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死囚美女

    ;

    刚才萧家鼎救黄诗筠的事情,纪夫人远远的都看见了,她也是一阵的后怕,要是诗社因为结社游玩死了人,那她这个组织者难辞其咎。.所以心里对萧家鼎充满的感激,望着萧家鼎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亲切。

    一番议论之后,已经曰落西山,这才各自上了车辇,驱车返回。

    杜二妞的车辇把他送到了县衙门口,然后离开了。

    萧家鼎去楼兰的小食铺吃了晚饭,跟楼兰说了一会话,便回到了衙门。

    这一晚不知道怎么的,萧家鼎睡得并不安稳,半梦半醒之间,总是浮现出黄诗筠的被湿漉漉的衣裙紧裹的娇躯,手上总是能回味出她胸前两团充满弹姓的圆润额双丘的棉柔。他经历的女人也不算少的,从没有一个象这样折腾他一晚上的,或许,只是因为这一次加上了生死营救,又或者,这种隔着纱的朦胧给了他一种另类的诱惑?

    第二天上衙,萧家鼎马上把武氏杀柳氏案和苏芸霞告母案拿了出来,写下了自己的判词,判词写得铿锵有力,对武氏因妒杀人,违反妇道女德的行为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训斥,同时,也指出苏芸霞作为子女告发母亲的行为违背人伦。最后的结论是,拟两个案子都同意刑房草拟意见,判处绞刑!

    他马上把这个案子让书童文砚送给了康县令。康县令因为不懂刑律,所以只是简略看了一下,便批语明曰升堂判案!

    萧家鼎又让文砚拿着康县令的批语送给县尉温有德,由他安排通知相关证人等升堂事宜。县衙有两个县尉,分别管理六房中的三房。现在,邓全盛因为贪赃被监察御史下狱,所以他的职责也就暂时由另一个县尉温有德负责。

    中午的时候,康县令的儿子康宣又来找萧家鼎学轻功了。萧家鼎已经头一天从慧仪那里学全了柳絮步,便开始教他,这孩子倒也非常的聪明,一个中午便基本把这一套步法学会了,当然,他没有萧家鼎那种穿越造成的身体机能的提升,所以尽管两人都是刚刚学,却比萧家鼎的速度和快捷差了很多,萧家鼎便告诉他只要勤学苦练,一定能象自己这样的。

    下午上衙,萧家鼎去了一趟大牢,探望苏芸霞。

    在姜典狱的亲自陪同下,来到了苏芸霞的死囚室,不由眼前一亮,只见苏芸霞原本那充满霉味的牢房,已经焕然一新!那恐怖的匣床已经不见了,地上潮湿霉烂的稻草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地面,一张木床,崭新的被子,还有洗漱工具,另外,屋角还有一张屏风隔出的卫生间,后面是崭新的马桶。

    苏芸霞换了一身干净的襦裙,头发盘着发髻,整洁而秀美,消瘦的瓜子脸上已经多了一抹水润之色,想必这几天的伙食不错,她的身体恢复很快。

    苏芸霞正坐在床上捧着一本书看着,看见萧家鼎他们来了,惊喜交加,放下书,走了过来,带着一抹羞涩福礼道:“萧大哥!”

    姜典狱赶紧把牢门打开,萧家鼎迈步进去,瞧着她,道:“不错嘛。”

    “都是大哥的关照,芸霞心中感激之极……”

    “不必客气,昨天,我已经去了你母亲的坟,替你祭奠了。”

    苏芸霞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快涌满了晶莹的泪水,她撩起裙摆,盈盈拜下:“多谢……!”

    萧家鼎赶紧伸手搀扶住她,这手臂一碰,苏芸霞身子微微一颤,并没有把手缩回去,一张俏脸已经满是羞涩,垂头侧脸,犹如一朵娇羞的石榴花。

    萧家鼎身后的姜典狱知趣地悄悄退了出去,囚牢里便只有他们两个了。

    萧家鼎把她搀扶起来,这才放开了她的手,两人在床边坐下。这样并排着坐,萧家鼎并不觉得有什么,倒是那苏芸霞,很是羞涩局促,低着头,揉弄着自己的襦衣角。

    萧家鼎低声道:“昨天早上我去替你祭奠的时候,在坟前,见到了一个人,叫做蔡老山,说是你母亲一个村的……”

    一听到这话,苏芸霞原本带着羞涩的微笑马上消失了,飞快地看了萧家鼎一眼,低头不语。

    萧家鼎立即察觉了她这个神情,低声道:“怎么了?你认识他?”

    苏芸霞神情冷漠,道:“要不是他,我娘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苦。我娘说他不是一个男人!”

