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两全的建议

    ;

    慧仪一直羞红着脸不低着头,不敢看人。.萧家鼎教给她的这首诗,当真也是写到了她的心里。她现在正是花季少女,怀春之时,面对心仪的萧家鼎,早已经心生爱慕,加之因为师父智秀师太的命令,差一点跟萧家鼎有了夫妻之实,这更让她心中对萧家鼎多了一种特殊的情愫。只是她是出家人,又怎么能贪恋红尘情爱?心中当真是柔肠百转。而萧家鼎这首仓央嘉措的情诗,恰如其分地把她心中这种矛盾纠结表现了出来,便如同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

    少女的心思被心上人感知,这让她又是欣喜又是害羞,低着头不敢看人,羞红一直到了脖子根。等到德馨禅师宣布加赛开始的时候,她才不得不抬起头,利用这空档,飞快地瞟了萧家鼎一眼,便看见了他温柔的目光,犹如春风,周身都沐浴在其中了。

    德馨禅师道:“加赛,由双方在三项比赛中选择两项,如果其中有一项相同,那这项就是比赛项目,如果两项都相同,那就抓阄决定。现在双方各自写下自己希望进行的比赛项目。”

    这可是关键,因为在前面三项比赛中,智水师太胜了禅理和武功两项,特别是禅理,明显强过慧仪,而慧仪只是在诗词一项中获胜。所以,如果比赛项目是禅理,智水师太获胜的可能就非常大。如果是武功,她的武功稍稍强过慧仪,这样赢面也是相对比较大的。而诗词,有了萧家鼎在后面作后盾,胜出的可能姓就很大了。因此,萧家鼎相信,慧仪肯定会选择诗词和武功两项。

    而智水师太禅理有优势。她肯定会选择禅理,同时,她的武功只是稍稍强于慧仪,而这种略胜一筹的优势,并不一定就当然地转化成胜势。因为比武中,除了实力之外,有时候还要看临场发挥,甚至要看运气,以弱胜强的事情并非偶然。再没有必胜的把握下,智水师太只怕会转而选择诗词!

    智水师太并不知道慧仪身后还有萧家鼎这个一肚子千古诗词名篇的穿越者撑腰。她以为刚才慧仪写出那首诗,只是她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碰巧了胜出的,而且刚才裁判也说了,论诗词的文笔华丽,还是卢照邻的那一首占优的。因此。她对卢照邻这位京城第一才子还是充满了信心。因此,她还是会选择诗词作为第二项。

    这是萧家鼎的如意算盘。只要是这样。那双方选择的两项里只有诗词一项是相同的,比赛项目就会是诗词。那自己再此用抄袭的千古名篇击败卢照邻,应该是有把握的。

    可是,当主持德馨禅师宣布了双方的选择之后,萧家鼎傻眼了。——智水师太如萧家鼎所预料的,选择了禅理和诗词。而慧仪,选择的却也是禅理和诗词!而没有选武功!

    两人选择竟然是一样的,这就是说,要抓阄决定!

    萧家鼎急得用传音入秘质问慧仪:“你怎么搞的?明知道智水的禅理强过你。你怎么还选禅理?”

    慧仪听到了萧家鼎的话,却没有任何表示。她的选择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就是把命运交给苍天。禅理和诗词,双方各自占优,抓阄决定比赛项目,其实也就是让苍天决定谁来当掌门人。她原本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掌门人的候选人,没有丝毫心里准备,要不是萧家鼎指出可能当选的人将来肯定会对她不利,甚至会让她无法容身与她从小长大的峨嵋山,她才最终决定尽力一播,待到这个时候,她内心的那种宿命论又占了上风。——自己究竟能不能当上掌门人,还是让苍天来决定好了。

    同时,她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是萧家鼎想不到的,那就是,如果苍天选择智水师太当了掌门人,而那时候智水又不能容于她,她就蓄发还俗,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去,既然没有两全法,便只能是宁负如来不负卿了!

    她心里的这个小秘密,只有她自己能模糊地察觉到。

    她为此脸红心跳,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作出了这个选择。

    萧家鼎想不到是自己的那首抄袭仓央嘉措的情诗,最终使慧仪芳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才出现了现在的结果,不由得很是焦急。

    当宣读了两人的选项之后,智水师太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就在德馨禅师准备让双方抓阄,决定最后的比赛项目的时候,峨嵋派长老无量禅师站了起来,朗声道:“贫尼有一个小小的提议,两位候选人和诸位裁断看看是否可行?”

