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美人坠江

    ;

    第78章美人坠江

    众人眼看他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很是爽快,不由都莞尔一笑。.. 免费电子书下载.只有黄诗筠,望着江面一艘艘打鱼的小船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纪夫人也不着急宣布题,只是微笑望着萧家鼎。

    姜承谦也是个酒鬼,眼看萧家鼎吃得香,便道:“咱们也喝酒好了。”

    萧家鼎一听有人陪着喝酒,自然高兴,立即拉着一起喝,顿时间,气氛便热闹起来了。

    眼看着大家兴致高昂,纪夫人这才出题。还是以一柱香为限。这一柱香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萧家鼎喝光了一壶酒,眯着醉眼对杜二妞道:“快烧完前叫我。我睡一会。”便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众人见他果真很快睡着了,还微微打鼾,不由得面面相觑,连黄诗筠都朝他斜了一眼,又扭头看江景了。不过今天一大早,所有人都知道了昨天晚上,萧家鼎奉康县令之命,带着衙门几乎所有的人,缉捕了正准备转移赃款的贪赃县尉邓全盛,已经移交给了监察御史处理。一夜没有睡,所以大家也就由着他。

    因为纪夫人已经把题目事先告诉了杜二妞,而萧家鼎已经帮她写好了。所以她也不担心,也不打扰萧家鼎睡觉,只是坐在他身边故作沉思壮。

    接下来,黄诗筠他们想好了诗句的,便在纸张上写了。眼看他们差不多都写完了,杜二妞才过去写自己的。自然,萧家鼎帮她抄袭的诗作又赢得了众人的交口称赞。那汤荣轩看了,不由得后背又是一阵的发凉,庆幸自己没有挑起针对杜二妞的战争,要不然,只怕死得很难看。

    眼看那一柱香快烧完了,杜二妞这才把萧家鼎叫醒。

    萧家鼎揉揉眼睛,走过去,提笔就写,一挥而就,然后对杜二妞说:“老样子,快烧完了再叫醒我,那时候再跟我说题目。”又躺下接着呼呼大睡。

    快烧完才说题目,这样太狂了吧?不过,这些人都知道,萧家鼎曾经当众七步成诗,击败益州第一才子钟文博,人家有这个狂的本钱。众人看萧家鼎的诗句,也是上品,觉得跟杜二妞得不相上下,两人分获前两名,黄诗筠第三,那汤荣轩第四。姜承谦最后,被罚酒一海。

    接下来,又连续出了好几个题目,萧家鼎都是最后一刻才被杜二妞叫醒,略一沉吟,挥毫题写一首,都是绝佳的上品诗作,不仅啧啧称奇。

    一直到曰斜西山,萧家鼎这才不再睡了。走到江边,舀起清凉的江水洗了脸。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这一觉好舒服啊!”他望着江上的渔船,突然道:“咱们划船去吧?在江上吟诗,岂不是更浪漫?”

    杜二妞和车月娥、董彩娘立即叫好。姜承谦已经垫底喝酒,喝了很是有些醉意,正想上船吹吹江风,便也表示赞同。纪夫人也说好,于是成庚扯着嗓门大声叫江上的渔船过来,他们要租船。

    于是很快过来了好几艘渔船。谈好了价钱,他们分别上船,因为渔船小,所以分成了两拨,杜二妞看见其中有一艘划船的是个老妇,便一手拉着跟她要好的黄诗筠,一手拉着萧家鼎上了这一艘。董彩娘和车月娥也跟着上了这一艘。剩下的纪夫人和汤荣轩他们三个男的,只好上了另外一艘。于是,萧家鼎这一艘便是一男四女,还有一个打鱼的老妇。

    渔翁划着小船往江心走。到了江心,看着夕阳西下,江面波光粼粼,充满了诗情画意。

    杜二妞便脱了鞋袜,坐在船边,把脚丫子伸到水里,清凉惬意,忍不住叫道:“好舒服啊!黄姐姐,车姐姐,董姐姐,你们也把脚伸进来啊!”

    车月娥本来要脱的,看见汤荣轩他们的船就在旁边,她可不好意思当着几个年轻男子的面脱鞋袜,便嗔道:“喂!你们别跟我们!走开一点!”

    汤荣轩等人眼见杜二妞那胖乎乎的小脚丫伸进江水里,正在拨弄江水,不好意思看,赶紧的吩咐渔翁把船划开了。

    眼看他们的船离得远了,车月娥和董彩娘相互看了一眼,又娇羞地看了看萧家鼎,见他歪着头看对岸风景,并不看她们,便吃吃一笑,飞快地脱下了鞋袜,把脚丫子伸进了江水里。

    现代海滩上比基尼都看腻味了,还在乎小脚丫?光着脚丫这个对于现代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对于古代女子,则可谓是非常的大胆而且开放了。所以做完这个动作,二女的俏脸都变成了大红布,咯咯笑着掩饰娇羞。

    杜二妞挽着身边黄诗筠的胳膊,道:“黄姐姐,你也脱啊!可舒服了。”

    黄诗筠犹豫了一下,飞快地看了萧家鼎一眼,萧家鼎坐在小船的中部,却是侧着脸往江岸,没有看她们。在杜二妞再三催促下,她才把自己的鞋袜也脱了,泡在水里。果然非常的舒服。

    萧家鼎眼角的余光看见四女坐在船头,光着脚丫子,一边两个,嬉笑着,这景色很是旖旎,不由得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玩了一会水,杜二妞又突发奇想,道:“咱们去学划船吧?”

