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郎才女貌

    ;

    顿时间,钟文博有一种死而复生的狂喜,一时间竟然愣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望着潘别驾。

    潘别驾望着他,微笑道:“恭喜钟公子,你夺得了本次诗会的榜眼!”

    钟文博这才确认第二名真的是自己。虽然他去年是状元,今年只是第二名,名次上落后了,本来应该难过才对,可是他心中却没有一点难过,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既然自己夺得第二名,那第一名就肯定是卢照邻!因为卢照邻是特邀参赛的,又是京城第一才子,京城诗会的状元得主,不可能被排出前三甲!不然就太不给京师的面子了。这就是说,萧家鼎,最多是个第四名!

    哈哈!他很想大笑,萧家鼎每次都胜过他,这一次,居然被自己当众踩在后面,这种爽快,远比他自己夺得状元还要让他兴奋。

    萧家鼎的脸色也难看起来了,他已经从先前唐临的表现看出来了,唐临是不愿意让卢照邻这个请来的嘉宾太丢人的,而他的态度很大程度说就是蜀王李恪的态度,李恪肯定事先把这种态度传递给了那些裁判。所以,卢照邻不可能被挤出前三甲!而被排出在前三甲之外的,便只有自己了。

    他看了一眼台下的唐临,唐临的脸色显然也不好看。卢照邻是他请来给萧家鼎当靶子用的,从他的判断来看,萧家鼎应该能胜过卢照邻,能借着打败京城第一才子的战绩引起蜀王李恪的注意,并进一步引起皇帝的注意。他也知道蜀王李恪很看重卢照邻,卢照邻代表京师,而京师是皇族的老巢,是皇帝的地盘,他要是输得太惨,李恪脸上不会好看。刚才李恪进了裁判商议地,只怕便是左右了比赛结果。那牺牲的,肯定只有萧家鼎了!

    虽然他对这个结果有些失望,但是,先前萧家鼎第一敌二,已经战胜过卢照邻,仅仅是这点,已经让李恪刮目相看,从这个角度说,目的已经基本实现,所以他也不是特别是失望,瞧见萧家鼎望向他,便微微一笑,示意无妨。

    萧家鼎也微微点头,目光自然而然地转到了中间王妃的俏脸上,他不由愣了一下,他看见了王妃一张俏脸上有一种顽皮而喜悦的神采。刚才李恪回来的时候,曾经在她耳边低语,现在这个结果已经很明显,自己不可能压下京城第一才子卢照邻而夺魁,既然王妃这么赞赏自己,又为何是这样的表情呢?

    难道……?

    潘别驾等场上众人的赞叹议论声差不多安静下来之后,才提高了嗓门,高声道:“下面,我要宣布,本次诗会的状元得主!——这个评选非常的困难,我相信,裁判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因为才子们真的都表现太出色了。不过,名次最终还是要决定的。经过裁判们的商议,决出的最后胜出者,也就是本届诗会的状元得主,他就是——!”

    这一次,潘别驾没有停留多久,因为,他发现所有人都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投向了他,并且一个个把脖子都伸长了,耳朵都竖起来了。

    于是,潘别驾把音调提到最高,用几乎破音的嗓门嘶声喊道:“状元就是——卢照邻!”

    场中顿时沸腾了,大部分的声音都是不满,很显然,他们都觉得萧家鼎的这一首《将进酒》已经力压群雄,夺得状元是没有问题的,至少也应该是榜眼,没有想到却没有进前三名!一时间议论纷纷。

    台上钟文博到底忍不住笑出了声,奚落地瞧向萧家鼎,又觉得不合适,赶紧对卢照邻拱手道:“卢兄,恭喜!”

    卢照邻根本没有理睬他,他望向萧家鼎,却看见他面露微笑,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结果。微微有些奇怪,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潘别驾道:“这个结果不对!我的诗作显然不如我大哥的,他才是真正的状元……!”

    潘别驾神秘兮兮一笑,摆手道:“少安毋躁!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场下的人都注意着台上,潘别驾的这一句话虽然不大,却已经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知道事情还有变化。

    果然,潘别驾再次提高了嗓门,尖利的声言响彻了每个人的耳膜:“本次诗会是并列状元!另一个状元,他就是众望所归的诗坛新秀——萧!家!鼎!”

    立即,场中一片赞叹,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鼓掌。

    萧家鼎刚才已经从王妃的表情中猜到了这个最终的结果,所以他没有太惊奇,只是微笑着拱手致谢。

    并列第一!

