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袁绍回援(中)

    ;

    高顺率领陷阵营搬空了邺城十多万石的存粮,正待离开之时,邺城中军士终于有了反应。

    千余袁绍军士兵和邺城内大族的家兵得到四散杂役的通报,举着火把直冲南门而来。

    三四千对七百,正当吕玲绮和高顺yu断后让秦旭先走的时候,邺城西门突然传来一阵喊杀和凄厉的jing报声。

    “怎么回事?”严阵以待的吕玲绮有些茫然,唯独秦旭一脸的欣喜,暗道,时间刚刚好。

    城内的大族家兵和袁绍军士此时也被西门传来的震天的喊杀声弄懵了。

    “杀进邺城!”

    “杀进邺城!”

    “呜!”

    “呜!”

    西门的士兵本就因为南门出事被抽调了不少,面对夜sè中不知多少人的来攻,凄厉的jing报一阵接着一阵愈发的急促。

    “看来我们可以安然回河内了。”秦旭和高顺相视一笑,看的吕玲绮莫名其妙。

    “他们怎么办?”吕玲绮本就是大大咧咧的xing子,见没架可打,一拢缰绳,指着马背上的袁尚和吕氏两兄弟。

    “这三个人带着也是累赘,不如……”秦旭指着传来喊杀声的西门,眼中露出一丝戏谑,指着马背上的三人,笑道:“死猫,再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

    “……”

    邺城内的家兵和袁军兵士,最终还是被西门急促的jing报声吸引了过去。南门的敌人已经出城远遁,西门若是被攻破,那么邺城破城在即。

    “啊!是黑山贼!是黑山贼!”

    “黑山贼夜袭邺城了!”

    一阵阵带着恐慌的大叫,邺城守军在城墙上布下的防线像是被冲溃的堤坝一般,没等到城内援军到来,就被攻上城头的黑山贼淹没。蚂蚁多了咬死象,数万黑山贼众同数百留守西门的袁氏守军比例达到了恐怖的一百比一!纵使再怂的黑山贼,在这等比例的军力对比下,也好似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爬上城头。

    只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邺城破了!

    不过黑山贼终究是战力不高,急忙忙奔向西门的袁军、世家联军,虽然比例上和黑山贼仍然达到了十比一的比例,但却暂时同黑山贼战了个旗鼓相当。

    张燕带着杨凤白饶等黑山将领,在破城之后倒是没有同城内守军交战,反而是带着麾下jing锐的士兵直扑邺城粮仓所在。

    黑山军虽然号称百万之众,但聚众山中,仅有的一些土地是不够养活这许多人的。轮番劫掠河北州郡的目的,最重要的也是获取赖以生存的军粮。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

    “公孙太守不是说邺城存粮至少有十万石有余么?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空空如也的粮仓,黑山军诸将一个个火气大发。

    “tnnd!这老袁号称雄踞河北,称霸冀州,怎么城里也没有余粮啊?”杨凤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恨恨的道。

    张燕眯着眼睛,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之前摄于吕布的威名和麾下三千骑兵,答应了吕布奇怪的要求,张燕不得已在吕布的监视下在原地驻扎了三天,吕布在张燕眼中倒也守信,三天一过,当黑山军发现时,吕布军已经完全没了踪影。

    “大帅,虽然粮仓空了,但这邺城为冀州治所,城内世家大户极多,不如……”白饶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狞笑着向黑山诸将建议道。

    “不错!”

    “小白就是脑子快!”

    黑山诸将对白饶的提议赞同非常,张燕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猜疑。喝道:“不错!这些世家大族,家中肯定金银珠宝粮草军械堆积无数,我们来邺城一趟不容易,不能白来。告诉兄弟们,速战速决,咱们去抢狗大户!”

    “诺!”黑山诸将一脸喜sè的各自约束自己的部众。

    “大帅,在城门口发现了这三个人!”张燕吩咐完了诸将,却见亲信小校指挥着几个人压着一个公子哥儿两名身着盔甲的武将,向自己禀报。

    “这三人是谁?”张燕问道。

    “小的不知,只是遇到这三人时,三人皆不知被何人打晕扔在南门!”小校禀报道。

    “弄醒他们!”黑山诸将约束部众颇费时间,张燕感觉这三人或许就是解开自己心中犹疑和粮仓空空如也真想的关键。

    “啊!你们这群恶贼,快快放了本公子,否则我父亲大军一到,让你们皆成齑粉!”一晚上被折腾的两次晕过去的袁尚几乎快要哭出来。

    反而是吕氏兄弟,在醒过来后一言不发,一脸的懊恼之sè,愧疚的看着同样被绑成粽子似的袁尚。

    “你父亲?”张燕听到袁尚这般说,凝视了袁尚一会,笑道:“你父亲莫非是袁绍么?”

