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驰援邺城(上)

    ;

    十万石粮草,三千匹战马。并不是个小数目,战马还好说,可这许多粮草,几乎是河内郡一年的军用,足可以再招募一支数千人的jing兵了。

    就算是袁绍势力雄厚,也不见的轻易的能拿出来。许攸被秦旭逼得方寸大乱,为求吕布尽快出兵,脱口答应了下来,而且还是立即交接。

    可问题是哪里来这么多的粮草?

    这可让缓过神来的许攸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当初为了拉拢吕布,许诺给吕布的二万石军粮和两千匹战马,仅仅是许诺而已,已经令袁绍肉疼不已,若不是麾下众谋士给袁绍分析了同吕布结亲后能得到的种种好处和真实用意,袁绍连这个空头许诺都未必能答应。

    可是现在,不仅增加了五倍的数量,而且还得立即支付。这哪是去救袁绍的命,简直是要袁绍的老命。

    而且吕布说了,要交接完毕后才发兵,也难怪军帐内诸将面sè古怪之极,河内郡少经战乱,虽然粮草充足,可这许多军资,现下就算搬空整个河内郡,一时间也难凑得出来啊。

    可黑山贼距离河内郡已不到百里,要折道向东,北上袭击邺城也不过就是四五天的功夫,袁绍就算是放弃同公孙瓒的对峙,赶回邺城也要大半月,许攸可不敢相信张燕会慢悠悠的带着数万大军,去邺城郊游,外带同袁绍进行友好交流。

    邺城空虚,河内兵力虽然自保有余,可若贸然出击的话,背后有长安二贼窥探,谁也不好说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这也是许攸为什么要大肆渲染黑山贼的目的是进击河内的原因。

    吕布答应的痛快,许攸却是心中惴惴,一边心中痛恨秦旭这根搅屎棍,平白坏了他的好事。一方面心中急思电转,希望能说服吕布尽快出兵。

    “奉先,你看这黑山贼目的明显,河内距邺城又是极近,但这许多军资的调度却不是一两ri可以完成的,你看是不是……”张杨不愧是三国中有名的老好人,虽然对许攸忽悠河内众军无端主动去招惹黑山贼有些不爽,许攸的目的纯粹是用河内军众的xing命勉强去拖一下张燕的后腿啊,还击溃?也就是手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敢去想而已,连袁绍都被逼的求援,就这几块料带数千人去硬抗人家数万人?没准邺城没救下来,河内也没了。但许攸一副心若死灰的模样,加上毕竟是袁绍的使者,让张杨有些顾忌,只好对吕布说道。

    “唔?稚叔兄有何高论以教布?但讲无妨,你我兄弟,有何话不可说!”吕布此时心情极好,看着如丧考妣的许攸和隐隐被己方压了一头的河内诸将,明知道张杨话中的意思,但还是装作没听懂一般,问道。

    “奉先!我辈既知邺城空虚,同为大汉之臣,焉有坐视贼寇肆虐,却见死不救之理?”若是说着军帐内最了解吕布脾xing的,除了张杨再无第二人。见吕布这番模样,张杨知道吕布对许攸的气还没消,但现在能有希望救援邺城的,又除了吕布这天下第一猛将外别无他选,也只能顺着吕布的话委婉的说道。

    “既然稚叔兄长如此说,布焉有不从之理。也罢,交接之事烦劳稚叔兄带弟监看,布即刻出兵!”吕布一副很给张杨面子的样子,不理会一旁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许攸,豪气的说道。

    “唉……奉先呐!奉先!”

    吕布既然答应了即刻出兵,接下来的军议就是吕布调兵遣将的主场,以吕布一贯的作风,自然就没有了杨丑等人的事,心思复杂的河内诸将也只好一个个的离开军帐。

    “张太守,吕布这贼厮纵容一个孺子这般百般刁难袁公属官,早晚必将反客为主,难道张太守就容他这般么?”

    张杨叹息着带着一脸yin沉的许攸出了军帐,本来还想看在袁绍的面子上,利用自己同吕布的交情,同许攸商议一下如何将许攸答应的价码压下一些。却没想到许攸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老好人张杨现在也有种想掐死许攸这货的冲动。

    先是忽悠河内众将置安危于不顾,去给袁绍当炮灰;这也就罢了,毕竟和张杨和袁绍现在也算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你许攸许子远自己说不过人家吕布军一个小小的主簿,丑态百出,不知羞也就罢了,反而说吕布纵容。张杨是见过吕布对待秦旭态度的,今天这也叫纵容么?

