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怀城之下

    ;

    青州牧,左将军?

    看起来袁绍之前拉拢吕布的态度,还是很有诚意的,虽然份诚意的含金量差强人意。阅读 ..

    袁绍听从了逢纪和审配的建议,和吕布结亲,间接控制吕布给他卖命。于是开出了青州的价码,委托逢纪来河内同吕布谈判。

    “袁本初果然这般好心?”听秦旭说的痛快,吕布反而有些迟疑,道:“冀州同青州接壤,袁绍雄心又大,怎会将青州让给吕某?”

    “袁绍的好心自然有限,所谓青州牧不过是一个名头罢了。”秦旭倒是了解过这个时候青州的乱状,对吕布说道:“袁绍的死对头公孙瓒任命青州刺史田楷占据东武阳,又有同窗刘备占据平原郡,另有好友孔融占据北海郡,徐州陶谦也同公孙瓒关系暧昧,境内有有黄巾肆虐,可谓内有隐忧又四面临敌,袁绍上奏朝廷表主公为青州牧,哪里又有什么好心?”

    “袁绍这是想让吕某为他挡住敌后?”吕布很快便反应过来,悻悻的说道。

    “若是大xiǎo jiě真同袁尚结亲,主公还就真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不过现在嘛!”秦旭冷笑道:“主公武力天下无双,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在袁绍看来不过是一片飞地的青州,却正是主公求之不得之所,送到嘴边的肥肉,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不吃可不太好。”

    “听高顺说你小子在来河内途中,倒是显露一身的好厨艺,这比喻倒是很恰当。”吕布指了指秦旭,说道:“只是我等已经将袁绍得罪狠了,袁绍恐怕不会承认这诏书吧?”

    秦旭听到吕布的疑问,知道吕老板是又想得好处还不想落下话柄,笑道:“主公能封青州牧,明明是朝廷为表主公诛董之功,于袁绍何干?这印绶之上,可有他袁本初的字号?”

    “言之有理!”吕布拍板做下了决定。因先登营校尉张南失踪,顾及到袁绍得知消息,恼怒之下来攻,平白连累张杨,便令全军起拔,返回河内,去青州上任去也。至于困于黑山的袁尚和吕氏兄弟,吕布是一点兴趣也欠奉。

    来时疾奔,又忙乱了一夜,纵使是jing锐兵士也略显疲惫,回程却是用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才在第三天午时左右,赶到怀城之外,却正巧碰上了率军来迎的张辽。

    从张辽的叙述中得知,原来那ri张辽成廉将逢纪许攸堵在了房间之内,搜出了袁绍在未知邺城真想之前给吕布的“诚意”,偌大的动静惊动了张杨。在得知了逢纪许攸二人的yin谋之后,张杨也没有多说其他,连夜派人叫开城门,放张辽等人出城,派亲随将信函包裹送到吕布手中,又瞒着河内诸将,将吕布的家眷送到了城外吕布的军营之中。做完这些之后,却是令杨丑等将率兵关闭城门,严令不许出兵,做出一副固守怀城与吕布决断之势。

    “真是为难稚叔兄长了!”吕布难得的露出一丝愧sè,看着怀城城墙之上,寻找熟悉的身影不得,喃喃道。

    “张太守这是为何?难道是怕受主公连累,才禁闭四门?”宋宪满脸疑sè,自复归吕布之后,似乎一切对吕布不利之人,都成了他的怀恨对象。

    “宋将军莫要胡说!张太守这是告诉我等,袁绍已经对主公动了杀念,怕是要发兵来攻了。”秦旭神sè复杂,慢慢的说道。

    若是其他人敢说宋宪胡说,早已令这大汉勃然大怒,但偏生是秦旭,刚承了秦旭人情的宋宪只能无奈将这口气吞下,脸上还努力凑出一副笑容。

    秦旭倒是没有在意宋宪的举动,对于张杨这名扬汉末的老好人,秦旭除了感叹他同吕布之间的情谊之外,之前并没有生出什么感触,反驳宋宪的话,也是不想这刚刚复归的将领令吕布心生嫌隙。

    “不好!”宋宪的话却是令秦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顿时一惊。心中挣扎之下,不知道该不该对吕布说起。

    “秦旭,你这是什么表情?有话就说!”吕布并没有注意秦旭和宋宪的对话,正待命令张辽率兵会同其余兵将和家眷拔除怀城外军营离开河内,突然见秦旭盯着怀城城墙凝视不语,满脸纠结的模样,不由得疑问道。

    “主公!”秦旭深吸了一口气,刚张了张口,却又发现无从说起,却见怀城突然门开,河内诸将之首杨丑拍马出城,满脸谄笑的来到吕布面前。

    “吕将军,我家太守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对您单独讲,希望您能随末将进城一趟!”杨丑本就生的十分狰狞,却偏偏做出这等姿态,令吕布心中顿生厌恶,但听到张杨说有话要同自己单聊,便想也不想,就要随之进城。

    “主公且慢!”秦旭突然说道。

    在吕布疑惑的目光中,秦旭冷眼盯了杨丑片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张太守封闭怀城四门,此举已经形同与我家主公吕将军割袍断义,又有何好说?”

