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秘籍当黄书

    ;

    萧家鼎等了一会,并没有听到智秀师太穿衣服的声音,便道:“师太,你穿好了吗?”

    没有听到回答,他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回答,他小心地睁开了一条缝,他被看见的情景吓了一跳,一下子把眼睛全睁开了。只见智秀师太躺在地上,全身犹如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双眼紧闭,高耸的双峰不停地起伏。

    萧家鼎赶紧爬了起来,蹲在她身边叫道:“师太!师太你怎么了?——慧仪!快来!师太她昏倒了!”

    立即,石门被推开了,慧仪冲了进来,一眼看见萧家鼎**而健壮的身体,啊了一声,赶紧扭脸过去。

    萧家鼎忙抓起自己的衣服,让开地方,转身穿衣服。

    这时他才发现,垫在下面的衣服已经整个湿漉漉的了,原来他因为疼痛也出了一身的大汉,跟小河淌水一般,已经将身下坐着的衣服浸湿透了。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他总不能穿尼姑的僧袍?只能把湿漉漉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等他穿好了衣袍,转身过来,看见慧仪正在给智秀师太穿衣服,智秀师太半个身子还**着,他又赶紧转身过去不看。又过了一会,估计到差不多了,这才转头过来,看见慧仪搀扶着智秀师太盘膝而坐。

    萧家鼎苦笑,这下好,三个人都坦诚相见过了。

    又过了一会,才听到智秀师太孱弱的声音道:“萧公子……,你先回去休息……,明ri这个时候……,再来……。你不要跟任何人说……”

    萧家鼎道:“好,放心!我嘴巴紧得很。”瞧着慧仪,又道:“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师太。

    慧仪望了一眼萧家鼎,忽然又俏脸绯红。

    萧家鼎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大饱眼福,看见了这美貌小尼姑的**,还差一点跟她嘿咻。可惜自己错过了这样的好机会,只怕再也没有这样的艳遇了。

    萧家鼎离开了山洞,慢慢往寺庙方向走。任督二脉经过的身体还是很痛,特别是行走的时候,所以他只能慢慢地往前挪,好不容易回到了禅房。

    这次出差痴梅给他准备了换衣衣袍。拿出来换下全身湿漉漉的衣袍,又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这才渐渐恢复了。而这个时候已经ri落西山。有小尼姑来叫他去吃饭。便跟着小尼姑来到了膳堂。

    莫飞鹏他们几个也来了。他们有一个单独的圆桌,在膳堂的一角,其他地方,这是一排排的长桌子和长板凳。尼姑们进来,都单掌合十给他们几个行礼,然后才在长凳子上坐下。

    又过了一会,只见外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女声:“让开让开!稀饭来了,小心烫着!”

    门口的尼姑赶紧让开,便看见一个矮壮的女尼,抱着一个大木桶。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将那稀饭放在了木桌上。

    萧家鼎看了一眼那木桶。里面的稀饭差不多满了!不由咂舌,这么大的一桶稀饭,便是两个人抬都吃力,她竟然一个人抱了进来!萧家鼎不由赞叹道:“贵寺一个普通的伙夫女尼,武功都如此了得。你们峨嵋派当真是高手如云啊!”

    陪同的师太微笑道:“她叫黑姑。是我们寺里的厨娘。武功还凑合,不过天生神力。”

    萧家鼎更是惊讶。又仔细看了一眼。见那女尼矮矮壮壮的,一张脸黝黑,倒是没有辜负“黑姑”这个称呼。她看了萧家鼎他们一眼,便出去了。尼姑们似乎对这位伙夫女尼的身手是见怪不怪了,也没有人惊叹,都一个个过去舀稀饭。

    这时,也有伙夫给他们这一桌上菜来了,几样还算jing致的素菜,还有馒头稀饭。

    负责招待香客的是前掌门人的第三个弟子,法名智水,非常健谈,招呼萧家鼎他们几个人开吃。

    这时,那矮壮的伙夫女尼黑姑又进来了,这一次还是抱了一个大木桶,跟先前的那个差不多大,里面满满的都是米饭!就这样,她一趟躺的把大木桶抱进来,其他几桶装得是素菜和菜汤。

    吃完饭,萧家鼎跟戴捕头两人在寺庙里散步,莫飞鹏和裘捕头推说累了回去休息去了没有跟着。

    这峨嵋山太高了,寺庙修建在靠近山顶的地方,上来一趟不容易,所以来山顶上香的香客不算多。

    两人逛了一圈,见这寺庙占地倒也不大,房舍也比较简陋,这也难怪,一个寺庙是否富裕,最关键的是香客多不多。峨嵋派这方面不占优势,自然就没有多少钱来修缮寺庙了。

    差不多天黑的时候,他们逛到了大雄宝殿。看见了那个抱着木桶的厨房伙夫黑姑。她站在一旁,似乎在等什么。

    萧家鼎看见她,便想起了她抱着一大桶稀饭的样子,不由笑了,对戴捕头道:“连环jiān杀案的凶犯,不一定是武功高强的人,也可是象她这样天生神力,抱住脑袋用力一拧,一样搞定!”

