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街头血案

    第190章 街头血案。

    被包拯如此呵斥,薛开那里还敢多说其他,只得闭口不言。

    而这个时候,花郎说道:“不让你们离开,也是对你们好,如今王氏收了张员外的聘礼,这事你们出去了如何解决,张员外会放过你一个穷小子吗?”

    花郎在说这话的时候,王氏的脸很红,好像她也知道自己出去之后无法向张员外交代,所以她也不再言语。

    最后,花郎望着薛开和王媛媛问道:“你们移动尸体的时候,有沒有看到尸体手指头上的戒指?”

    薛开连连摇头:“沒有,我们当时很紧张,也沒见到戒指啊。”

    问清楚这点之后,狱卒又将他们三人关进了大牢。

    如果他们沒有动祝如姿手上的戒指,那么在祝如姿被杀之前或者之后,她手上的戒指恐怕已经被凶手给拿走了。

    只是知道这点,对他们破案并沒有任何的帮助。

    时间慢慢的流逝,梁朵沒有一点消息,花郎他们几人很是担心。

    夜深了,今夜出奇的有月,明天应该是个晴天,而江南的晴天,总给人一直明朗之感。

    花郎和温梦几人走过街道,这几天他们都是这走过街道的,而这样有朋友qíng rén陪伴的感觉,他们很是喜欢,他们甚至希望,能够一辈子这样走着。

    这种情况,让花郎想到了自己上大学那会,那个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夜晚降临,霓虹处处的时候,陪朋友一起在学校里散布,从南门走到北门,再从北门走回來,三五好友畅聊人生,觉得今生能够如此一直走下去,就是幸福。

    可是人生不可能如此,毕业之后,所谓的一直在一起瞬间变的不可靠起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未來打拼,于是曾经天天在一起的好友,突然分散了开來,想再见一面,难矣!

    花郎想到这些的时候,偷偷望了一眼温梦,此时的温梦脸颊微红,不时的揉一下手御寒,她的容颜仍旧美丽,让男人看之不能忘,如果真的能够和她这样走到老,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转眼间,家到了,一股温暖的感觉袭來。

    庭院里的雪早已经融化,月光照在庭院里,显得清冷异常,花郎望着每个人都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他才回屋。

    四周一片寂静,而在这个时候,人总是会浮想联翩的,花郎想着想着,就又想到了最近发生的失踪案上面。

    如果着两起失踪案是同一个组织的人干的,那么这个组织,绝对比江南狼谷和淮南七彩坊更难对付,因为他们竟然可以在江南的杭州和天长作案,其他地方,恐怕也不会少了。

    不知何时,窗外的寒风熄了,四周更加的寂静,花郎在这种乱想之中进入了梦乡。

    梦里,有自己的过去,有许多的漂亮女子,那些漂亮女子一个个从自己的眼前掠过,而这个时候,他突然在这些女子中看到了温梦,温梦在梦中依旧美丽,只是她的脸色却很差,而且泪眼婆娑,她好像想说什么,好想在哭诉,可是花郎听不到他说的什么,花郎想追上去,可是他越是向前追,就越发觉得他们两人相距的距离越远,而其他的女子,仍旧在眼前拂过。

    渐渐的,温梦不见了踪影,花郎很伤心,他大声呼喊着温梦的名字,然后就感觉猛然一冷,便醒了。

    被子被他踢到了床下,窗户寂静无声,屋内有淡淡月光透入。

    花郎想着自己刚才做的梦,有些不解,好一个奇怪的梦,他怎么会梦到温梦悲伤呢?

    他是不要温梦悲伤的,他宁愿自己悲伤,也要温梦快乐。

    天渐渐的亮了,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花郎就再沒有睡着,他是看着朝阳升起的。

    吃过早饭,江湖朋友传來消息,他们在天长县外大约五十里的地方,发现了梁朵和一个男人的踪迹,那一对男女做夫妻打扮,样子亲密,走的却不是很快,不过可以确定,的确是花郎等人要找的梁朵。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花郎他们都很兴奋,那些江湖朋友一定能够将梁朵和那个男人抓住送回來的,只要梁朵和那个男子送了回來,他们就能够从那男子的口中得知整件事情的阴谋。

    甚至有机会一举摧毁幕后黑手。

    大约中午的时候,江湖朋友又传來消息,他们已经抓住了梁斗和那个男子,大概傍晚时分能够到达天长县。

    这个消息更让大家兴奋,而今天的天气异常的好,让人觉得事情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了。

    而事情真的要向好的方面转变了,大家都这么想着。

    而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们所要做的,便是等待,等黄昏的來临,等那些江湖朋友的到來。

    对于这件事情,温梦是有着些许得意的,因为梁朵和那个男子,是她的江湖朋友帮忙找到的。

    看到温梦得意的笑容,花郎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那应该算是一个噩梦吧?

    如果花郎是一个迷信的人,他恐怕今天一早就会找人去解梦,可他不是,他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怎么能够做迷信的事情呢?

    可一想到那个梦,他就隐隐不安,他甚至觉得,温梦有可能跟那个祝如姿一样,被一个比他还要帅的男子给拐走。

    黄昏终于來临了,花郎他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而据最近的消息,那些江湖朋友已经押着梁朵和一名男子进了天长县的地界。

    夕阳很美,美的像是qíng rén的血。

    就在花郎等人在县衙苦苦等待的时候,一名江湖人顾不得礼节,从县衙大门处闯了进來,那人温梦认得,于是包拯连忙让他进來,而他进來之后,一脸的不好意思,说道:“我们路过天长县的大街的时候,遇到了袭击,那……那名和梁朵在一起的男子,被人给杀死了。”

    花郎和包拯等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早已经燃起的热火突然熄灭了,如果那个男子死了,这件事情岂不是又要从头查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