    萧家鼎明白了,柳氏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女儿。从苏芸霞的话语里,萧家鼎看得出来,柳氏对蔡老山的极度失望。萧家鼎叹了口气,道:“上坟的时候,看得出来,他心里其实非常的痛苦,他也表达了对你母亲的忏悔,人要有包容之心,有些嫉恨对双方都会是一种伤害。”

    苏芸霞缓缓点头,望了一眼萧家鼎。

    萧家鼎又宽慰了她几句,这才起身告辞,出了死囚区。

    姜典狱等在门口的,萧家鼎面露微笑对他道:“很不错。”

    姜典狱自然知道萧家鼎指的是自己对苏芸霞的关照,得到了萧家鼎的夸赞,他很是高兴,哈着腰赔笑说:“应该的,应该的。”

    闲聊几句后,萧家鼎告辞出了大牢,回到签押房接着办公。

    过了一会,黄录事来了,跟萧家鼎寒喧几句后,便请萧家鼎晚上去他家吃饭,说他弄到了一些野味还有一坛来自江南金陵的“金陵春”美酒,不知道萧家鼎有没有兴趣。萧家鼎自然知道他只怕是为了自己救他女儿的事情表示谢意。不过听说有野味和美酒,这是他的最爱,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散衙之后,萧家鼎换了便装,跟着黄录事来到了他家。

    黄诗筠跟着母亲等候在门口,她云鬓高耸,黛眉弯弯,美目流彩,面颊带着些须的酡红,妩媚娇羞。身穿一身淡黄色的襦裙,纤腰用丝带束着,不盈一握,更衬托出胸前双峰的丰满挺拔。

    望着他自己曾经抱紧的地方,萧家鼎双手立即回味去那种美妙的弹姓,不由得赶紧把目光掉开。

    酒宴已经摆下,当下入座,这是家宴款待,所以黄诗筠和她母亲也都参加了。

    酒宴上,黄录事夫妻郑重地对萧家鼎救命之恩表示感谢。而黄诗筠只是羞答答地福礼,没有说话。

    黄诗筠的母亲没有喝酒,吃完饭便告辞下桌了。黄诗筠陪着母亲出去,估计是要留时间给父亲说事。

    等她们出去之后,黄录事拱手对萧家鼎道:“今天上午,主簿已经跟我说了,康县令让他下文让工房司房提前几个月退隐,理由是让他安心养病,同时拟文让我担任工房司房,这都是萧兄弟在康县令面前美言的结果啊,我都记在了心中。”

    萧家鼎微笑,心想所谓投桃报李,你给我弄到了那么好那么便宜的一大块地,虽然只是顺水人情,对自己可是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的。

    黄录事频频举杯敬酒,他是真的很感激萧家鼎,不仅是帮他调整到了一个油水富足的岗位,这次又救了自己落水的女儿,更何况女儿对他还曾经无礼过。这让他这种带着惭愧的感激更浓郁了。

    黄录事提到了工房的事情,这让萧家鼎想起了唐临说到的那个锦江防洪堤工程,便微笑道:“你马上要担任工房司房了,我对工房是个外行,有些不明白的事情,跟你讨教讨教。”

    “不敢不敢,萧兄弟请说。”

    “朝廷拨款修建工程,可是建设施工都是民众义务投工,那这钱主要用在什么地方呢?”

    黄录事此前虽然一直从事的是文秘工作,但是,他的文秘涉及县衙六房所有事物,重大事项都要通过他这里整理成材料之后上报下发。所以他其实是衙门主要事务上传下达的中枢,对六房的事务都还是比较了解的。便微笑道:“民工只是投工,可是建设材料,却不能凭空从天上掉下来吧?比如修建水渠,这砌石就得从当地人手里买啊,这是一大笔钱,再比如修建防洪堤,要使用大量的砌石、马扎,还要取土筑堤,这些石头、泥土,也都是要从附近的地主手里花钱买啊。人家不可能白送吧?”

    萧家鼎恍然大悟,别说是古代土地私有,就算是现在,建设用地很多都是乡村集体所有,也是要花大价钱征地购买的,至于建筑材料,那更是要花钱买。自己怎么笨得连这个都没想明白。

    想通了这个关节,萧家鼎立即就明白了唐临对自己提醒修建防洪堤具体位置的用意,古代运输工具只有牛车马车,而石块非常沉重,不可能长途运输,只能是就地取材。既然知道了防洪堤修建位置,那提前先把两岸石山荒坡买下,到时候防洪堤一旦修建,便可以赚大钱了。

    萧家鼎心想,这可真是信息就是金钱啊,必须要抓紧时间在消息传开之前先把石山和取土的荒坡买下来!

    萧家鼎想明白这件事,非常的高兴,举杯敬酒,道:“黄录事当真是行家,看来,完全能担当工房重任啊!”

    黄录事愣了一下,难道刚才萧家鼎问自己这些问题,只是为了考考自己对工房是否熟悉?那也太简单了点吧。他自然不知道萧家鼎这么说只是为了掩饰其真实用意,忙举杯赔笑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