    “正是!”见张燕说出袁绍的名讳,袁尚一挺摇杆,傲然道:“我父亲的大军就在附近,你们识相点快把我放了,把军粮如数送回还则罢了,否则我父亲定让你们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军粮?”张燕的眼睛一眯,顿时明白了。在黑山军攻破邺城之前,肯定有其他势力先一步进到邺城,搬空了粮仓。张燕想都不用想,联系到吕布之前的奇怪要求,要是再不明白给吕布当了挡箭牌,那张燕就真是傻子了。

    “哼!”张燕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声,就算是知道了是吕布军的诡计又能如何,吕布三千兵士硬生生的让他们三天不敢动弹,难道还能去向吕布要军粮么?

    好在吕布军没有做的太绝,至少城中的世家大户还给咱们黑山军留着呢,奈何不了吕布的张燕只能这样聊以自慰。

    “大帅!这三人怎么处置?是不是……”小校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吓得袁尚连忙大声叫道:“你们要干什么?这是要和我父亲袁公结成死仇么?”

    不得不说袁尚的确是有些急智的,这些话确实令张燕心中一动。

    虽然和公孙瓒是同盟,但这个世道最不可靠的就是同盟二字。若是袁绍真的被公孙瓒击败乃至吞并,那公孙瓒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就是自己这个盟友黑山军了。到时候别说是给资助给军械了,对于黑山军十分熟悉的公孙瓒不在击溃袁绍之后马上回戈就已经很正人君子了。

    “你们不就是要粮食吗?邺城被你们搬空,可我父亲军中还有不下十万石的军粮,若是你们能饶我xing命,或者同我父亲结盟,我父亲一向喜欢结交豪侠之士,比公孙瓒那老儿可大方的多!”袁尚见张燕被自己说动,更加卖力的表现,试图令张燕相信自己的说辞,反而将之前怀疑秦旭等人不是黑山军的事情放之脑后!

    现在邺城中已经乱了套,哭喊声惨叫声响彻夜空,邺城中的世家大族大部分家兵都被太守粟成征调用来守城,已在同黑山军巷战之中消耗的差不多了,各自家中留守的护卫本就所剩无多,又哪里经得起黑山贼这般折腾。

    粮食,金银,钱币,女眷,凡是被黑山贼看上的东西,都被强行抢走,稍有反抗,就是一刀。这些平ri里养尊处优的老爷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吓瘫的不少,直接被吓死也有几个。

    也许是黑山贼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或者是张燕之前特别是吩咐,只要不是世家大户,黑山贼一概秋毫无犯,倒是为ri后袁绍围剿黑山贼时制造了不少的麻烦。

    “秦旭,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黑山军会来?故意瞒着我?”众人浩浩荡荡的开往河内,已经逐渐听不到喊杀声,吕玲绮一直皱着眉头的小脸才闷闷的问秦旭道。

    “我的大xiǎo jiě啊!”秦旭叫起了撞天屈,道:“你那天晚上不是都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么,怎么还这么问?”

    “我没听全不可以吗?”大xiǎo jiě的傲娇劲头上来,令秦旭连连败退。

    “秦旭,这次你可把许攸坑惨了,若是被他知道,估计绕不了你!”高顺看着数千匹战马和战马上一袋袋的粮食,难得好心情的同秦旭开起了玩笑。

    “许大先生估计现在没心思想这些了,邺城城破,他许子远难辞其咎!我们也不是没截击黑山贼啊,不是脱了三天吗?主公三千骑兵去抗号称十万的黑山贼,完全说得过去了!”秦旭撇撇嘴答道“只是弄这么多粮草战马回去,张太守那里恐怕要费一番说辞了,袁绍也许会找他麻烦!”

    “无妨,你以为张太守能在袁绍眼皮底下主政河内,能是一般人物么?”高顺冲秦旭眨眨眼,彼此心照不宣。

    “只是可惜了邺城的百姓了,平白受此战祸牵连!”看着邺城方向冒出的通天大火,吕玲绮突然说道。

    “黑山军能在河北立足,一向不会伤及无辜百姓,玲儿不必担心。”高顺淡淡的说道“至于那些世家大族,平ri间为非作歹者众,黑山军能给他们点教训或许城中百姓还暗暗高兴呢。”

    高顺安慰人的水平着实不咋滴,一番话说出来,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只是不知道黑山退去之后,这些世家大族见平民百姓家没有被波及,又要生出什么法子来欺负那些无辜百姓呢。”吕玲绮发出了不符合她年纪的一声叹息。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秦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被吕玲绮看怪物似的盯着,有些赧然。

    “不好,这不是黑山贼的军号,是袁绍军先登营的冲锋号!”秦旭和吕玲绮大眼瞪小眼,高顺却皱眉听了听邺城方向隐约传来的声音,道“我们得加快行军速度了,否则袁军发现了城外马场被劫,肯定四散探查的,我们可瞒不了多久。”

    “看来袁绍赶来的还挺及时啊!”秦旭哂笑道,躲开了吕玲绮亮晶晶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