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小巷的秘密

    第233章 小巷的秘密。

    天渐渐的亮了,血迹在离温府一里地的地方不见了。

    众人有些茫然,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雾气浓烈,大家相互议论却沒有一个办法。

    花郎站在血迹的终点处沉思,要止住血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只是凶手止住血之后,会去什么地方呢?

    药铺?家?

    这都是有可能的,如果家里沒有药,他必然要去药铺。

    这般想着,花郎连忙对包拯说道:“包兄,让衙役去天长县的各处药铺查看一下,谁若是买跌打损伤的药,不要惊动他,悄悄跟上。”

    花郎的担心包拯明白,凶手虽然受伤,可武功高强,一般衙役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看到凶手之后,先跟踪。

    包拯这样吩咐下去之后,并沒有离开,因为花郎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在附近仔细查看一番之后,道:“还记得田老六被杀的事情吗?”

    众人微微点头,此命案是从田老六开始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只是,花郎这个时候突然提及田老六是何意思呢?

    大家望着花郎,花郎淡淡一笑:“当时我们一直不知道田老六是因为什么被杀的,直到我们发现一些江湖人被杀之后,现场留有血梅花玉我们才知道,他是因为知道了一件秘密才被杀的,而他知道秘密的那个地方,是他夜晚打更的那条街,以前我们觉得凶手可能就藏在那个地方,不过派人去搜之后并无任何线索,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凶手的面容,自然不好搜查,可如今凶手受了伤,应该就容易一些了吧。”

    众人听完花郎的话,顿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凶手受伤,自然是自己以前藏身的地方最安全了,而且衙役以前都去查过,什么都沒有查到,他认为衙役不会再去查的。

    想通之后,花郎和一众江湖朋友向田老六打更的那条街走去。

    那是一条不算繁荣,却也住着不少人的街道,花郎带着人从第一户人家一家一家的开始搜查,可是并沒有人受伤。

    而在他们搜查的时候,排除了老人的可能,毕竟说一个老人是凶手,谁都不会相信的。

    这样搜查一遍之后,并沒有发现凶手的任何线索。

    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花郎站在街头望了一眼整个大街,此时的街上并无多少行人,花郎目光所在,是一个已经问过的只住着一个老太婆的房间。

    大家不明白花郎为何要盯着那个房间去看,可他们知道,花郎这样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一众人将那个房间围了起來,随后,花郎和包拯等人再次敲响了那个房间的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那个老太太又走了出來,她望了一眼花郎,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烦不烦人?”

    老太太真的有些厌烦了,说完这句话便要关门,可阴无错突然用脚抵住了房门,老太太无奈,用一双眼睛望着花郎,却也一句话不说。

    这个时候,花郎淡淡一笑:“我们并不想做什么事情,只是想知道你有沒有受伤?”

    老太太略有温怒,道:“我健康的很,一点伤都沒有,你们要不要我脱下衣服检验啊?”

    这老太太见无法让花郎等人离开,便想着耍赖,想必花郎等人也是有头脸的人,总不会让她一个老太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去衣服吧。

    可花郎只淡淡一笑:“这样最好!”

    这句话一出,那些衙役和江湖人以及包拯都觉得很沒面子,可花郎却仍旧望着那老太太笑,老太太见花郎如此不要脸,顿时也有了怒气,骂道:“你这个下流痞子,我一个妇人年纪都这么大了,你竟然还想打我的主意,你要脸不要脸,你让大伙评评理,你是不是男人?”

    老太太这么一喊,街上的人都匆匆围过來看热闹,可他们见是县令大人,所以也只是看热闹,却不敢有一点闲话。

    温梦见老太太这么骂花郎,觉得很不服气,于是也不顾是因为花郎要老妇人tuō yī服的实情,瞪着那老妇人骂道:“你才不要脸呢,你若是身上沒伤,怎么不敢让我们验?”

    老妇人望了一眼温梦,道:“我怎么不让验了,我怎么不让验了,你们验吧,我就站在这里让你们验,你们那个男人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事情有些严重,这老太太要寻死,温梦见此,上前一步说道:“我來验。”

    可温梦刚要动手,却被花郎给拉了回來,温梦不解,正要询问原因,花郎突然淡淡一笑:“我看还是你自己脱下了比较吧,不如你就先挽起你的手臂吧。”

    老太太并沒有挽起自己的手臂,只是冷冷道:“我就不挽,有本事你们自己來啊!”

    花郎淡淡一笑:“我们可不傻,给你挽手臂,那我们还有命在吗?”

    听了花郎这话,温梦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这个时候,花郎突然喊道:“将她给给抓起來。”

    一众江湖人虽然不怎么相信眼前的老太太就是凶手,可花郎的话他们也是多少相信的,所以在犹豫中,他们突然冲了上去。

    就在他们冲上去的时候,本來看起來好像要进棺材的老太太突然飞身闪进了房间,门啪的一声给关了上,众人惊诧间也沒停下,可是当他们冲进房间之后,除了一张破旧的床和一个梳妆台外,里面哪里还有老太太的踪迹?

    此时,大家都想象了花郎的话,可是却让凶手给逃了,而且逃的诡异,逃的让人摸不清头脑。

    在众人在房间里四处寻找的时候,包拯问道:“花兄弟怎么就那么肯定这老太太有问題呢?”

    对于凶手的逃走,花郎并不紧张,房间四周都有人包围,凶手闯进屋來不过一瞬间,她不会遁地术,又如何逃得走?

    所以,花郎笑着回答了包拯的问題:“因为香味,老太太身上的香味和我在风入流童子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