    张杨心中突然有些认同秦旭那句让许攸回家再读读书的话了,我老张拉下老脸,好容易替你老袁家争取了吕布尽快出兵的承诺,你不说句感谢的话也就罢了,反而又来一副教训的口气挑拨同吕布的关系。吕布全军都在城外驻扎,家眷在张杨府中连亲卫都是张杨安排,平ri间根本不过问河内军政,和河内众将关系淡漠,连粮草军械都不用张杨援助,有这么反客为主的么?

    “子远还是想想怎样兑现你对奉先的承诺吧,奉先为人,咳咳……”张杨好心的提醒许攸道。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许攸也能明白,吕布虎狼之士,要是被他得知连之前答应他的粮草军马也不过只是空头承诺的话,他许攸这百来斤估计是要交代在河内了。

    “看在袁公面上,稚叔定要助小弟一把啊!”许攸的眼眸中隐晦的闪过一丝狠sè,脸上却是一副哀求的样子,委曲求全之态,和之前到河内来的那个孤傲清高的大文士完全是两个极端,看的张杨一顿皱眉。

    张杨和许攸如何商量怎样在吕布出兵之间见到第一批粮草的办法暂且不提,就在军帐内只剩下吕布军众将的时候,一阵异样压抑的沉默后,突然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一阵哄笑之声,一向沉默寡言的高顺脸上也是一片笑意。

    “秦旭你小子啊!”吕布大笑着指着秦旭,连连说道。下首诸将也是满含善意的看着秦旭,自离开长安之后,或者说自投奔董卓之后,有多久没见过吕布这般大笑过了。

    “主公不派人去同许攸交接么?”秦旭摸摸鼻子,现在哥们也算是在吕布军中露脸了,虽然狠狠的得罪了许攸和袁绍,但只要吕布军势一ri不弱,以袁绍那外宽内忌矜愎自高的xing子,连老曹这发小都说袁绍“做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敢用两万军势硬抗袁绍的十万大军,更何况是吕布。

    “交接?你小子开出的价码,差不多是冀州小半的身家了。”吕布满脸笑意的说道:“就算是卖了他许攸,袁本初也不会答应的。”

    “那主公刚刚答应张太守出兵助袁绍岂不是……?”秦旭若有所思,没有说话,反倒是之前吕布问计时,被吕布称作“西明”的青年部将疑惑的问道。

    “邺城一失,黑山贼必定更加势大,并州已是凋敝,若是冀州一乱,河内郡就是下一个邺城了。”吕布深吸了一口气道:“稚叔待我不薄,我又怎能坐视他失了基业?况且我吕布在河内之事已是天下皆知,黑山贼如此嚣张借道河内,真当我吕布是纸糊的么。”

    “原来主公早有意出兵,我看那许攸凭空许下这些军资真是冤枉啊。怕是现在还在头疼怎样在袁绍面前把话圆过去呢。”秦旭身边的大汉大笑说道,正是吕布部将成廉。

    因为秦旭之前将许攸气出血来的“壮举”给吕布军挣足了面子,成廉对秦旭的观感不错,道:“只是可惜了秦主簿白白出力了一番,却是拿不到袁绍军资,没了这天大的功劳。”

    “未必!”秦旭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袁绍此人,河北豪杰,四世三公之家世,天下皆知。既然派许攸当着这么多rén miàn,经过我们友好的谈判答应了的事情,怎么会反悔呢。”

    “可是……”成廉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吕布刚刚说过袁绍不会拿出粮食来,怎么秦旭却说一定会拿出来。别说帐内诸将不明白秦旭怎么同吕布唱起了反调,就连吕布也被秦旭的话勾起了兴质,笑道:“你这孺子却是哪来的这般自信,袁本初正在同公孙瓒交战,怎么会分出这许多军资给我军?就算他肯,有黑山贼在前,也运不过来啊。”

    “是啊是啊,若是秦主簿真能弄来这许多,不,弄来一半的军资,我成廉给你当一个月马夫!”成廉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秦旭谦虚的说道,但脸上却丝毫看不出谦逊的模样,反倒是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打量着成廉。

    吕布看着秦旭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冲小声议论的诸将压了压手,对秦旭说道:“秦旭你若有办法弄来全部粮草,战马,此战本将记你首功!”

    “主公此言当真?”急着刷吕布军中“声望”的秦旭闻言眼前一亮,说道。

    “主公说的是刚刚许攸那厮答应下来的全部!全部!”成廉被秦旭莫名的自信弄的有些忐忑,看身边同僚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没有一个对吕布的话有异议,急忙补充道。

    “没问题,我想,如果我们速度够快的话,粮草战马会只多不少!”秦旭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