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铭记

    杨纪虽然在和青袍文官交谈,但目光一直有留意杨文、杨武二人。【】()等确定他们确实离开了,立即向青袍文袍告辞离去。

    杨纪并没有直接返回客栈,而是融入人群之中,经过几个集市,穿过几家客栈,又绕了多个巷子,才回到了下榻的客栈。

    方不同不在客栈里面,自从上次喝酒之后,他就似乎失去了踪影,再没有回来过。不过杨纪此时却无瑕去理会。

    “杨文杨武从来都是那种吃不了亏的性格,这次他们被我折了面子,肯定不会善罢某休。我虽然现在今非昔比,并不怕了他们,但是以一敌二总是会吃亏。”

    杨纪目中闪过一道道思忖的光芒,恍惚间想起了找shàng mén来的那些文吏:

    “这个地方不是能再待了,朝廷的文吏可以查到我。杨文杨武他们也一定可以。时机还没成熟,在武科举结束之前,我还是避上一避。”

    杨纪这么想着,迅速的退了房间。武科举还有几天的时间,杨纪打定注意,先在平川城外的水潭边待上一段时间,反正三餐可以通过打猎解决,而且洗澡、洗脸之类的也可以在水潭中解决。

    杨纪离开后大约三个时辰,一对人影立即走进了他下榻的客栈之中。

    “哦,你说杨纪啊,我们这里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学子。不过,大约半天之前,他已经退了房离开了。”

    掌柜笑着说道。

    在这里,这个叫杨纪的小伙子也算是个名人了,一文一武前后两拨朝廷中的人找他,要想不注意都难。

    “走了?”

    杨文、杨武脸上的得意迅速化为乌有,铁青着脸,沉了下来。

    在街上耍了一通,接着跟丢了人,现在花了数个时辰,一家家的调查,却发现人走了,两人的心情之差可想而知。

    更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到现还不知道,这个杨纪是不是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杨纪。毕竟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仅仅凭客栈里登记的一个名字,还很难确定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混蛋,这个小子太狡猾了!”

    杨武狠狠的瞪了掌柜一眼,恨不得把他死揍一顿。这个蠢货,怎么就不知道拦上一拦,任由那个小子走了出去!

    “好了,我们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就是他。现在下决定还太早了。”

    杨文拉了拉他道。

    “不是他还能是谁?我们已经找了好几家的。只有这家最有可能,其他几家统统都不是。”

    杨武想也不想道。想起那小子就一肚子憋火,如果再见到他,非得教训教训他,什么叫做长幼有序,什么叫做在堂兄们面前,要夹紧尾巴做人!

    杨文摇了摇头,直接在掌柜奇怪的目光中,把杨武拉出了客栈。

    “教训那小子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暂时用不着着急。倒是大夫人那里,交待的事情必须得尽快办了,万万不能得罪。”

    杨文一脸思忖道:

    “以我们的情况,再过不久,就能转入军伍,担任军中的校尉。这可是千载难缝的机会,不知道多少人争夺这个‘功名’红了眼。我们没有正规的科举出身,这机会也是我们一生中鲤鱼跃龙门的大造化。”

    杨文说起“功名”这两个字,一脸的唏嘘。只有真正在外面摸爬滚打了许多年,才能知道“功名”这两个字有多么稀罕和珍贵。

    文吏不是“功名”,“武吏”也不算功名,甚至“文官”,如果没有正规的“科举”出身,也算不得功名。

    在大汉皇朝,只有科举才是正规的出身,只有科举博取的才算得上是“功名”才会被朝廷所承认。

    而“功名”则意味着晋升,意味着前途,也意味着无限的未来。

    杨文自问智慧、武功都不差,但是对于“功名”这两个字也只能望洋兴叹,并不是他资质太差,而是一个正规的“功名”出身实在是太难搏取了。

    历届的“武科举”只取那么七个名额,杨文十七八岁的时候,实力也不差。但武道一重的修为参加武科举,硬是没能挤不进那最后的七个名额,最后不得不死心做了“武吏”。

    功名实在太难,要不然,两人也不会走这么曲折的道路。一个“校尉”的职衔,是军伍中难得的,获得朝廷承认的“功名”。

    只要谋得了这个出身,以后就是一步登天,贵不可言。远不是现在的区区一个“武吏”可以比拟。

    “我们出身武吏,毕竟不是正规的途径。就算做了校尉,也比不得那些科举出身的人,以后担任正职,最高也不会超过将军的位置。多少有些不甘啊,大公子快要回来了,我们以后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恐怕,……还得落在大公子身上!”