    自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只是先前有些着急了,却没有想到。再望向唐临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洋溢着抑制不住的喜悦,这个结果让他太满意了,先前的三人对决,萧家鼎以一敌二,战胜了卢照邻,实现了他的预期,而现在的比赛,两人又是并列,也圆了卢照邻的面子,不让他难堪,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黄诗筠和苏芸霞都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台上本来喜笑颜开的钟文博,顿时犹如霜打的茄子,其实他也应该知道,凭借萧家鼎的那一首连卢照邻都甘拜下风的《将进酒》,又怎么可能连三甲都进不去呢?若是卢照邻身份特殊,这第一应该是萧家鼎,第二是卢照邻,而自己应该是第三才对的。

    接着,潘别驾宣布由蜀王李恪、他自己和耿长史三人给场中男子组的三甲才子颁奖。由王妃,潘别驾的夫人,还有耿长史的夫人三位权贵夫人给女子组的三甲颁奖。奖品除了若干铜钱之外,状元是一方纯金的砚台,上面还镶嵌的若干宝石。榜眼是一把纯金镶嵌宝石的折扇。探花则是一支纯金镶嵌宝石的毛笔。在两方砚台上,不仅镌刻有某年益州诗会状元的字样,还有镌刻有蜀王李恪的亲笔题词:“益州第一才子”,当然女子的是“益州第一才女”。而萧家鼎和黄诗筠两位男女状元的名字,则是当场由工匠镌刻上去的。

    奖品因为准备的都是两份,就怕出现并列的情况,所以倒也不成问题。

    钟文博的折扇被萧家鼎一屁股坐烂了,现在又得了一把折扇,倒是可以弥补,可惜是纯金的,太重了,而且不能收缩,也就是一个摆设。

    领奖之后,便是骑马游街,这个待遇只有男女状元才有。

    要骑马游街的时候,卢照邻却怎么都不肯,他的理由很简单,他有自知之明,这个状元应该是萧家鼎的,他只是照顾姓得了第一,实在不好意思参加骑马游街,而且,他只是特邀,并不是益州人,也不好在益州风光露面。

    由于他态度坚决,李恪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迁就他,陪着他先去石塔下桃林吃酒等着。

    当下,萧家鼎和黄诗筠被礼官们打扮了一番,披红带彩,骑着高头大马,在浩浩荡荡的一队鼓乐手和衙门皂隶的护卫下,风风光光的离开了少城寺,在益州几条主要的大街招摇过市。这可是益州最大的盛况,全城男女老幼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出来热闹的,顿时间把街道挤得是满满登登的,看着披红挂彩的两人,一个个议论着,大多是说“当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把黄诗筠羞得是俏脸通红。

    去年她夺冠,跟钟文博一起也骑马游街了的,不过那钟文博眼高于顶,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在游街似的,策马远远的走在前面,把她甩在后面,几乎所有的人都注意他去了,而黄诗筠却几乎成了一个跟班没人注意,所以自然不会有人这么说他们。而现在,萧家鼎是跟她并肩而行,同样的装束,自然便引起同样的关注,又是一对年轻俊男美女,自然引得这些人朝着曾经看见过的迎亲队伍方面想,便顺口说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之类的。

    萧家鼎也有些不好意思,侧头对黄诗筠道:“别在意,他们是无心的。”

    黄诗筠绯红着脸瞟了他一眼,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有心更好……”

    逛了一圈之后往回走,快到少城寺的时候,萧家鼎忽然听到路边熙熙攘攘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高声道:“萧执衣!”

    萧家鼎扭头一看,竟然是戴捕头,见他满脸焦急,朝着自己招手,赶紧勒住马。

    戴捕头挤了过来,萧家鼎弯下腰。戴捕头凑到他耳朵边,低声道:“大哥,已经查清楚了,那匹官马的出处还有那张纸的种类出处都已经查清楚了,是……”

    萧家鼎听完了戴捕头的话,眼睛一下子亮了,缓缓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干得不错!”

    ———————————

    游街结束,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了少城寺桃园塔林下。

    盛筵已经摆好了,篝火也燃了起来,烤全羊的香味飘满了整个桃林,因为这个桃林是在少城寺的寺庙的后院,已经离开了寺庙的区域,所以并没有关系,蜀王爷都来了,寺庙的主持等自然也是要陪同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