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小比

    三人中赫然正是九婴山的圭姓儒生,朱赤以及另外一名三十来岁,满头青丝的貌美道姑。**

    这时的柳鸣,已经知道儒生全名叫圭如泉,那名貌美道能和他们站在一起,显然就那位一直闭关的钟师姑了

    至于其他内门弟子,除了一干新人和上次见过的那些弟子外,赫然也多出了许多三十岁以上年纪的老弟子。

    这些老弟子面孔陌生,但一个个气息凝厚,明显大半修为都不简单。

    再等一会儿工夫,又有十几名内门弟子落在广场四周,之后就再无人出现后,圭如泉轻咳一声的开口了。

    “很好,除了那几名因为宗门任务,而无法及时赶回的弟子外,我们九婴一脉所有弟子都已经到齐了。这一次也是本脉自从几名新师弟入门后的第一次小比。凡是在小比表现不错弟子,都会有一定奖励,表现最佳弟子则会另有额外重奖的。朱师弟,把测试道具都拿出来吧。”

    儒生最后几句话,却是对朱赤所说。

    “师兄放心,我遭已经准备好了。”披发男子嘿嘿一笑,几步走上前后,手中忽然多出几张淡huáng sè的符箓,两手齐杨。

    砰砰之声响起后,一团团白气一卷而开后,广场中心处一下凭空多出十几样东西。

    柳鸣看到这里,双目一亮,那几张符箓应该就是那位苏师叔提过的储物符吧。

    这般多东西都能放进小小符箓中,果然神奇无比!

    五个个大小不一的黑黝黝铁锁,一个白濛濛的半丈高石碑,以及七八只颜色不一的简陋人偶,有的披着厚甲,有的手中持着一人高巨大铁剑。

    “按照老规矩,比试会分成三组进行。新入门弟子一组,三十岁以上弟子一组,剩余弟子另算一组。比试内容,则分为力量,法术,以及实战三种。朱师弟,你一会儿负责三十岁以上弟子的测试,周师妹则负责三十岁以下的,我来亲自负责新入门弟子的。”圭如泉略微解释了两句后,就这般说道。

    朱赤和那位钟师姑自然也不会反对的。

    三人再略一商量后,决定先从新弟子开始测试,然后是三十岁以下弟子,最后才测试那些三十岁以上的老弟子。

    儒生轻咳一声后,又走了出来的说道:

    “新弟子站出来吧,让还未曾见过你们的诸位师兄师姐认识一下。我们九婴一脉也许在宗内不算多强,但若论团结同心,却绝不逊其他诸脉分毫的。”

    听到儒生如此一说,柳鸣等五名新人自然走了出来,并自报姓名一番的向周围其他人躬身一礼。

    其他弟子自然也面带笑容的纷纷还礼。

    “于诚,你身为亲传弟子,就由你先开始吧。让我看看,你这半年的修炼效果。”儒生扫了柳鸣五人一眼后,终于在红发少年身上一顿的说道。

    红发少年闻言,自然躬身称是,并走向那五个黑黝黝铁锁,并最终停在了最小那只面前。

    说是最小,他面前黑色铁锁也足有脸盆大小,足有四五百斤的模样,一般凡人绝无可能晃动分毫的。

    起码柳鸣认为,若不是激发潜力,自己恐怕都颇为勉强的。

    红发少年一声低喝后,两手一把抓住铁锁上手柄处,两臂猛然一用力。

    铁锁却只是晃了几晃后,未能离地而起。

    红发少年脸孔一下红了几分,忽然口中念念有词,体表骤然间一层淡淡黄光笼罩全身,整个人的气息和先前一下截然不同起来。

    再一声大喝后,少年手臂上浮现出几条细长的黄闪亮灵纹,竟真颤悠悠的将铁锁一举而起了。

    “砰”的一声。

    片刻间,少年就满脸通红,铁锁被重新扔回到了地上,甚至被砸出一个浅浅的小坑。

    “看来你的地灵功已经修成第一层了,否则单凭法力坚持,还无法举起此锁的。还要不要试试第二只。”圭如泉见此情形,微微一笑说道,未对红发少年举起铁锁结果做出任何评价。

    广场四周观看的其他内门弟子,也大都只是笑嘻嘻看着,同样未显露什么意外之色。

    “弟子举起这只已经很勉强了,第二只根本不可能举起的。”红发少年深吸几口气,平息了一下有些气喘的胸口,恭敬回道。

    “嗯,那你就用最强法术,在十步之外攻击这块用白缅晶炼制成的石碑,以十息内在上面留下痕迹深浅,来判断你的法术熟练程度和威能大小。”儒生缓缓的说道。

    “是,圭师!”于诚答应一声后,当即几步走到了离那块白濛濛石碑十步外地方,神色肃然的飞快掐诀起来,结果数息之后,其两手间蓦然多出一个巴掌大的青色薄片,并且越来越亮。

