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谋杀死刑犯

    ;

    萧家鼎马上回去跟痴梅说了一声,然后跟着雷捕头出来,先找到了衙门值守的戴捕头,又带了两个值守的捕快,还有衙门的仵作,一起乘车来到了西城的州府衙门。

    到了衙门大牢,州府衙门的典狱苦着脸过来相见。这位典狱姓任。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边,跟刚才雷捕头说的差不多。

    先前也智水救治的郎中还在这里没让走。萧家鼎把他单独叫到了班房,问道:“死者的死因是什么?”

    “中毒!”郎中很肯定地说道,“根据老朽的判断,应该是砒霜中毒!而且是毒xing非常强的鹤顶红!所以才这么快便死了。”

    萧家鼎道:“按照你的推断,案犯吃下毒药的时间,应该在什么时候?”

    “晚饭的时候!”郎中依旧很肯定,“因为老朽来的时候,刚刚天黑不久,距离监牢里开饭之后的时间不超过两刻(约半个小时)!老朽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毒发了,中毒很深,根本抢救不过来了。砒霜这种东西,吃下去很快就会出现中毒症状,老朽听说这老尼是峨嵋派的,武功很不错,所以她可能一直用内力压制着,这样也进一步耽误了救治,唉!她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萧家鼎谢过郎中,带着戴捕头来到了死囚区,因为这个案子唐司马已经下令由少城县侦办,所以大牢的任典狱和雷捕头都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在外面班房等着。

    智水的尸体在牢房里的稻草堆里,蜷曲着,旁边有不少呕吐物,身上有屎尿的臭味,想必是上吐下泻留下的。

    萧家鼎让戴捕头和仵作等在大牢外面,自己一个人先进去勘察。

    囚牢里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地上的稻草之外,没有床也没有桌子坐榻啥的。死囚的囚牢是半地下室的,大部分位于地下,只有一小半露在地面上用于通风采光。但是通风采光口是在囚室的外面走道上,有小孩胳膊粗细的铁栅栏拦着的。缝隙非常小,便是老鼠都难以钻进来,更不到说人了。

    囚室里三面墙都是厚厚的青石板砌成的,没有任何窗户或者通风口,面向走道的一面的一大半都是青石砌成的厚墙,只有三尺宽的铁栅栏门通风透光,这铁栅栏门同样也是小孩胳膊粗细的铁栏杆横竖交叉铸成的。密密麻麻的跟渔网一般,最下方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用于往里面送食物。铁栅栏门上没有任何破坏痕迹。墙壁上也完好无损。天花板和地板都是长条青石砌成,同样没有破坏的痕迹。

    尸体位于靠墙的一边稻草堆里,肩膀的琵琶骨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铁链,另一头牢牢地系在石墙的铁环上。铁链也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

    死者身穿僧袍,衣着完好。草堆和地上有一些呕吐物,屋角有一个陈旧的马桶。盖着盖子,打开看了,里面只有一些淡黄sè的尿液。

    萧家鼎蹲**察看那些呕吐物。如果死者死于中毒,那呕吐物就是要重点勘察的东西。

    囚室的光线比较暗淡,可不太清楚,萧家鼎便让戴捕头拿了一盏灯笼进来,这下看得比较清楚了。

    呕吐物里除了糜烂的米饭和青菜外,还有一团白sè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萧家鼎硬着头皮用一根小树枝将那白sè的东西挑了出来,辨认了一下,似乎是一个纸团。

    呕吐物里怎么会有纸团?难道,死者自己吞下去的?纸团上写的是什么?

    萧家鼎咬咬牙,顾不得肮脏,伸手拿着那纸团,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展开了。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因为这是吸水的绢纸,在胃里浸泡之后,字迹已经变成了一滩黑墨,连一个字都分辨不出来了。

    萧家鼎翻来覆去地研究,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接着勘察,墙角有两个土碗,碗里碗里很干净,剩下什么米饭和菜肴,看样子监狱给犯人送的饭菜很抠门,甚至都不够吃的,所以饭碗里都没有留下什么剩下的东西。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萧家鼎这才让仵作进来,先勘察现场,把呕吐物里发现纸团也记录了。

