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杨猛拜访

    杨纪和杨猛虽说都是杨氏子弟,又在一个院墙内生活,但平常交际却不多。()唯一的那次,还是在比武场,双方闹的并不是很愉快。

    “怎么,不准备让我进来坐一下吗?”

    杨猛善意一笑。

    “进来吧。”

    杨纪沉吟片刻,随即点了点头。两人之间虽然谈不上交情,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怨。

    杨纪向来是“人以诚待我,我以诚待人;人以恶向我,我以恶向之”。既然杨猛举止大方,杨纪也犯不上小气。

    只是杨纪还是想不到,杨猛深更半夜拜访自己,能有什么目的。

    用桌上的茶壶酌了茶,很普通的茶叶,然后分客主坐下。

    “本来,上次比武切磋之后,我就想来拜访你的。但是没想到,等我过来的时候,却听说你上山守墓去了。后面我就一直在留心,还好你今天一回来,就有人通知我,这就过来了。”

    杨猛喝了一口茶,顿了顿道:

    “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一件事情,——你的天赋不错,不应该就这样在族里埋没!”

    杨纪一怔,他虽然猜过杨猛找他的目的,却没想到居然是为了这个。

    “杨纪,你的天赋很惊人。那一场切磋,你在下面议论,我听了确实很气愤。本来那一场比武,我是想让你出丑,但是没有想到,你的武功那么高。我见过这么多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你一样,把‘白蛇伏草’练的这么出神入化。”

    “我平常很少服人,但是对你,我真的服了。以你的天份,不应该就这样埋没!”

    杨猛眼中光芒闪动,这种神情很少在他身上出现。

    “堂兄谬赞了。”

    杨纪平静道。在族中生活这么久,这还是杨纪第一次听到其他的族人称赞自己的资质。

    杨猛的神情并不像是作伪,也不像是刻意来奉承他。只是杨纪一时猜不到,杨猛说这翻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一向痴心练武,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毫不关心。当年你父母和大夫人的事情我虽有风闻,但并不清楚。在我看来,你和大夫人之间的关系并非不可缓和。”

    杨猛望着杨纪,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平常很少插足这些琐事,不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动用一切能力为你和大夫人从中调和!以你的资质,只要稍微加以栽培,日后必然……”

    “不用了!”

    杨纪听杨猛开头的一番陈叙已经变了脸色,等听到他后面说的话,立即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道:

    “我和大夫人之间没有调和的可能!”

    “为什么?!”

    杨猛一脸吃惊。

    他自认完全是一翻好意,但没想到杨纪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按照来时的设想,杨纪在族中受尽打压,他的建议杨纪即便不会接受,按道理也不应该拒绝得这么斩钉截铁。

    “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不过,如果我知道你拜访我是这个目的话,我可能大门都不会让你进。”

    杨纪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杨猛道。

    杨猛的神情很吃惊,杨纪知道,他可能确实是一片好心,看到自己很有天份起了爱才之心。但是毫无疑问,他对自己和大夫人之间的关系还停留在之前大夫人打压自己,双方小打小闹,扣点奉银,嘲讽、辱骂几句的地步。

    双方的关系早就逾越了那个层次。自从大夫人派人在他的饭菜中下毒,再加上他又杀了周大管家,双方的关系再无回旋的余地。

    “现在不是大夫人会不会放过我的问题,而是我愿不愿意放过她的问题。”

    杨纪踱着步子,沉声道:

    “如果我接受你的建议,那过去八年我的忍辱负重算什么,还有我死去的娘亲算什么。这一切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我不可能答应的!”

    杨猛呆了呆,欲言又止。杨纪父母和大夫人之间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少,八年前他也不过是十二三岁而已,大人们的事情哪里关心那么多。

    看到杨纪的反应,杨猛就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太一厢情愿。不过,内心中他还想做点什么。

    “杨纪,我知道你很恨大夫人。但是我们毕竟是同族,身为杨氏的子弟每个人都有义务去强大我们的宗族。杨纪,你的天份很高,我有感觉,如果你能缓和和大夫人的关系,得到族里的全力栽培,未来,杨氏一族打开局面,恐怕就落在你的身上。”

    “相信我,忍一忍,偶尔低一低头,这样对你自己,对我们杨氏一族都有好处!”