    少年忽然口中一声大喝“风刃”,单手一扬,薄片当即一闪的激射而出。

    “噗”的一声闷响,看似光滑的石碑上顿时多出了一个清晰的白痕,有半寸深的样子。

    此石碑竟然出奇的坚硬。

    而于诚口中继续念念有词,但这一次,其两手间风刃才方凝聚出一点,圭如泉就淡淡说了一声“时间到”。

    红发少年只能将未完成法术一散而开,脸上还有几分不甘心之色。

    “嗯,能入碑半寸,看来你在此术上花费了不少时间,已算是真正入门了。只要继续努力的话,能在十息内发出两次攻击的话,此术就算达到小成境界。不过法术修炼越到后面,越难提高,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儒生扫了石碑一眼后,总算点点头的点醒了两句。

    红发少年口中称是。

    “前两项测试结我只能给你一个中等评价,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你最后的实战如何了。你们是新入门弟子,只要和最低等到傀儡就行了。”儒生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那几头人形人偶走去。

    他在一只赤手空拳个头最矮的人偶面前停下后,单手往其胸前一个凹槽处一拍,立刻将一颗白濛濛灵石插入,再用一根手指往冲人偶头部一点,一缕黑气一闪的钻入其中。

    下一刻,原本静静不动的人偶,目中红光一闪,竟大步走入广场早就画好是一个圆圈中,再次驻足不动起来。

    “你和这头注入低阶战魂的傀儡,就在此圆圈中争斗,无论谁走出此圈,都算失败。具体成绩,就看你能在这头傀儡攻击下坚持多久了。”圭如泉双手一背的说道。

    红发少年闻言不敢怠慢,单手往腰间一摸,掏出一个数尺长的绿油油短刃,小心翼翼的往圆圈中走去。

    他双足方一踏入圆圈中,原本看似笨重的人偶顿时身躯一动,竟仿佛狂风般的一扑而来

    红发少年一惊,几乎下意识的将手中短刃对着人偶就虚空一斩而去。

    “噗”的一声,一道淡绿色刃芒一卷而出,但斩在人偶上却只是让其身躯微微一凝,就若无其事的继续一扑而来。

    少年顿时有几分心慌起来,向后急忙退去。

    他一边继续挥动手中短刃,一边口中急忙念动风刃口诀,但是慌乱之下,口诀连连出错,竟连一道风刃都有发出。

    片刻后,,那人偶已经顶着其符器攻击的到了其近前处,一掌将其击飞出了圆圈外。

    “实战下等。综合评价,中下。”圭如泉摇摇头,口中却平静的说道。

    于诚并未真的受伤,但站起身来后,只能垂头丧气的走回到其他弟子中。

    而柳鸣等新弟子见此,不禁面面相觑了。

    “下一个,薛山。”儒生毫不客气的念起下一个名字。

    薛山一咧嘴,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的走了出去。

    果然三项测试下来,尚未修炼成第一层基础功法的他,根本无法举起任何一只铁锁,法术测试也只能用火弹术勉强在石碑上留下一小片淡淡痕迹。最后实战结果更是不堪,顷刻间就被人偶同样击飞出了圆圈。

    他最后得到的评价,自然只是一个“下等”而已。

    下面的万小倩,则稍微好一些。

    此女虽然在力量和法术上同样表现不佳,但最后实战时,却先给自己施展了轻身术,外加另外一种风属性法术辅助,竟在人偶攻击下坚持了一盏茶时间,最后得到了一个中下的评价。

    “白聪天”

    儒生目光终于落到了柳鸣身上。

    柳鸣深吸一口气后,略一催动冥骨决,当即一层淡淡黑气从体内一卷而后,向那几只铁锁走了过去。

    儒生见此,目光微微一凝。

    另一边,朱赤原本正和身旁道姑正低声说着什么话,目光一扫的看到柳鸣身上的异像后,也不禁轻咦了一声。

    旁边的道姑见此,黛眉一挑的问道:

    “怎么,朱师兄为何吃惊?”

    “钟师妹不知,此子只是三灵脉,所修功法也选的并非本脉侧重的鬼灵功。但看他样子,分明是已经将鬼灵功第一层修炼而成了,这可有些出人预料的。”朱赤缓缓回道。

    “有这样的事情,看来此子应该不仅仅是三灵脉这般简单的事情了。”美貌道姑听了这话,望向柳鸣的双目,当即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明晚,忘语将从威信平台中抽取最后一批书友,赠送凡人单本实体签名书。想要的书友们,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哦。

    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téng xùn威博上去sǎo miáo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xìn hào“wang--欲----",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