    听到这话,黑姑盯了萧家鼎一眼,目光很是冰冷,看着有点吓人。萧家鼎也觉得自己拿人家尼姑来跟yin贼相比,很是不妥,便对她善意地笑了笑。黑姑却没有再没有瞧她,而是看着上香的香客。

    萧家鼎有些奇怪,她在寺庙里,看香客应该不少了,怎么看得这么专注?好象在等什么似的。

    那香客把手里的一大把香插在了香炉里,磕头许愿之后,便出门走了。而黑姑看着那香客出门之后,立即快步上前,把那一大把的香取了下来,放在地上,用脚一阵乱踩,把香头都踩灭了。然后把那一大把香放进了旁边的一个袋子里。

    萧家鼎愕然望着她,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这些香都是人家香客花钱买来的,插在香炉是敬佛的,她却不让香点完就取下来用脚踩灭,这些未免太那个什么了?

    萧家鼎摇摇头,懒得再看,转身出了大雄宝殿。

    入夜,萧家鼎一个人在死去的智香的禅房里准备睡觉。睡觉之前要上茅房,屋里只有一盏油灯,只好摸黑去。

    外面漆黑一片,这峨嵋山山上比下面要冷得多,又刮着寒风,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这让萧家鼎突然想起了一句经典:“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上完茅房回到禅房,萧家鼎正要整理铺盖睡觉,看见凳子上放着的自己的湿衣服已经半干了,便拿起来抖了抖,准备晾一夜,可是这一抖。就听哗啦一声,衣袍里掉出一叠书页来,跟蝴蝶秋天的落叶一样散落了一地。

    萧家鼎奇怪地低头一看,不由叫了一声苦,地上散落的,正是慧仪给她的那两本武功秘籍!

    他扔掉衣袍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些书页原来都是粘附在一起的,因为书册很薄,用装订的方式没有必要,所以是用浆糊粘连的。可是下午在打通经脉的时候,全身被汗水湿透,结果这两本小册子也全部被汗水湿透了。浆糊也被开了,等到半干的时候,所有的书页便都散开了,刚才这么一抖,掉了出来,散开一地。

    萧家鼎赶紧收拾,他便把柳絮步的书页拣起来,这些他练过,所以知道得很清楚。很快把书页都整理好了。可是,剩下的那本双修秘籍的书页,他却傻眼了。

    因为这是一本手写本,所以没有标注页码,前后顺序根本搞不懂。他只能根据前后的话语来判断连接顺序了。一页页仔细研究之后,终于整理好了,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将两本秘籍放在桌子上,准备回去了再粘贴上。

    他躺下,一个人静静地躺在禅房里睡觉,想起那个死去的智绝师太,尸体就在这个房间窗外的草丛里,又老是感觉屋里有人走来走去的,这让他很是有些紧张,过了好半天也没有睡着。

    以前这种时候,萧家鼎都是看看电视,或者看本无聊的书,看着看着就来了睡意了,可是现在,电视是别指望了,书嘛,屋里倒是有几本佛经,他实在没有兴趣去翻阅,忽然想到了桌上的两本秘籍,便坐起来,拿过那本双修秘籍当黄书看好了,这应该有一点兴趣。

    上面有图画,标注着一些调息经脉的走向。左右无事,便看了说明之后照着练。想不到竟然运转自如,周身舒泰。这下子更来了兴趣。竟然一页一页照着练了下去,不知不觉间,天sè已经亮了。他也把整个秘籍练熟了。

    一夜修炼,虽然没有睡觉,他竟然觉得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困倦,反而比熟睡一夜后的jing力还要充盈。不觉大喜,这当真是个好东西!

    去吃了早饭回到禅房,接着修炼,不知不觉又到了中午,更觉得周身轻飘飘的很是惬意。吃了午饭,借口回去睡午觉,便跟戴捕头他们分手了,然后从后门出去,又来到了智秀师太修行的山洞。

    一想到又要受到那钢针扎身的痛苦,萧家鼎便有些头大,不过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负责jing戒的尼姑已经得到了智秀师太的交代,看见他来了,并没有阻拦,而是躬身合十施礼。

    ps:

    晕菜,“双修”这个词也被屏蔽,这是一种佛法修炼的功法啊,有些寺庙里有这样的菩萨呢。好象běijing雍和宫里就有。

    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