    勘察现场笔录和图画制作完成之后,仵作开始验尸。他用专门验毒的银针刺入死者的胃部,停了一会,取出后发现银针果然变黑。又用另一根银针刺入地上的呕吐物里,同样变黑了。

    萧家鼎看过很多侦破小说,他知道砒霜这种古代最常见的毒药,因为无sè无味,又是一种常用的中药,药铺都能买到,实在是古人下毒的首选。由于古人提炼的砒霜的技术落后,所以砒霜里含有杂质硫以及硫化物,能跟银反应生成黑sè的硫化银。所以才有银针能检验砒霜的论断。可是,并不是只有砒霜能让银针变黑,只要是含有硫或者硫化物的物质,都可以让银针变黑,因此,银针变黑并不一定就证明是砒霜中毒。但是,结合有经验的郎中的话,加上他的判断,在没有发现相反证据之前,大致可以得出死者很可能死于砒霜中毒的结论。

    仵作又脱光了智水的衣服进行尸检,经过检验,没有发现明显外伤,yin部也没有xing侵的痕迹。最终结论,死者智水死于砒霜中毒。

    其实这个结论萧家鼎已经猜到了,所以他没有等待这个结论,而是已经开展了侦破活动。

    死者死于囚牢里,她又身有武功,而且死囚戒备森严,里外都有巡逻的狱卒,一旦有什么响动立即便知道。特别是智水被换岗的狱卒发现躺在草堆**后,那时她没有死,她也没有说自己被强迫灌服了毒药,因此,外人潜入强行给她服毒的可能xing基本上可以排除。

    这样看来,唐临的判断是对的,这子案子很可能就是衙门内部的人做的,

    内部人?最有可能的是监狱的厨房和送餐的狱卒!

    萧家鼎立即让戴捕头带人审查有可能接触死者食物的所有人。

    戴捕头不知道工作量这么大,带的人手不够,马上派人去调县衙的其他捕快,除了留下必要的值守捕快之外,其余的全部调集到了州府,开展调查。

    因为是深夜,这些人都是被从**叫起来的。整个人还是蒙的,不过,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又听说是州府衙门的唐司马下令把案子交给县衙负责侦破的,又有萧执衣带队,便没有二话,立即开始工作。

    调查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萧家鼎也亲自参加了审讯,他主要审讯的是直接接触食物的狱卒和监牢厨房的大厨。这些人都叫冤枉,说他们此前根本不认识智水,没有必要杀她,再说了,她已经被判处了死刑,迟早是一个死人,有甚么必要杀她呢?

    这是问题的关键!

    萧家鼎也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智水已经被县衙判处了死刑,她是连环jiān杀案的主谋,手上有八条人命!这样罪大恶极的人,是不可能得到赦免的,也就是说,她是必死无疑,那这样的一个死人,就算有深仇大恨,等着她被送上刑场不就行了吗?又何必冒着风险投毒杀人?

    所以,这个杀人的动机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萧家鼎百思不得其解,审讯中也发现,厨师作的饭菜是大锅菜,给所有大牢里的人都吃的,当然,蒋忠元这样的家里有钱打点的囚犯,会单独开小灶,或者家人做好了送来。不吃监狱大厨的大锅菜。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其他人吃了没有事,单单智水中毒了呢?

    这样看来,大厨的下毒嫌疑可以初步排除。

    进一步调查,大厨做好的饭菜是由副手负责分到各个囚室的碗里。会不会是在这个环节下毒了呢?

    调查显示,分饭菜的有好几个厨娘,而负责送饭菜的却是狱卒,多人证明,负责送饭菜的狱卒拿取食物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规律,谁到谁先拿,也不选择,也没有排号,因此,分送饭菜的厨娘不可能知道死囚监区的狱卒会拿哪些饭菜,也就无法做到事先下毒。

    因此,分送饭菜的厨娘可以初步排除下毒的可能。

    视线集中在了送饭菜的狱卒身上。特别是死囚区的狱卒。

    于是,他们的审讯重点开始放在了这几个人身上。经过调查,发现给死囚区送饭的狱卒有两人,当时他们两个是一起去取饭菜用大捧盒装了挑回来的,然后挨个送。因为死囚并不多,所以两个人就够了。他们一个送米饭,一个送菜和水。

    那究竟死者是吃了有毒的米饭死的呢?还是吃了有毒的菜和水死的?现在难以鉴别,因为送给智水的饭菜都被她吃光了。没有留下什么剩的,无法进行检验。

    现在,重点怀疑的就是他们两个,戴捕头决定用刑,萧家鼎没有反对,既然唐朝这个玩意是合法的,而这两个又是重点嫌疑人,那戴捕头的提议也就没有什么不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