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青衣社

    第204章 青衣社。

    夜色晚,雪下不停。

    整个废宅紧紧的矗立在夜雪之下,显得是那样的寂静和可怕。

    而秦飞的那句话却久久的回荡在众人的脑海之中。

    青衣社,他们从來沒有听说过青衣社,那么这个青衣社又将如何不放过他们?

    这青衣社是做什么的,专门从事诱拐少女的吗?

    不像,秦飞这样的人在里面还只是一个小人物,那么这样的组织怎么可能做诱拐少女这样的既危险又容易被人察觉的生意?

    夜已经深了,可他们几人却不想呆着这个破地方,敲开了一家客栈之后,他们几十人在客栈好生的吃了一顿饱饭,喝足了酒,之后,他们便四散而去,江湖朋友各入江湖,花郎他们则连夜赶回天长县,当然,这些女子他们也是要负责送回去的。

    雪落在展昭的头发上,一层雪白,花郎见展昭要走,连忙喊道:“展兄弟要离开?”

    展昭淡淡一笑:“江湖才是我的归宿,不停的流浪才是我想要的,花兄弟什么意思我明白,就此告辞。”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说出來反而更好,花郎望着展昭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老天在欺负人,为何好事要多磨呢,展昭要遇到怎样的机遇,才肯追随包拯?

    马车连夜赶路,一众衙役则根据那些女子的所在送她们回去。

    回去的路上,花郎一语不发,他虽然沒有将秦飞的话放在心上,可他却有着担心,青衣社,听其名字很有诗意,可很多时候,诗意的东西并不是好的。

    回去之后,一定要找人查一查这青衣社的來头。

    天蒙蒙亮的时候,雪停了,整个大地都是一层厚厚的雪,大家行至半路,突然玩性大发,于是顾不得赶路,下车在雪地上兴奋的跑着,打着雪仗,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花郎望着温梦在雪地上來回跑的身影,淡淡一笑,也许,跟女孩子在一起,永远都是小时候吧,因为她们总是喜欢男人把她们当成小孩子,宠着她们,护着她们。

    之后的两天天气一直很晴朗,只是温度更低,來到秦淮河畔的时候,湖面上的冰已经凿不动了,不过他们并不用担心,因为冰冻的很厚,人可以在上面滑到对岸,而且此时冰面上,有不少小孩子都在滑冰。

    试探着,他们一行人渡过秦淮河,回到了天长县。

    回來之后的感觉是亲切,一个人只有离开家几天,才能够感觉到家的亲切,而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住的久了,便会将这个地方当成是家。

    原來,家的定义也是很随便的,有三五好友,有一间房,便可成家。

    一番打理之后,这件女子失踪案总算是告破了,而这件案子告破之后,包拯和花郎等人的名声打噪,不仅仅在天长县有人传颂,就是临近各县,也都有百姓诉说着包拯和花郎他们惊险又刺激的故事。

    而那个张贤,在得知花郎等人救下了那些女子之后,也就将自己所犯之罪全部坦白了。

    原來,秦飞最先是在來安县犯的案,后來被张贤给发觉了,于是秦飞便说服了张贤,只要他不说出此事,他们以后赚的钱可以平分,而且他们诱拐來的女子,可以任由张贤挑衅,张贤见有钱赚又有měi nǚ要,也就答应了。

    而祝如姿,就是张贤看中的女子,祝如姿本來是要送到北方给卖掉的,可被张贤看上了,秦飞也就送给了他,可是张贤的侄子张天福也看上了祝如姿,张贤见自己侄儿喜欢,就又送给了自己的侄儿,反正女人嘛,他多的是,而且他一个朝廷官员,被人发觉诱拐少女做妾也不好,可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这祝如姿脾气倔强,宁死不从,而且还被自己的侄儿给失手杀死了。

    张贤一番话说完,众人都明白了,只是这个时候,花郎却眉头紧皱,他觉得此事不可能如此简单,张贤是朝廷中人,而秦飞是属于青衣社的,就算秦飞的买卖被张贤发觉,他们也沒有必要跟张贤合作啊,要么杀了张贤灭口,要么就换地方做,跟张贤合作,他们不仅要时刻提防张贤,还要分钱给张贤,这样亏本的声音,秦飞怎么可能去做?

    他们肯和张贤合作,说明他们一定另有目的,可这目的是什么呢?

    张贤是官员,难道他这是要把张贤拉下水,然后通过张贤掌控大宋的官员,以此为他们谋福利?

    官商勾结,官贼勾结的事情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都不少见,花郎能够这样想也不奇怪,而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那个青衣社恐怕就真的不好对付了。

    现如今不知他们勾结到了多少官员,如果他们要动青衣社的话,不知要有多少官员反过來对付包拯了。

    而当务之急,则是派人调查青衣社的來头和所在,不管怎样,这样的一个组织存在这个世上,对花郎他们几人來说就是威胁。

    为此,包拯和花郎等人调动了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去调查青衣社的事情。

    可是,几天过去了,风雪來了几趟,那些派出去调查此事的人却沒有一点线索,就好像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青衣社这个组织,这个组织不过是秦飞胡乱说的罢了。

    可就算沒有线索,花郎却仍旧相信青衣社的存在,不然秦飞的那些人也不可能宁愿死都不透露青衣社的情况了,而且,越是沒有线索,就越说明他们的势力很强大,强大到可以封锁一切的消息。

    跟着的一个组织搏斗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可同时也是一件让人不安的事情。

    不过,花郎他们都是乐天主义的人,所以在危险沒有到來之前,他们从來不去担心,所以这个冬天,他们过的还是很悠然,而整个天长县,也并未发生任何能够让花郎感觉到头痛的事情。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冬雪消融,万物开始复苏,再过几天,就是新年,而新年一过,春天就要來了吧,春天,是幸福的开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