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凶手的寻常路

    第230章 凶手的寻常路。

    夜寒,花郎他们在陆府周围等了许久。

    他们从百姓欢笑着看烟花,一直等到百姓们一个个的散去。

    可凶手却仍旧沒有出现。

    整个天长县都静了下來,刚才的热闹早已经消失不见,而越是这个时候,花郎他们几人的心中越是慌乱。

    也许,在这个时候,正是凶手下手的好机会吧。

    他们躲藏的位子一眼可看到陆无双的卧室,可是陆无双的卧室并无任何动静。

    夜半,起了露水,温梦的秀发已经打湿,她有些冷的发抖,花郎将她搂入怀中,温梦抬眼望了望,突然一股温暖就窜了上來。

    风停了,雾起了,今夜的雾很大,花郎他们几人已经看不清陆无双的卧室,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花郎的眼睛紧紧盯着卧室的门,他相信,就算是雾很大,只要有人突然出现在那里,他一定能够看到。

    可是,除了满天大雾,他什么都沒有看到。

    雾气越來越大,花郎几乎看不到离他不远的温一刀和阴无错他们,而就在花郎突然意识到这里的之后,心想不好,要出事。

    而花郎还沒有喊出,一声惨叫突然从花郎身旁不远的地方传來,惨叫声起,陆无双的房门突然大开,一人从里面飞身而出,喊道:“出了什么事情?”

    灯火驱散了雾气,一具尸体躺在陆无双的庭院之中,他的脖间只有一滴血,一枚血梅花玉静静的落在地上,死者的容貌他们从來沒有见过,可他们却可以很肯定的知道,他是千面客胡疑。

    尸体慢慢的变冷,脸因为失水和失血开始慢慢的凹陷下來,而这个时候,一块miàn pí慢慢从尸体的脸上剥落,然后,露出了千面客胡疑的脸,此时,他的脸似乎有些痉挛,好像他到死都不相信,凶手竟然杀了他。

    岂止是千面客胡疑不相信,就是花郎包拯他们,也是一点不信的。

    凶手不是要杀脚踏实地陆无双的吗,怎么突然就杀了千面客胡疑,难道他这是故布疑阵,让大家都集中精力保护脚踏实地陆无双,而让其他人放松警惕?

    难道他就是要花郎他们想不出他真正的意图,真正要杀的人是谁?

    他的目的,并不是言出必行,而是shā rén,只要不停的shā rén,就能够引起整个江湖的恐吓,是不是呢?

    可不管是不是,千面客胡疑死了,而凶手,早已经趁着大雾逃之夭夭,想要找到他,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凶手所一直要等的,恐怕也是这场大雾吧。

    这个时候,花郎突然感觉到一股子害怕,这是他从來沒有感觉过的害怕。

    天渐渐放晴,那些百姓的生活又一切如常了,一只布谷鸟飞到了陆府一颗刚长了新芽的柳树上,布谷布谷的叫着,看來,春天真的來了。

    千面客的家人将胡疑的尸体带走了,众人相互张望,却是满脸的困意和失落。

    如今的他们,真正尝试到了失败,本以为设计的天衣无缝,可后來却发现,一切对凶手來说,不过是一场笑话。

    街上行人渐多,风虽寒,却已经不是那么强劲了,就在花郎他们几人在街上走着的时候,迎面走來两少年來,花郎见了他们两人,却也只能叹息一声。

    來人是柳毅和龙应琼,他们两人见过包拯和花郎之后,连忙问道:“包大人花公子,那么可有凶手的线索?”

    包拯似乎觉得无颜回答这个问題,最后只是不住的叹息了三声,花郎强做精神,道:“暂时沒有,而昨天晚上,前面客胡疑被杀了。”

    柳毅和龙应琼两人听了这话,心中一惊,脸上却愤怒起來,他们恨不能吃凶手的肉,喝凶手的血。

    而就在这个时候,花郎突然问道:“两位都是开镖局的,你们一定认识不少江湖朋友吧?”

    龙应琼点点头:“开镖局的自然要认识很多江湖朋友了,不然我们的镖那里走得出这天长地界,花公子为何有此一问?”

    花郎眉头紧锁,道:“我在考虑凶手shā rén的动机,以前一直沒有考虑到,如今我应该多少明白一点。”

    “动机是什么?”温梦可不想忍受这种懵懂,于是连忙问道。

    花郎淡淡一笑:“在我们天长县地界,有谁跟萧乐凝有关系,有谁一直都是传说,可我们却从來都沒有见过,有谁一直对我们江南的江湖武林正派恨之入骨?”

    花郎一连问出了许多,大家一时不解,可很快突然意识到花郎说的是谁。

    萧十三。

    花郎和王德用带着一群人攻入了江南狼谷,一举端了萧十三的老窝,在秦淮河畔乌衣巷那里,他们又破了萧乐凝的阴谋,将他们苦苦得來的七彩坊宝藏给夺了过來,如此深仇大恨,那萧十三怎会咽得下去?

    如果他不能够容忍江南江湖正派,那就只好一个一个的解决他们,不仅解决他们,还要看他们出丑,而看完他们出丑之后,再杀尽他们。

    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也是一个血腥的计划,众人听完之后,不由得长呼一口气才能够不至于过于憋闷。

    如果凶手真的是萧十三,那他有这么高的武功也就不足为奇了,而现如今花郎他们所要做的,是找出萧乐凝來,既然他们都沒有见过萧十三,那就只有先找出萧乐凝了,通过萧乐凝找出萧十三这个凶手,想來是可有的吧?

    而要找人,恐怕就必须依托包拯送给扬州知府的那封信了。

    在柳毅和龙应琼两人听了花郎的话之后,他们纷纷表示要出一份力,他们镖局的路子很广,要找一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这点,花郎是不怀疑的,所以他将这件事情交给了龙应琼和柳毅两个人,只是在他们离去的时候告诫他们,如果不想死,找到萧乐凝的线索之后,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他们都是悲伤之人,他们都恨透了凶手,但如果他们失去了理智,那么最后也只能成为凶手一步步达成目标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