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抽丝剥茧

    ;

    黑姑怨毒地望着智水师太,一字一句道:“我为你杀人,你却要杀我,你!你真是狠毒!”

    智水师太盯着黑姑:“你敢乱说,我饶不了你!”

    萧家鼎也望着黑姑,道:“我再问你一边,是谁指使你杀死智虚和智香两位师太,还有益州、眉州四家六口人?”

    黑姑怨毒地盯着智水师太:“就是她!智水!她指使我干的!为了争夺掌门人!”

    顿时间,场中一片哗然。

    为了保密,萧家鼎昨晚上审讯黑姑,没有叫莫飞鹏和裘捕头,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听了这话,都惊呆了,莫飞鹏上前问:“萧执衣,究竟怎么回事?”

    “你往下听就知道了。”萧家鼎转头望向一旁的慧仪,道:“慧仪掌门,你们峨嵋派的智水师太,主使她的远房侄女黑姑,谋杀了智香和智虚两位师太,另在眉州、益州犯下四起谋杀案。现在,我们要拘捕她,请你派人协助!”

    智水师太倒退数步,拉开了架式,怒道:“你们敢!”

    慧仪面无表情,却是一字一句断然道:“执律僧,将智水拿下!”

    在四周担任jing戒的峨嵋派执律僧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听从这位刚才还在争议是否能执掌峨嵋派的慧仪的号令。

    无量禅师沉声道:“刚才德馨禅师已经宣布,按照比赛结果,慧仪当选本派掌门,她的话就是掌门号令,不听者。送交戒律院寺规处置!”

    无量禅师现在是峨嵋派唯一的长老了,也是最有威信的一位。她力挺慧仪,众人谁还敢不听?执律僧齐声大喝,冲上前,各挺戒棍、戒刀,将智水师太围在了当中。

    智水师太的弟子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现在智水师太是犯了谋杀的罪犯,执律僧是奉命缉拿,她们可不敢出手帮忙。

    智水师太的武功虽然高,但是执律僧都是训练有素的,又有阵法,加之无量禅师虎视眈眈在一旁盯着,智水师太已经没有多少斗志,想突围又不能。最终,在伤了几个执律僧之后,还是最终被执律僧制服拿下。

    执律僧用牛筋绳索将智水师太五花大绑,押解过来跪在萧家鼎面前。

    萧家鼎淡淡道:“你可认罪?”

    智水师太神sè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把头一扭,没有回答。

    萧家鼎对黑姑道:“你把事情经过再详细说一遍!”

    “好!”黑姑恶狠狠盯着智水师太,“她一心想当掌门人,但是她的禅理比不过智香师太。所以想杀了她,以便夺得禅理的第一,便安排我去办这件事情……”

    萧家鼎昨晚已经听她交代了整个案情。现在是明知故问,道:“比赛要比三项,她就算杀了智香,也不过是禅理能拿第一,也没有把握成为掌门吧?”

    黑姑道:“她说了,诗词她已经想好办法。能拿到第一的,究竟是什么办法,她没有说。”

    在黑姑说这个话的时候,萧家鼎一直斜眼看着卢照邻。发现他神情非常的紧张,当听到黑姑说智水师太没有说具体什么办法的时候,这才舒了一口气。其实萧家鼎已经知道了,智水师太这个办法,就是让京城第一才子卢照邻帮忙,教他传音入秘的功法,以便帮自己作弊。她原以为以卢照邻这样的才学,击败门派中其他师姐妹那是轻而易举的,所以才成竹在胸。她的禅学仅次于智香师太,只要杀死了智香,就能夺得禅学第一,加上诗词第一,三项比赛两个第一,加之武学也仅仅只是次于智秀师太,这样基本上就稳获掌门人了。

    萧家鼎接着问:“那她是怎么安排的?”

    “她跟我说,要是就这样直接杀死智香师太,很容易引起怀疑……”

    智水师太怒道:“黑姑!你再敢乱说……”

    萧家鼎道:“戴捕头,有没有办法让案犯闭嘴?”

    “这个简单!”戴捕头上前,干净利索地卸掉了智水师太的下巴,痛得老尼眼泪都出来了,荷荷的却说不出话。

    萧家鼎对黑姑道:“你接着说!”

