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联合办案

    ;

    “你这傻丫头!”萧家鼎微笑,“钱是必须给的,现在帮我种地的我的堂叔一家人,我都是给了工钱的,你怎么能不给呢。.至于什么救命之恩,言重了,我是秉公办案而已。你本来就是错案,不该被追究的,说起来,我们衙门对你还应该补偿呢。”

    苏芸霞涨红着脸不停地摇头。

    萧家鼎道:“行了!除了种地,我还有临街商铺,还有其他一些工程,都是需要开支的,这些账目你都要帮我整理清楚的。事情多着呢,有你忙的时候,只怕到时候你还嫌这工钱太少活太多太累呢。再说了,你现在不攒钱,将来出嫁,拿什么作嫁妆啊?”

    苏芸霞顿时羞得俏脸跟熟透的石榴似的,垂着头。

    虽然唐临推荐了痴梅帮她管帐,但是萧家鼎还是准备采取正规的会计记帐办法,即让痴梅管钱,也就是出纳,让苏芸霞管帐,是会计,这样就有了监督。人心隔肚皮,不能不防着点。他跟痴梅,也只是因为那一次被下了春药的露水夫妻而已,有多深的感情还谈不上。也不可能放心地把整个家交给她。

    萧家鼎从钱箱子里取出一贯钱,递给苏芸霞,道:“诺,这是提前预支给你的一个月的工钱。”

    苏芸霞又摇头。

    萧家鼎道:“听我的,你净身出门,什么都没有,总得买几件换洗衣服吧?得买一些生活用品吧?需要花钱的地方多了。所以不要客气。”

    苏芸霞听他说的有理,她现在也的确需要置办一些衣服和曰用品,便感激地接了过来:“多谢萧大哥……”

    “不用客气的。走吧,咱们先去看看地!”

    萧家鼎带着苏芸霞来到了自己的那块地,临街的商铺和他的住宅都已经在下地基了。而进了里面的围墙,便是一大块的空地,已经差不多翻好地了,地是蓬松的,看样子这土似乎不是原来的,应该是从外新运进来。

    正在地里忙碌的萧老汉,看见萧家鼎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进来,赶紧的跑了过来,道:“贤侄,你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地已经差不多弄好了,可以播种了。”

    萧家鼎道:“辛苦了,等一会,你跟我去拿种子。你先那一小一片作个实验,成功了再全部播种。”

    “好。”

    萧家鼎给苏芸霞介绍了萧老汉,又对萧老汉介绍苏芸霞道:“她是我聘请的帐房,名叫苏芸霞,以后这块地的收成、开支啥的,你就直接找她。等我们的宅院修好了,我们就搬过来。”

    萧老汉赶紧答应了,跟苏芸霞见礼。

    苏芸霞虽然在萧家鼎面前很羞涩,不说话,但是既然萧家鼎已经把这个任务给了她,她马上就让自己努力进入角色了,福礼道:“萧老伯,以后时常打交道,老伯可不要嫌我罗嗦啊。”

    萧老汉忙拱手道:“哪里的话,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苏帐房尽管指出来。”他知道,帐房可是做生意最重要的职位,萧家鼎能把这样重要的职位交给苏芸霞,说明两人关系不一般。而自己虽然对外说是萧家鼎的堂叔,其实两人都知道这是假的,因此,他嘴上叫贤侄,心里可不敢把自己摆在长辈的位置上,对萧家鼎还是象对东家一样。对于东家的帐房先生,他就当然要尽力讨好了。

    交代完,萧老汉又把一家人都叫来,跟苏芸霞见了面。

    随后,萧家鼎带着苏芸霞来到了痴梅的住处。萧老汉跟着萧家鼎来到这里,拿到了种子就回去了。

    白天的时候,痴梅让嫩竹和云雁去买回了厨房的一套东西,还买了鱼肉蔬菜,知道萧家鼎今晚要来,所以准备了丰盛的一桌酒菜,还准备了萧家鼎最喜欢的烧春酒。等来萧家鼎来的时候,竟然来跟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这让痴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可她现在不是萧家鼎了什么人,便是有些吃醋,也没有办法说出来。而面子上,当然是一付的喜滋滋很热情的样子。

    萧家鼎介绍了双方,对痴梅道:“芸霞以后跟你合作,她负责记帐,你负责管钱,你们两一起把生意搞好,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当我的的甩手掌柜了。”

    痴梅想不到萧家鼎竟然找了一个帐房来,不是说好了自己帮他管帐吗?她马敏锐地感觉到了萧家鼎对自己些须的不信任。她当然能理解,自己跟萧家鼎虽然有了夫妻之实,可是那是自己使了手段的,真正的感情还谈不上,这之前也不了解。心存疑虑也是正常的。要不是唐司马的推荐,只怕萧家鼎也不会让自己管钱。这样也好,有一个人监督,这帐目有甚么问题也能说的清楚,要不然还会因此坏了两人的感情。

