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法术初成

    但柳鸣更郁闷的是,这冥骨决第一层,他参悟出的才不过十之三四而已。(www.yunlaige.net)

    此修炼法决和他以前学习的炼气士功法大相径庭,有些字句似是而非,让其实在难以确定其中真意。

    如此话,他要么直接一句句请教他人详加指点,要么翻阅一些修炼心得类相关典籍,自己旁触类通的自行领悟了。

    不过前者在有那位阮师叔警告情形下,冥骨决不可能轻易外泄给他人了,看来只走第二条路。

    心中有了主意后,他当即将锦书一收而起后,再离开了住处,去了一趟山顶的灵法阁。

    等他捧着两本厚厚的修炼心得典籍回来的时候,身上仅剩的两块灵石也不见了踪影。

    不过柳鸣却面带一丝兴奋之色。

    因为这两本修炼心得典籍,赫然是蛮鬼宗的两位灵师级大人物所写的,里面对基础功法一些口诀的注释都十分详细,正好是其所需之物。

    他回到住处后,并没有马上开始参悟,而是到卧室一头扎到床上的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

    柳鸣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当即走到院中清洗了一把脸,就匆匆的进入到修炼用房间内。

    他盘膝坐下,将两本厚厚典籍以及锦书在身前全都一一摊而开后,略一犹豫,又从怀中掏出小布袋,倒出数粒辟谷丹的夹在了锦书中间两页内。

    如此一来的话,他就再也不会出现上次那般差点饿死自己的事情了。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就一页页翻看厚厚典籍起来,很快像上次那般的沉浸其中……

    半个月后,从房间中忽然传出一阵狂笑声。

    柳鸣赫然一下从地上站起身来,扬出一阵阵大笑。

    此时的他,披头散发,衣衫满是皱纹,甚至身上还隐隐有一股酸臭之气。

    难怪柳鸣如此了!

    他这十几天来,饿了就吃一粒辟谷丹,渴了就喝一口清水,困了则倒头就睡,根本未曾离开房间一步。

    不过也就如此,他终于将冥骨决第一层修炼之法彻底参悟了出来,下面只要慢慢的修炼即可了。

    柳鸣脸上高兴之色一敛后,就发现了身上的不妥,当即眉头一皱,提着木桶走出了屋子。

    他三下五除二,就将身上衣服扒的一干二净,再用几桶清水从头到脚的一浇而下后,身上顿时变得清爽起来。

    柳鸣晃了晃湿漉漉的头发,把衣服毫不在意的重新穿好,就再次回到了屋中。

    其身上的这件避尘服,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编制而成,这般多天不但不显脏污,就连水直接泼到上面,也会飞快滑落而下,根本不会浸湿分毫。

    柳鸣重新坐下后,没有开始修炼冥骨决,而将腾空术等三部法术典籍取出,开始默默背诵上面记载的东西。

    原先看着还有些晦涩难懂的修炼口诀,在柳鸣现在看来,却流畅无比起来。

    他几乎只花了两个时辰时间,就将这三门法术修炼之法彻底印在了脑中

    柳鸣轻舒一口气,将除了锦书外所有典籍都收好放在了一旁,就双目一闭,两手在膝上各摆出一个古怪手印。

    片刻后,他就感到心神一沉,意识一下沉入到自己身体内,并能看到光濛濛的体内一切情形。

    一条条普通经脉,六根缠绕全身的粗大灵脉,以及丹田处静静不动的拳头大银色灵海。

    柳鸣心念微微一动,灵海当即开始徐徐转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

    “噗噗”几声后,有数条白气般元力从灵海中一冲而出,并沿着数条经脉的往全身各处飞快流动起来。

    就这般,他终于踏出了冥骨决修炼的第一步。

    三天后,柳鸣仍然盘坐地上,但是口中念念有词不停,两手飞快掐动着某种法决。

    只见其身下处浮现出一丝丝灰气,并且越来越多,终于在一盏茶工夫后,凝聚成了一团数尺长的小云团。

    “起”

    柳鸣一见身下云团成形,毫不犹豫的手中法决一变。

    “砰”的一声,云团竟真托起他往高处徐徐升了起来。

    柳鸣目睹此景,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但手中所掐法决不由自主的略微一乱。

    “砰”的一声。

    柳鸣身体一下从云中洞穿落下,砸落在了地面上。

    好在腾空高度不过丈许来告,他除了一呲牙外,倒也没有任何损伤。

    柳鸣下面并没有露出沮丧表情,反而显露出一丝高兴的神色来。

    他刚才只不过第三次尝试施展腾空术,能有这种表现已经是大出自己预料的事情了。

    按照心得典籍上记载,即使最简单的法术,没有数十上百遍的练习也别想真能施展出来的。

    看来他强大精神力和一心二用的天赋,让其法术修炼之快远超普通弟子的。

    他以后只要等转化的法力再多一些,对法决的掌控再熟练一些话,真正掌握这腾空术就是轻而易举事情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下面就重新掐诀施法,开始修炼其他两种法术来。

