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一念之差

    ;

    第79章一念之差

    萧家鼎赶紧看了一眼船上,这艘小船只是打鱼的渔船,连船舱都没有,也没有船板和撑篙,只有船尾的一条船橹,但是船橹是穿过一个木桩子拴在船位的,一时半会根本取不下来。..

    萧家鼎急中生智,飞快地解下自己系在长袍上的革带,将一头递给杜二妞,道:“抓住!”

    杜二妞赶紧抓住了,萧家鼎单手抓住另一端,一招白鹤亮翅,一只脚踩着船舷,身子侧倒下去,探手去抓水里的人。

    杜二妞想不到他竟然这样救人,被扯得往前扑出,幸亏她的吨位够重,单脚踩住船舷,这才把身子停住。旁边的董彩娘和车月娥赶紧过来帮忙,三人一起用力,终于拉住了往江里倒下的萧家鼎。

    萧家鼎右手伸入水中,却水里却没有二人了,他紧张地胡乱在水里抓着,跟猴子捞月似的,却是一无所获。

    正在他焦急万分的时候,忽然看见清亮的江水里有一黑影往上冒,原来是那老渔婆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再猛力踩水,两人便往上浮了一些。这已经是那老渔婆最后的力气。就在她力气用尽,两人再次往下沉的时候,突然,黄诗筠飘散在水里的长发被萧家鼎一把抓住!

    萧家鼎发现水里的黑影不再往下沉,便知道自己似乎抓住了她们了,赶紧叫道:“拉!拉我上去!”

    杜二妞和董彩娘、车月娥三女用尽了吃nǎi的力气,终于把横在船边的萧家鼎拉了上来,同时,也连带着把水里的黄诗筠和老渔婆拉到了船边。

    萧家鼎马上松开革带,蹲在船边,伸手进水里抱住黄诗筠的双腋,用力往上拖。

    他感觉到双手软绵绵的充满了弹xing,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伸得太靠前,竟然是抱住了她的一双圆润的酥ru!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放手,用力将两人拖进了渔船上。这才松开手。

    老渔婆不停咳嗽着,喘着粗气。而黄诗筠却一动不动,依旧死死地抱住老渔婆不松手。他们几个一起用力,这才把黄诗筠的双手掰开。

    杜二妞探了探黄诗筠的鼻息,惊恐地哭叫道:“没……没气了……!”

    董彩娘和车月娥都惊慌地苦了起来,特别是董彩娘,因为黄诗筠是为了救她,反而被她拉下水去的。

    杜二妞对那老渔婆道:“老婆婆,快!快救人啊。”

    老渔婆被水呛得厉害,抑制不住的猛烈咳嗽着,把身子都弯成了个一只虾米,起都起不来,更别说救人。

    萧家鼎记得好像在什么片子里看见过如何救落水溺死的人,便按照记忆,要把黄诗筠抱起来,双脚朝下放在自己的双腿上排水,他伸手去抱黄诗筠的时候,迎面便看见了她那湿透的全身,曲线铃珑,凸凹有致,特别是胸前的两颗小樱桃,显现地突出在圆鼓鼓的双峰最高处。

    这**还真是惹火!

    萧家鼎把她反转过来,让她趴在自己双腿上,头搭拉朝下,然后拍打她的后背。

    这时,汤荣轩他们的船已经到了不远处,看见人已经救上来了,便要过来,杜二妞看见黄诗筠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着的身子,急声道:“别过来!退开!快退开!”

    汤荣轩他们赶紧又让渔夫把渔船划开。其他围拢过来的渔船也赶紧退开,远远观望着。

    在萧家鼎的拍打下,江水从黄诗筠的嘴里流淌出来,接着,她开始咳嗽,用力地咳嗽。萧家鼎这才舒了一口气,把她扶起来。黄诗筠依偎在他身上,无神的双眼看了一眼萧家鼎,弯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董彩娘一边哭着说对不起,一边帮她拍打后背。杜二妞和车月娥也帮忙。好半天,黄诗筠才停止了咳嗽。

    黄诗筠慢慢抬头,再次望向萧家鼎。一旁的杜二妞赶紧说:“是萧大哥救了你!”

    萧家鼎摇头,指着坐在船尾不停喘气的老渔婆说:“她才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她跳下去救你,在被你抱住之后奋力踩水,我根本抓不住你们。你必死无疑。所以,这位穷苦的打鱼婆婆,是你的救命恩人!”

    黄诗筠娇躯震动了一下,她慢慢转头望向那老渔婆。老渔婆被这次死里逃生吓得魂飞魄散,坐在那里惊魂未定地喘气,听到萧家鼎这话,便喘息着嘟哝道:“姑娘,你们官家小姐,被我一个穷婆子撞倒了……也不生气……。你看得起我老婆子……,我老婆子……不救你……,天地难容啊……”

    黄诗筠感到万分的侥幸,这个老渔婆,只是因为她撞倒了自己,而自己没有生气骂她,感动之下,便不顾xing命跳下去救自己,当时没有生气只是因为萧家鼎冷眼看着,想不到就是这一念之差,竟然挽救了自己的一条xing命!

