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隐藏

    ;

    智秀师太淡然道:“有没有,师叔一搜便知道。”

    “师父……!”慧仪上上前,勉强道:“不能……!不能让他们搜啊!”

    慧仪刚才被智绝师太一掌击飞,撞在山洞石壁上,双臂发麻,胸中也是气血翻涌,已然受伤不轻。她的武功虽然是年轻一辈中最强的,已经尽得智秀师太的真传,但是相比武功仅稍次于师父智秀师太的二师叔智绝师太,还是远远不及的,原本是抵挡不住智绝师太这全力的一击的。幸亏刚才智绝师太遇到智秀师太的偷袭,所以劲力没有悉数使出,她受伤也就不重。。

    智秀师太这才转头看了看她,道:“你没事?”

    “没事。”

    “那就好,——让他们搜!为了证明咱们师徒的清白。今天要是不查清楚这件事情,你二师叔那张嘴,会把屎盆子扣在咱们头上的。”

    智绝师太狞笑一声,道:“搜!”

    她的几个弟子立即上前翻箱倒柜搜了起来。她的四师妹智虚师太,只是畏畏缩缩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师姐争斗。无空禅师也是背着手,什么话都没有说。

    几个弟子最先搜查的自然是慧仪拼死护着的柜子,可是柜子里面外面都没有。这让智绝师太大感意外。接着搜查其他地方。不一会,整个山洞都搜查完了,包括里面的石屋,也都搜过了。却没有发现智绝师太希望发现的也男人。

    智绝师太听了禀报,她此刻已经缓过劲来了。不由怒道:“不可能!”

    这次掌门人大选,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大师姐智秀师太。所以她一直盯着智秀师太,想抓她的痛脚,以便让她出局,结果,昨天她便得到监视的心腹的禀报,说是上山查案的衙门书吏萧家鼎在山洞里很久才出来。出来的时候似乎很虚弱。智绝师太立即便猜想萧家鼎跟智秀师太或者她的美貌徒弟有染!这可是出家人最大的丑闻,只要当场抓住。智秀师太便再也没脸在峨嵋派混下去。更不要说参加掌门人大选了。

    所以,她便亲自在暗处盯着,结果发现萧家鼎果然跟慧仪从山顶下来,进了山洞就医一直没有出来。等到天黑之后,她便让人去通知了师叔无空禅师和四师妹智虚师太,告诉她们说智秀师太正在偷男人!这可是大事,两人便来了。于是智绝师太带头闯了进去,她之所以立即上向阻挡的慧仪出手,便是担心萧家鼎把衣服穿好了。那就不好说。所以想尽快把光溜溜的萧家鼎抓住。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要白天的时候她们就闯进来,便的确可以抓住光溜溜的正在打通经脉的智秀师太和萧家鼎。可惜她不知道。

    此前她一直死死盯着山洞口。这山洞只有这一个出口,萧家鼎进去之后就没有见到出来,现在怎么可能没有呢?

    她亲自搜查,连地上的毡毯都翻过来看了,窗户也伸头出去看了。什么都没有。

    等她搜查完,智秀师太也不说话。只是瞧着智绝师太。

    智绝师太有些尴尬,自言自语道:“不……,不可能没有啊!我明明亲眼看见的……,算了,咱们走!”说罢。转身就走。

    “站住!”智秀师太冷冷道:“你们搜了我的山洞,要找什么野男人。现在什么都没有搜到,就要这样走?总得有个交代?”

    “交代?”智绝师太左臂还是没有知觉,想到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由又气又恨,怒道:“我知道,这是你的一个圈套,你故意用这个野男人设下圈套,引我闯进来,用徒弟的xing命来换取我受伤,以便夺取掌门之位,好计谋!好yin险!”

    智秀师太淡淡道:“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你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的徒弟下毒手,我要是不解救,她就已经死在你的手下了。”

    “解救?你要是存心解救,在我第一次第二次出手的时候你就可以出来,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才出手,利用我全力出掌的时候偷袭,你的目的只是想伤我,何曾想救你的徒弟?”

    这话也说到了慧仪的心里,她其实心中也有这个结,因为师父智秀师太只是在里面打坐休息恢复,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出来阻止。可是直到智绝师太全力对付自己,她才出现,而且自己是侧身对着师父来的方向的,以师父的身手,要想把自己拉开,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她却视自己受伤于不顾,径直朝智绝师太出手重击。以她对师父为人的了解,只怕二师叔说的是真的,师父的确想利用这个机会重伤强大的竞争对手智绝师太,以便扫除夺取掌门人之位道路上这个最大的障碍!