    杨文目光睿智道。

    谈到正事,杨武迅速的平静下来,一双虎目忽噜噜的转动。

    “那你说我们怎么回复,大夫人那里找不到杨纪的踪迹,只是让我们在这里顺便查一查,没想到还真的就在这里遇到他。你说这小子该不会真的瞒着大夫人参加了‘童生试’吧?”

    杨武道。

    文科举刚刚结束不久,还有不少的“学子”留在城里,杨武怎么看都怎么觉得杨纪可疑。

    “我倒不担心这个,文科举和武科举的地位相差太大了。杨纪如果参加了文科举,按道理这个时候也应该回去了。我只是担心,他是不是冲着这次的武科举来的。白天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们那一抓居然抓他不住,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杨文说着,眼中不由的出现了一抹阴狠的神色:

    “听族里传来的消息,大夫人似乎在利用族里的一条祖训对付这小子,只等他十六岁,就会把他彻底的从族中驱逐出去。大夫人现在担心的是这小子是不是已经提前达到了武道境?!”

    周围一片寂静,两人都沉默了不少。“武道境”这个词份量太重了,要知道他们当年也不过如此而已。

    杨纪如果年纪轻轻,连十六都不到,就达到了“武道境”,那就太让人嫉妒了。而让人嫉妒的人,总是很容易夭折的。

    “嘿,要想知道他达到了武道境没有,那还不简单。再有几天武科举就要开始了,,到时候看一看不就知道。”

    杨武冷笑道。

    “也好。”

    杨文思忖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武科举虽然规矩森严,除了考生之外,想要混进去很难。但以我们的身份,还是能想办法的。只要到时候在那里发现了杨纪的踪迹,就立刻飞鸽传书告诉大夫人!”

    两人这般商量着,很快离开了客栈……

    ……

    时间慢慢过去,杨纪的日子过得相当平静。每天在瀑布边,除了修练就是观看《武典》。

    《武典》是武科举的必考内容,杨纪虽然已经看过几遍了,不过还是决定多熟悉几分。

    武科举对杨纪来说关系重大,客观的说,比“文科举”都要重要的多。杨纪不想在这次kǎo shì中有任何的失误。

    “武科举的文试部分只有半天的时间,然后傍晚就会正式开始武试的部分,时间会持续十多天,到二十多天左右,竞争会极其激烈,无论如何,无论多强大的对手,我都必须要挤进最强的七个名单!”

    杨纪心中暗暗想道。

    杨纪八年苦读,对于文试中搏取功名有极大的自信,但武道不同,杨纪毕竟荒废了八年,尽管厚积薄发,但荒废的时间追不会来,和那些真正的天才比,还有不少的差距!

    对于这次能否在武科举中脱颖而出,杨纪心中完全没有底。比试还没有开始,但杨纪已经嗅到了一股浓烈的紧张的气氛。

    武科举来临之前,每个人都在疯狂的修练,最近这段时间,杨纪甚至能够听到西边的大山深处密集的修练时的呼喝声。

    “这次的武科举,还真是对手众多啊!”

    杨纪听着山那边传来的阵阵呼喝,心中暗暗道,放下书本,杨纪一个猛子扎进了水潭……

    “铛!”

    一阵响亮的钟声,犹如洪钟巨吕在山林上空回荡。这是武科举的钟声,比之文试的钟声更加的洪亮,透着一股古老、深远的味道。

    “终于要开始了!”

    杨纪听着这钟声,**的纵出了水潭,全身血气一鼓,瞬间蒸干了身上和头发上的水份,然后离开了水潭。

    ……

    平川城中熙熙攘攘,无数的年轻朝气的面孔,从各个酒楼、酒肆、客栈、旅馆里涌了出来,汇成巨大的人流向着平川城内的同一个方向涌去。

    “嗡!”

    人声鼎沸,嘈杂的声音响彻城池的上,人群议论纷纷,一个个学子兴奋的脸孔潮红,金色的光芒从云层照下,让这一切充满了强烈的感染力!

    杨纪站在城门口,默默的望着这一切,就像要把眼前这所有的一切都记进脑海一样。

    “这里……将是我一生的起点!”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随即微微一笑,举步迈入了这浩瀚的“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