    大半日后,柳鸣静静坐地上一动不动,忽然单手一捏决,另一手则往身前掌心一横的五指一分而开。

    “噗”的一声,一团鸡蛋大小红色火焰在手心上汹汹燃烧而起。

    柳鸣微微一笑,五指再一合,火焰就凭空而灭。

    接着,他又念念有词,两手十指一起在身前划动不停起来。

    一道潮乎乎白气开始在虚空凝聚而出,等柳鸣双眉一条的一声大喝后,白气顿时一凝而散,显露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清澈水球,晃悠悠的悬浮空中,随时都能掉落而下的样子。

    柳鸣手中法决一停,伸出一根手指往水球中一点,再往嘴中一放的品尝一下,才露出满意之色点点头。

    ……

    十来天后早上,柳鸣盘坐一块不大灰云上,在离住处十几丈高虚空中,正飞快的来回飞动着。

    他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阵阵清风,脸上有一丝难掩的兴奋表情。

    虽然他一向心思坚韧细密,有着远超同龄人的一份成熟,但在此时和普通少年一般无二的样子。

    片刻后,柳鸣感觉体内法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当即一催法决的将灰云缓缓降落到了下方地面上。

    此时的他,虽然还无法维持腾空术多长时间,但用来赶路却已经没有问题了。

    至于火炎术、凝水术也同样修炼的颇为熟练。

    但可惜这些都是最简单法术,大半只是给初入灵徒弟子用来熟悉法术一道用的,想指望它们与人争斗对敌,自然是妄想的事情了。

    看来下一次再去灵气阁,却需要真正挑选两种实用的法术了。

    不过一思量到这里,柳鸣顿时想起那位“赵师姐”认钱不认的刻薄脸孔,脸上肌肉就不禁跳了一下。

    对了,说起灵石!自己来蛮鬼宗也快一个月了,也应该去执事堂领取例行宗门任务了,否则下个月灵石可就一块没有了。

    柳鸣一下想起了此事来,当即忙回到屋中盘膝的慢慢恢复法力起来。

    好在他现在法力不多,恢复的话倒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半个时辰后,他再次坐在灰云上,直奔执事堂一飞而去了。

    这一次,当柳鸣走入执事堂大门后,不禁一脸的愕然之色。

    只见一层大厅中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足有五六十人的样子,其中大半都是外门弟子,但也有七八名身穿内门弟子服饰之人夹在其中。

    “请问一下这位师兄,这是什么情况。平常此地也有这般多人吗?”柳鸣眨了眨眼睛,几步走到了门口附近一名二十来岁模样的内门弟子面前,冲其一拱手的问道。

    “哦,这位师弟是新进入门的。呵呵,今天正好是执事堂一年一次轮换各种宗门任务时候,自然许多人都赶了一个大早,想挑选一个好些的任务了。但实际上这不过是白费工法而已,那些有油水的任务,大半都早就被人定下了。”这内门弟子生的十分和善,腰间捆着一条墨绿色的粗大腰带,看了柳鸣一眼,不在意的解释了一句。

    “原来如此,多谢这位师兄相告。”柳鸣有些恍然了。

    “嘿嘿,在下炼尸门的李宗,不知师弟贵姓,是哪一脉的弟子。”这名内门弟子一见柳鸣虽然年纪不但,但这般彬彬有礼的样子,不由的有几分好感起来,随口问了一句。

    “在下白聪天,现在拜在九婴一脉门下。”柳鸣也没有隐瞒的坦然相告。

    “哦,师弟原来被分到圭师伯他们门下了。九婴一脉一向积弱多年,白师弟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啊。”李宗闻言,却不禁露出一丝同情之色来。

    “还好吧,在下觉得几位师兄师姐对师弟都颇为照顾的。”柳鸣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

    “嘿嘿,各支内部自然都是和和气气的,但等到了大较试炼的时候,你就知道加入弱支的痛苦了。”李宗却摇摇头的说道。

    “哦,大较、试炼!师弟虽然听人说过,但还真不太清楚具体情形。李师兄能够给小弟说上一说吗!”柳鸣闻言,心中一动起来。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téng xùn威博上去sǎo miáo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xìn hào“wang--欲----",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