    杨猛一脸诚恳道。

    他向来心高气傲,不是一个善于奉承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听了杨纪几句话,就要让他出丑了。但是那天的情况,杨纪给他的印象太深。

    “白蛇武技”只不过是族中普通的武技,但杨纪居然能练到传说中“草上飞”的地步。

    近百年来,这么多的杨氏子弟,这是从来没有人达到过的。而杨纪善于利用自身的条件,以弱胜强的能力,更是展露了更大的潜力。

    杨猛自认天赋不差,但在杨纪这个年纪,也没有把握能够以呼吸八段的实力战胜比自己强一级的对手。

    “杨猛,你不用说了。我和大夫人的关系是不可能调解的。八年多的时间,我没有从宗族里得到什么,反倒是宗族从我这里拿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杨纪想起了以前

    他本来是不用住在柴房里的,但是大夫人夺走了属于他和母亲的房子。甚至连所谓的每个宗族子弟应得的“奉银”,都是族里贪墨了父亲留给他的遗产,假说代为保管,然后以奉银的方式发给他。

    但即便是这样,八年多的时间,族里也一直在克扣那点可怜的奉银。

    从来都只是族里在索取属于他的东西,而不是他在享受族里的东西!欺压、辱骂、嘲讽、打压……,这样的一个宗族又如何获得他的认同?

    八年多的时间,这么多的同族,今日除了坐在这里的“杨猛”之外,又有谁曾经替他打报不平,为他说过一句话?

    他们又有谁把他真正视为同族?

    这虽然只是他和大夫之间的矛盾,但是这么多族老哪个说过一句话?

    “杨猛,你有这份心思,我很感谢你,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善意。不过,对于壮大杨氏一族,我毫无兴趣。我并不欠族里的,无论有没有族里的帮助,我都会走出属于我自己的路。”

    杨纪这翻话说得自信和坦然,这是他很久思考的结果,如今借着杨猛的机会一次性说了出来。

    “唉!”

    杨猛闻言长长的叹息一声,道:

    “杨纪,我知道很难说服你。不过,我真的不看好你和大夫人之间的争斗。我知道你可能以为只要扳倒大夫人就行了,毕竟大夫人只是一介女流。但是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我最近得到消息,大公子玄览恐怕过段时间就要回来了!”

    “什么!”

    杨纪脸色一变,脑海里随着杨胻uì dǎng龅恼飧雒郑匾淦鹆诵硇矶喽嗟募负跻丫亩鳌

    大夫人并不是孑身一人,她还有一个儿子叫做“杨玄览”,是杨氏一族的嫡长子。

    如果不是杨猛提起,杨纪几乎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这实在怪不得杨纪,只因为这位杨氏宗族的嫡长子在八年之前就离开了宗里,那个时候杨纪才七岁多。

    一个八年多没有见过的人,对他又能有多少记忆?!

    “你不记得他也很正常。”

    杨猛一看杨纪的脸色,就知道他和自己一样几乎淡忘了这位“嫡长子”:

    “八年前大夫人就把他送出去游学,此后一直不停的派人给他送各种东西,支援他。之后他几乎都没有再回来过。现在宗族里,你们这一辈估计也就记得一个名字,只有我们这一辈还有年纪更大的一批子弟才见过他,接触过他,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杨纪皱着眉头,若有所思。这几年他一直埋头苦读,是真正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族里发生的事情他几乎都没有关心,因为杨纪知道以他微薄的力量关心也没有用。

    “太不应该了,我怎么把他忘了,……大公子杨玄览!”

    杨纪心中喃喃自语。

    “你可能不知道,大公子杨玄览十二岁就中了武童生,他的天资惊人,小时候同龄人中根本就没有人打得过他,曾经以呼吸四段的实力打败过呼吸六段的对手,寻常人比他高一两个境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李氏宗族和常氏宗族的几个出名弟子挑战他,结果联手都被他打败。在他那一辈,平川县根本没有三杰五虎的说法,他一个人独领**,是同辈中的佼佼者,无人可以与他争锋!”

    杨猛一脸回忆的神色,对于这位杨氏宗族几十年来最杰出的嫡长子,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八年前,大公子离开族里,外出闯荡,之后就很少回来。就算回来,匆匆来匆匆去,没几个人记得他。记得有一年,族里挂起了大红灯笼,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记得,怎么了?”

    杨纪回忆了片刻,点了点头道。

    前面八年,除了读书他什么都在意。之所以记得到处挂着大红灯笼,是因为那天其实很普通,族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而平常,都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大白天到处挂灯笼。

    “那一年,大公子中了武秀才,正好十五岁!”

    杨猛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纪,缓缓道。

    “什么!”

    杨纪浑身一震,如遭电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