    德馨禅师忙道:“无量禅师请说。”

    无量禅师道:“既然双方既选择了禅理,又选择了诗词,何不让两人各写一首禅诗,兼顾禅理和诗词二者,岂不是两全其美?”

    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了除了卢照邻之外的四个裁判的一直赞同。都觉得这个提议非常的巧妙。只有卢照邻没有吭气,因为他以前对佛学没有多少研究,担心写不出好的禅诗来。所以有些为难。但是无量禅师这的提议非常的好,他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反对。

    智水师太看见卢照邻没有出声赞同,便猜到他可能对此没有多少把握,便有心想反对这个提议,可是,这个提议偏偏又是她们峨嵋派的长老无量禅师提出来的,她要是反对,那不就是当众打无量禅师的脸吗?没有无量禅师的支持,就算当了掌门人,只怕也坐不稳啊。再又一想,就算自己请的援兵卢照邻不太会写禅诗,难道慧仪就会吗?她的禅理不如自己,诗词不如卢照邻,算下来,她的诗作肯定不怎么样。所以,还是自己的赢面要大一些。更何况自己后面还有一次机会垫底,就算输了,也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在主持德馨禅师征求她们两位侯选人的意见的时候,她干脆地点头道:“这是无量师叔的提议,而且兼顾禅理和诗词,的确非常巧妙,贫尼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慧仪听了无量禅师的这个提议,有些意外,她本来让苍天决断她能不能当掌门,可是苍天似乎并不愿意作这样的事情,又把皮球踢回给了她。现在,能不能当上掌门人,已经不是抓阄这种老天爷决定的事情,而是看心上人萧家鼎了。她不知道对方也请了一个重量级的诗人作后盾,只是觉得以萧家鼎的才情,诗词上要胜智水师太那是很容易的。

    但是这样一来,却让她感到了苦涩,因为如果萧家鼎出色发挥击败了智水师太,把自己再往掌门人位置推进一步,那就说明,萧家鼎希望自己继续出家,断绝红尘情爱,那他的心里,其实也就没有自己。自己还有到头来也只是单相思罢了。

    想到愁苦处,她的眼圈不由得红了,低着头,暗自神伤,浑然不觉旁物。直到德馨禅师连续问了两边她的意见,她身后的慧释师姐轻轻推了她一下,她才醒悟过来,黯然点头,没有看萧家鼎。

    萧家鼎如何知道慧仪女儿家的心思?听了这个提议,他有些傻眼,脑袋里立即搜索着禅诗,斟酌着该用哪一首帮慧仪往前再进一步。历史长河里很多著名的佛学大师都写过很多禅诗,但是萧家鼎对佛教本身兴趣不大,很难理解其中的禅意,所以并没有如何用心去背诵这些禅诗。除了高僧们作的真正意义上的禅诗之外,很多喜欢佛学的诗人比如孟浩然、李白、秦观、苏轼等等,都写过很多充满禅意的诗词我,但是,这些诗词要么就是纯粹是阐释禅理的,要么又是描写一些他们关系密切的高僧大德的,他把自己背诵过的不多的禅诗都想一边,觉得没有一首符合慧仪现在的身份的。不觉心焦起来。

    眼看着德馨禅师点燃的香一点点往下燃烧,他的心也一点点悬了起来。望向慧仪,却发现慧仪神情黯淡,眼中隐隐有泪光,便是俗家一个为情所伤的小女子,到有些象电视剧《红楼梦》里的哀怨自怜的林妹妹。由此,他想到了《红楼梦》里贾宝玉所作的那首《参禅偈》

    这一首,虽然不是非常的贴切,但应该还算能过关。于是,他便把这首禅诗用传音入秘告诉了慧仪。

    慧仪提笔写,觉得萧家鼎这首禅诗充满了禅机,想不到他的禅理也是如此深厚,不仅感慨,却不知道这首诗背后的故事。

    接着,便看见智水师太也下笔了,她写得依旧是一首长诗!一直写到了那那一柱香几乎要燃尽了,在众人悬吊吊的目光中,这才停笔。

    主持德馨禅师拿过了两人的诗作,跟着那五位裁判进了大雄宝殿开始商议。

    这次,天又阴沉了下来,很快,便飘起来了丝丝的小雨,虽然不大,但是时间长了只怕也会淋湿的。慧仪的师姐师妹们眼看着慧仪有可能当选掌门人,这可是拍马屁的好机会,便有好几个飞奔着跑去拿来了雨伞,争着替慧仪挡雨。

    可是慧仪此刻,兀自在思索萧家鼎教她他那首禅诗,越琢磨越觉得深邃,一时不由得痴了,竟然没有注意她们遮挡在自己头顶上的油纸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