    想到这里,慧仪不仅有些黯然。

    智秀师太淡淡道:“你不用东拉西扯这些,还是好好说说,你们闯入我山洞找什么野男人,现在没有,不该有个说法吗?——对师叔?”智秀师太望向无空禅师。

    无空禅师已经是世外高人,对什么脸皮已经看得很淡,当下轻咳一声,满是皱纹的老脸露出一抹微笑,单掌合十道:“智秀啊,这个是误会,师叔轻信她们的话,折损了你的清誉,师叔给你赔礼了!”

    智秀师太忙合十还礼:“弟子不敢当。”

    无空禅师转头望向智绝师太和智虚师太:“你们两个也给智秀道歉!”

    智虚师太武功虽高,却生xing软弱,对师叔无空禅师的话自然不敢违拗,赶紧躬身合十:“大师姐,对不起!”

    智绝师太悻悻地也胡乱合十,含糊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便转身出了山洞,其他人也鱼贯而出。

    望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山洞外面,智秀师太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慧仪赶紧过去,先训斥了外面jing戒的弟子,让她好好看着,这才把石门关上。跑到柜子后面,果然没有萧家鼎的身影,忙低声问智秀师太道:“师父,他呢?”

    智秀师太没有说话,可是片刻,从窗户外面的上部,溜下来一个身影,站在窗户,一抖手,把一根细细的飞索收回,钻进了屋里,正是萧家鼎。

    慧仪又惊又喜:“原来你躲在外面的啊,外面都是峭壁,你是怎么……?”

    萧家鼎道:“窗户外面的上部有一处隐蔽的岩石,智秀师太刚才把我抓出去,带到那块岩石那里躲藏,并给我一根飞索。让我听到招呼再溜下来。刚才我听见师太说让我回来,就下来了。”

    刚才并没有听见智秀师太说话,想必是用了传音入秘。

    他躲在窗户外上面的石壁上,他们在屋里的对话声音很大,他已经清楚地听到了。方才他躲藏在柜子后面,被智秀师太从窗户外面探身进来将他抓了出去,并迅捷地爬上绝壁,放在了微微突出的这石壁一块小岩石上,并用飞索购住石壁裂缝,稳住自己的身体。

    从这一串动作来看,萧家鼎觉得智秀师太是有准备有计划的。她说不定已经知道了智绝师太她们要来,所以躲藏在了山洞窗户外面,趁着慧仪去开门的时候,把自己抓了出去。她要自己留下来夜里给自己注入内力,这一方面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时间恢复内力,只怕同时也是设下的一个圈套,引xing急而缺乏冷静的智绝师太进屋搜查,她知道慧仪一定会阻拦,而暴躁的智绝师太一定会动手,于是便给了她下手的良机。

    想通了种种关节,心中对这智秀师太说不出的鄙夷。这老尼姑当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心里虽然很鄙视智秀师太,但是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现,装着心有余悸道:“好险啊!要是被她们看见了,那可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要不,我先回去?”

    “回去?她们说不定还有人等在外面暗处,你现在出去,那不是自投罗吗?”

    “那怎么办?”

    “你就在这里,等到明天天亮,再大大方方的出去。”

    “那他们要是找我怎么办?”

    “放心,我已经安排了,说是你说的,临时有事下山去了。”

    听智秀师太连这个都安排好了,萧家鼎更加肯定,她是事先都准备有计划的。装着不知道,松了一口气,道:“这样最好。那怎么开始?”

    “注入内力必须全力而为。刚才我用了内力,现在需要再恢复一下,你在外面等我半个时辰。”

    “那她们要是再闯进来怎么办?”

    智秀师太冷笑:“我这石门,一旦关上,她们要想打开,那可是要费上不少工夫的,完全够时间隐蔽,放心!”

    说罢,智秀师太转身进了里面的石屋。把石门关上了。

    慧仪脸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捂着胸口坐了下来。刚才硬接了智绝师太的一掌,她到底还是被震伤了,要不是师父智秀师太及时出手,只怕要当场重伤。智绝师太数十年的修为,可不是儿戏的。

    萧家鼎忙搀扶她在蒲团坐下。慧仪俏脸微红,赶紧把自己的胳膊从萧家鼎的手臂上缩了回来:“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