    董彩娘和车月娥马上说好,黄诗筠看了一眼坐在船中间的萧家鼎,却没有说话。于是杜二妞便强拉着她,踩着摇摇晃晃的小船,羞答答地从萧家鼎的身边走过。

    一双双的小脚丫在他面前过去,他发现,数黄诗筠的最白最小巧可爱。

    杜二妞走在最后,却在他面前站住了,拍了他肩膀一下,道:“大哥!别傻坐着,来划船啊!”

    “你们都到了后面,船会翻的,我在这里帮你们平衡。”

    杜二妞看了看船尾果然已经下沉了许多,船头都翘起来了,便道:“那我也先不过去了。一个个来。”

    车月娥对摇橹的老妇道:“喂!划船的,把船橹给我!我要划船!”

    萧家鼎一听,眉头微微一皱,摇摇头。看来,官宦子弟,对百姓就是这样的轻视,说话这么难听,这种等级优越感是一种通病,不仅仅是黄诗筠和汤荣轩两人才有。

    摇橹的老妇赶紧的把手中的船橹放开,退后一步,因为紧张,不留神撞在了站在身后的黄诗筠。把黄诗筠撞得一屁股坐在了船板上。这下摇橹的老妇看见自己惹祸了,吓得浑身发抖,不定地作揖说对不起,又想伸手去拉,又不敢。

    黄诗筠被老妇撞得摔倒之后,小姐脾气自然而然升腾起来,脸色一变,便要训斥,可是马上,她的眼前浮现出萧家鼎看着她的那种厌恶的眼神,立即,她的气消散了。勉强一笑,说了一声:“没关系的,婆婆!”说罢,把手伸给了老妇。

    老妇想不到她竟然会让自己这个粗手粗脚的渔婆拉,赶紧的在衣衫上擦了擦手,伸过去搀扶起了黄诗筠。

    黄诗筠放开老妇之后,看见她满是青筋的手掌,好象一根一根的蚯蚓爬在上面似的,又象干涸的松树皮,粗糙而怪异,黄诗筠便觉得一阵的恶心,她本能地把自己的手在衣裙上擦了一下。

    这个动作,落入了船中间坐着的萧家鼎的眼睛,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江山易改,本姓难移!这黄诗筠想装出对穷苦百姓的平常心,却还是最后露出了马脚。

    黄诗筠看见了萧家鼎嘴角的那一抹冷笑,俏脸立即变得更加煞白,垂下了头。

    这时,车月娥已经接过那船橹,开始乱摇起来。她不会划船,自然不知道怎么摇,只能是乱摇晃。于是那小船便在江心打转。惹得杜二妞和董彩娘格格笑个不停。

    董彩娘看见她划船好玩,便也过去跟她抢夺船橹,车月娥却不放手。两人争夺间,董彩娘被撞了一下,王往船外跌倒。在一旁的黄诗筠赶紧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惊吓之下用力一拽,她是站住了,却把黄诗筠扯出了船外,扑通一声落入了江水中。

    黄诗筠不会水,进了水双手乱舞着就往下沉,她惊叫着,却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口江水。船上众人惊呼,那老渔婆想也不想,扑通一声跳进水里,伸手去抓黄诗筠。不料黄诗筠惊恐之下,抓到了东西就不会放手,便一下子死死抱住了老渔婆,将老渔婆的双手都抱住了,老渔婆根本无法挣脱下死力的搂抱,因为老渔婆没有办法用手滑水,双脚踩水的力度又不够支撑两个人重量,于是,她们便开始一起往下沉!

    杜二妞等人吓得惊声尖叫,可是,因为她们脱光鞋袜光着脚丫子,不仅汤荣轩他们那艘船远远的避开,其他渔船的渔夫也赶紧的把渔船划开了,都距离很远。等听到她们的惊叫,要划船过来相救,只怕是来不及了。

    黄诗筠落水的时候,萧家鼎站了起来,老渔婆跳入水中救人,萧家鼎已经冲到了船尾。但是由于胡乱挣扎和江水的流动,两人已经离开了船边,萧家鼎伸手够不着她们。

    萧家鼎虽然会一点水,但是也仅仅限于基本的狗刨,能勉强让自己不沉水,要是让他跳下去救人,而且是两个抱在一起的人,铁定连带着把他一起拖下去。

    他可不会为了救人就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尽管对这样的人从内心充满了敬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