    想到这里,痴梅便释然了,亲热地挽着苏芸霞的手臂,道:“妹妹长得真俊俏,我们萧大哥有这个美丽的一个帐房,那可真是他的福气。”

    苏芸霞进来之后,一直还不知道这痴梅跟苏芸霞的真正的关系,听她口里也说萧大哥,便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看她,又看看萧家鼎。

    接下来,嫩竹、云雁和晓梅三个丫鬟过来见礼。然后坐下吃饭。当然,上桌的便知有萧家鼎和痴梅、苏芸霞三人,三个俏丫鬟在一旁伺候,等他们吃完了,收拾好了才吃。

    当晚,痴梅给苏芸霞安排了住处。

    晚上,苏芸霞躺在温暖的锦被里,当真恍若梦中。想想昨晚还在冰冷的死囚牢里等死,今晚,已经成了帐房,有的萧大哥这个梦想中的靠山,住在了温馨的宅院里。这一切,都是萧大哥给予的。她暗自下定决心,只要萧大哥不撵自己走,今生今世,都要好好替萧大哥做事,报答他的恩情。

    第二天早上,萧家鼎带着戴捕头,跟着康县令坐着衙门的车辇,来到州府衙门的议事堂。这里,已经坐了好几个,其中有州府衙门的捕头雷逊。另外三个则不是益州的。其中一个身穿官袍,另一个穿长袍,还有一个缁衣捕快。康县令和戴捕头似乎跟这些人很熟悉,立即上前打招呼。康县令又给萧家鼎作了介绍。原来那身穿官袍的是眉州通义县的侯县令,长袍中年人,眉州侯县令贴身执衣,名叫莫飞鹏。那个身穿缁衣的是该县的捕头,姓裘。

    双方拱手见礼之后坐下。

    又过了一会,钟法曹和顾司法,陪同一位胖胖的官员进来,那胖胖的官员的另一侧,是个瘦高个,也是翻脸堆笑,那谄媚的表情丝毫不带掩饰。

    很显然,除了萧家鼎自己,其他的人都认识这几位。萧家鼎身边的戴捕头立即低声对萧家鼎道:“中间那个胖胖的,就是益州长史耿书吟。另外那个,是眉州的米法曹。”

    萧家鼎好生看了那胖子几眼,心想这就是把自己小舅子杀人案压了大半年,等着朝廷赦免的那个长史?看他那大肚腩,便知道是个贪官,还不用去知道他背后搞的坏事!

    几个人分别坐下之后,耿长史扫了一眼众人,道:“今曰,召集大家,是商议最近几个月发生在益州和眉州两地的五起入室歼杀劫财案,这件案子非常的恶劣,蜀王爷非常的关注,特别委托我担任此案的都统,负责协调两地,共同侦办此案。”

    唐朝地方建制只有州县两级,相当于省级的剑南道并没有相应的组织机构,剑南道下辖四十五个州二百一十二个县。理论上这些州是直属于中央(朝廷)的,但是,剑南道这样的边塞,设有大都督府,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大军区。而大都督府的都督,也就是军区司令员,一般都有亲王兼任。剑南道的大都督是蜀王李恪。他同时兼任大都督府所在地益州的州刺史。对下属四十五个州有一定的统辖权。现在,出现了跨地域的罪案,往往就需要由大都督委任官员具体负责协调此案的侦破。这位耿长史便是受大都督蜀王李恪的委托,负责此案的侦破的。

    耿长史接着说道:“本官作为本案的都统,要对本案侦破复总责。但是,具体到案件如何侦破,本官就不太懂了,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管,所以,刚才本官跟钟法曹和米法曹商议,又征求了唐司马的意见,觉得应该再确定一个具体负责两地案件联合侦破的协统。经过斟酌,鉴于州府衙门捕头雷逊另有重案要侦办,故决定任命少城县县令执衣萧家鼎,为两地具体侦办该案的都统!案件侦破情况,直接向本官汇报。”

    他的话刚说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萧家鼎的脸上。

    萧家鼎也很意外,怎么把自己给推到了联合办案的副总指挥位置上?听他们刚才说的,显然又是唐司马的意思。

    这唐司马是生怕自己没有露脸的机会,找着机会让自己出头啊。

    耿长史胖乎乎的脸蛋满是微笑,瞧着萧家鼎,道:“你刚刚担任康县令的执衣不久,便连续侦破了赵氏杀侄案,刘乡正杀人、行贿案,和邓全盛贪赃枉法案,了不起啊。因此,我们觉得,你是当然这个案子协统的最好人选,你意下如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