    “秦旭,你!”听秦旭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吕布脸sè一凝,就要发怒,却突然看到秦旭眼角微微上挑,似乎别有深意,便强忍怒气,满面铁青的没有说下去。

    “秦主簿此言差矣!”杨丑曾经在军帐议事之时见过秦旭,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官职不大,却能影响吕布的举动,也不敢怠慢,笑道:“现在怀城中路人皆知吕将军恶了袁公。我主张杨托庇于袁氏,自然要避嫌,这才关闭城门。只是我主毕竟同吕将军私交甚笃,送吕将军家眷出城时,却是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未讲,为了避免袁公耳目,这才请吕将军单骑入城,以吕将军之武力,秦主簿莫不是还要担心我主要害吕将军不成?”

    杨丑虽为武将,但毕竟是河内诸将之首,这番话说得是条理清楚,滴水不漏,对吕布恭维的同时竟然还能暗中算计秦旭,竟是听得吕布频频点头,不过出于对秦旭的信任,吕布虽然颇为焦急,依旧没有移步。

    “果真是张太守邀请我家主公么?”秦旭微微一笑。杨丑的话太完美了,几乎没有一点纰漏,似乎针对吕布的xing格脾xing早就已经演练过千百遍似的,每一句话都说道了吕布的心中。

    “秦主簿有所不知。”杨丑面sè镇定,眼中却露出一丝焦急之sè,道:“我主得到消息,吕将军袭击邺城之事,袁公尽知,已然派遣大军ri夜兼程赶来河内,怕是不ri就到,我主请吕将军进城商议的,就是关于如何向袁公解释的。时间紧迫,还望秦主簿莫要再无理取闹了。”

    杨丑话说到最后,已经有了几分不耐烦,吕布也愈发心焦,只是看到秦旭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勉强忍住没有说话。

    “主公节哀!”秦旭笑着摇了摇头,拉着马缰向吕布身后走了几步,突然说出了令吕布和杨丑同时大吃一惊的话。

    “秦旭,你此言何意?”吕布鹰眸怒瞪,扭头看向秦旭。

    “主公,快擒杨丑!迟则晚矣!”秦旭不理吕布的怒视,反而指着脸sè大变扯马yu逃的杨丑,大叫道。

    “杀!!”

    吕布还未缓过神来,只见之前插满“张”字大旗的怀城城墙之上,突然想起一阵炮响,一排排身着袁绍兵甲的兵士突然站起,手中拿着的,赫然正是差点令吕布吃亏的先登劲弩,而城门之上,竖起的一面大黄旗帜之上,一个大大的“审”字,迎风而立。

    “啊!”吕布顿时明白了秦旭话中之意,顿时一惊,只可惜晚了一步,杨丑见被秦旭识破,拨马便逃,已然快到护城河边,而怀城大门也已经斜斜升起,只待杨丑跃马而入,便要关闭城门。

    “主公不可!”

    “杨丑小儿!竟敢诳我!”吕布顿时大怒,不顾秦旭的叫声,纵马向杨丑冲去。

    “吕布终于上钩了!”城墙上的审配面带嘲讽,见吕布仗着赤兔马快,只一息之间,就已经赶到了杨丑背后,冷笑道:“放箭!”

    “主公小心!”见秦旭没有喊住吕布的身形,张辽高顺二将纵马而出,就要去接应吕布。秦旭突然看到城墙上大旗之下一人手轻轻一挥,顿时心中一凛,大声示jing道。

    “嗖!嗖!嗖!”

    怀城城墙之上的近百名手持先登劲弩的兵士,又岂是魏续那二十余名亲随可比。秦旭话音刚落,只见天光之下,突然出现了一片银幕,闪着刺目的七彩光芒,shè向已然冲到护城河边,擒住杨丑的吕布身上。

    “主公!?”秦旭怒喝一声,心中一片冰凉。城墙上那些人手中的巨型弩弓,秦旭曾在太行山首的吕布行营中见过,据吕布说,这种巨弩一次可shè五只弩箭,威力无匹,他差点就伤在这种弩箭之下,那还只有二十具,可现在,怀城城墙上却足足有上百具。

    五百多支弩箭,对准了吕布,就算是吕布霸王复生,怕是在这种神兵利器之下,也难逃弩箭穿胸之厄。

    秦旭下意识的转过身,不敢去看,背心都被瞬间惊出的冷汗浸透,难道因为自己的到来,虽然改变了吕布弃长安之后的历史轨迹,不必再像之前那般流落各地,但却要在怀城之下,身死命消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