    黑姑道:“她说要设一个局,让我借着下山采购的机会,到益州和眉州假装采花大盗jiān杀几个女的,把人杀死之后,用事前准备的小棍子捅死者的下体,然后倒上米汤就行了。年前、年后我一共作案四次,杀了六个人,故意选择有人的地方作案,以便让更多人知道。衙门一直以为是采花大盗做的,张贴布告悬赏抓捕罪犯。闹得满城风雨的,她才说可以对智香下手了。手法跟以前的要一样。于是,那天中午我来到智香师太的禅房,她在雕刻木菩萨,我就装着很好奇的样子站在她身后看。她雕刻很专心,我就从后面突然抓住她脖子一下子就把她脖子拧断了。这一招是她教我的,练得很熟。智香师太虽然武功比我高很多,但是她想不到我会对她从后面突然下手,所以一下就让我得手了。杀死她之后,我把她衣服剥光,跟以前一样用木棍捅破了她的下体,用事先准备好的米汤淋在上面,然后从窗户抛出去,再关好门窗离开了。”

    峨嵋派的这些女尼们想不到她们痛恨的那个jiān杀智香师太的yin贼,衙门到处都在寻找的那个jiān杀多人的采花大盗,竟然就是身边的烧火的黑姑!

    采花大盗竟然是一个女人!不由得让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

    莫飞鹏见此案告破,不由得又惊又喜,可是对这个案子有太多的疑虑,他很想问萧家鼎,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只能强忍着。

    萧家鼎又道:“她是如何指使你杀害智虚师太的,把经过说来!”

    “好!”黑姑道:“在智秀师太云游走了之后,她非常的高兴,说她就算拿了两个第一,,也不定能板上钉钉地夺得的掌门人,因为武功一项她的名次不能太低。而现在她的武功在四个人中比不上智秀师太,比智虚师太也颇有不如,只是比智绝师太强一些,最多能夺第三,搞不好就是第四,那就有可能翻船。只是智秀师太武功太强,她担心我杀不了智秀师太反而暴露事情,便没有让我去冒险。但是现在智秀师太走了,而智虚师太的武功不算很高,而且为人不是太机灵,相信我突然袭击的话能杀死她,只要她把智虚师太杀死了,那她武功一项至少能拿第二!那掌门人才能稳如泰山!”

    萧家鼎道:“你是如何谋杀智虚师太的?”

    “天黑之前,我躲在智水的禅房里,观察智虚,发现她一个人睡觉前上茅厕的时候,我就后面跟着躲在茅房外的草丛里。她上完茅房回来,我就故意坐在地上呻吟。她吃了一惊,蹲下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我的脚扭了,好痛!她就转头去看我的脚,我从后面将她的头一下子拧断了。然后脱光了她的衣服,用事前准备好的小棍子捅了她下体,再倒上我事前准备的米汤,然后,然后我就回到智水的禅房,等大家都进后院察看情况的时候,我便趁机溜走了。就是这样。”

    萧家鼎对戴捕头道:“你可以把她的下巴接上了!”

    下巴接好之后,智水师太痛苦地呻吟着。萧家鼎对她道:“昨天晚上,我们抓捕黑姑之后,在她的屋里找到了她劫走的死者的金银首饰什么的,但是她说,智香师太的那一串价格不菲的檀香佛珠,你很喜欢,已经交代了要拿给她,所以智香师太的那串佛珠后来给了你!她还说了,那串佛珠你非常的喜欢,所以一直都带在身边。——慧仪掌门,能否让人搜搜她的身上!”

    慧仪回头看了身后的慧释一眼:“搜!”

    慧释答应了,上前伸手入怀,把智香怀里的东西都搜了出来,却没有!

    慧仪道:“全身仔细的搜!”

    慧释便从头到脚仔细的搜,最后,搜出了她用细绳拴着挂在脖子上贴身收藏的那串佛珠,拿给无量禅师等人过目,果然便是死去的智香经常随身携带的那串佛珠!

    在众尼姑的怒视之下,智水师太面如死灰,瘫软在地。

    萧家鼎问道:“智秀,你是愿意自己招供还是我用大刑伺候你招供?”

    智水师太面如死灰:“我……,我愿意招供……”

    “很好!”萧家鼎对戴捕头和裘捕头道:“你们把她和黑姑都押下去,找一间禅房立即进行详细审问!做好笔录!”

    两人答应了,把智水师太和黑姑带了下去。

    慧仪上前,躬身施礼:“多谢萧施主,侦破此案,为智香师太报了大仇!”

    掌门人鞠躬行礼,其他人自然要跟着,包括无量禅师都跟着施礼。

    萧家鼎忙还礼道:“应该的!这是我们衙门的职责,不必多礼。”

    莫飞鹏终于逮到了机会,道:“萧执衣,你是怎么知道这黑姑要来杀你的?”

    这个问题也是很多人想知道的,都竖着耳朵听着着。萧家鼎并不介意解说自己的推理过程,便道:“我们在眉州和益州勘察四件手段相同的jiān杀案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罪犯jiān杀的环境似乎并不适合从事这样的犯罪。特别是眉州的那件姐妹俩被杀案!当时她家正在请客吃饭,那么多人在场,而jiān杀的地点就在请客吃饭的客堂旁边的屋子里,yin贼就不怕旁边的人听到动静吗?就不怕有人闯进来吗?这难道不奇怪吗?”

    ps:

    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