    黄诗筠百感交集望着萧家鼎,说到底,是他救了自己。黄诗筠已经顾不得萧家鼎此前对自己的冷漠态度,轻轻说了一声:“谢谢你!”

    萧家鼎拧着自己被水浸泡湿了的衣袖,道:“我说了,你应该谢谢的是这个老婆婆!”

    “我,我会谢她的。”

    黄诗筠起身,慢慢走过去,咕咚一下跪在老渔婆的面前。老渔婆顿时慌了手脚,赶紧的搀扶她:“小姐,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黄诗筠泣声道:“谢谢你!老婆婆!”

    “闺女,可别这么说啊……”老婆婆有些手足无措。

    黄诗筠把手腕上一枚温润剔透的玉镯取了下来,放在老渔婆的手心里,说:“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收下吧,卖掉了可以换会十多亩上好水田,以后种田,不用在这江里打鱼了,太危险了。”

    “不不!我不要……,我不能要……”

    “一定要收下!这是我对你救命之恩的一点心意。”

    杜二妞他们几个也帮腔让老渔婆收下,那老婆婆这才谢过收下了,她也看出来这玉镯很值钱,想着以后卖掉手镯能买回十多亩田产,那以后的确就有好ri子过了,想到这里,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都是欢喜。

    黄诗筠又转身望着杜二妞她们三个女的:“也谢谢你们,一起救了我。”

    董彩娘抱住了黄诗筠,也泣声道:“应该是我谢谢你,要不是你救我,落水的应该是我……”

    车月娥也过来抱着她们两,哭着说:“都怪我,我不该在船上闹,撞到了彩娘,才引起来的,呜呜呜呜……”

    三女抱成着哭成一团。良久,这才分开。

    杜二妞刚才也跟着她们三个哭,这会儿看见黄诗筠,不仅又扑哧笑了,指着她了胸前。

    黄诗筠低头一看,便看见自己被湿漉漉的衣裙紧紧裹着的曲线铃珑的娇躯,哎呀惊叫了一声蹲下身去,又羞又窘,又呜呜哭了起来。

    杜二妞和董彩娘、车月娥三女面面相觑,因为是chun天了,又是在ri头下面出来踏青,所以他们三人穿得都很单薄,只有一套衣裙,脱下来的话,里面就只有贴身的**了!

    正无计,萧家鼎已经把他的长袍脱了下来,扔给杜二妞:“给她穿上!”

    萧家鼎长袍里面穿得是一套中衣,虽然这样穿着走在街上不好看,但也不至于丢人。而且夏天的时候,不少男人就是穿着这样的中衣在家里走来走去的。

    杜二妞大喜,正要把长袍给黄诗筠穿上,看见她身上衣裙湿漉漉的,这样穿上,只怕会被里面的衣服打湿的。便蹲下身帮她拧她衣裙上的水。董彩娘和车月娥也过来帮忙。拧得差不多了,这才把萧家鼎的衣袍给她穿上。

    黄诗筠的个子比较娇小,萧家鼎的又长又大的长袍穿在身上,便象挂了一笼蚊帐似的,只能用手提着下摆,看着着实滑稽。

    杜二妞几个吃吃的笑,黄诗筠又羞红了脸,萧家鼎长袍上带着的男子气息,让她意乱情迷。不过也只能这样,这件宽大的长袍,能把她被湿透了的衣裙展现出来的曼妙身材遮掩住。

    老渔婆划着船往岸边走,到了岸边,黄诗筠在杜二妞她们的搀扶下,又谢过了那老渔婆,望着萧家鼎一眼,轻声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萧家鼎点点头。

    这此意外,终于把两人中间的隔膜消除了很多。

    黄诗筠上了自己的车辇,驱车走了。

    这时,汤荣轩他们的船才靠边上岸,七嘴八舌议论着。汤荣轩盯着萧家鼎看了好几眼,眼神中含有一种敌意,刚才萧家鼎把黄诗筠救上来,是抱着她拖上船的,后来又把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双腿上,这些动作,汤荣轩远远的都看见了,虽然距离远看不真切,但是大致的动作都看见了,其中的亲昵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一直对黄诗筠有意,尽管黄诗筠对他只是不冷不热的,可潜意识里,他已经把黄诗筠当作了自己未来的情侣,岂能容许别的男人触碰,既使是为了救命,他也不能接受。

    他满脑袋里没有任何对萧家鼎的感激,没有想过要是萧家鼎不解救,黄诗筠只怕就已经死了,他的脑袋里现在只有萧家鼎救黄诗筠时候的旖旎,这深深刺激着他,简直要让他发疯了。

    萧家鼎看见了汤荣轩眼中的敌意,便毫不避让地瞧着他。汤荣轩马上把头低下了,躲开了萧家鼎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