯。”唐临满意地点点头,话锋一转,又道:“你前几天办的那个赵氏杀人案和刘乡正杀人案很不错。很干脆利落,我很满意。以后就这样做。用心办案,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我。”

    “是!”萧家鼎迟疑片刻,道:“刘乡正的那个案子,牵连到一些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大能否指点一下?”

    唐临道:“是不是牵扯到刘乡正行贿的事情?”

    萧家鼎愣了一下,这唐临真的太神了,又或者说,真的是太jing明了,居然瞬间便说出了萧家鼎的烦劳。不过想想也不算什么,因为唐临对他的法律功底是很看重的,所以肯定不是法律上的事情难倒了他,而因为是案子以外的原因,而这种原因,又常常来自于贪赃这样的事情。同时,这个刘乡正连老书吏杜达隐都知道他的官是买来的,又如何能躲过唐临这样老狐狸的耳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