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慢刀割肉,两面通吃!

    “你们愿意割让十座灵岛?你一个小小筑基修士,能做得了主?”

    毕方听了简雍此言,顿时大喜。

    它这十多年来袭扰北方人族的灵岛,抢掠了很多灵物财货。

    但从未真正夺取任何一座灵岛。

    毕竟,袭击一座灵岛容易,可是要守住一座灵岛太难了。

    东海妖族缺乏人族的守岛大阵,无法坚守灵岛。所以才会在人族的长期攻势下,不断的丢失灵岛,被人族蚕食众多灵岛地盘。

    它要是派出妖兵妖将去守岛,袭扰战就变成了阵地战,很容易被人族修士抓住战机,造成惨重的损伤。

    所以毕方只破坏,不敢占领灵岛。

    这次,要是北方人族要是愿意割让十座灵岛给北方妖族,这对它这位北方妖族大首领来说,也算是一个足以拿来在东海妖界炫耀的战果,大涨它的脸面。

    也省的东海妖庭和妖皇王朝的妖修们,讥讽它在北方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像样的战果。

    “小人前来出使之前,众位世家家主曾经交代过,最多可以让出十座灵岛给妖族,以重新修好北方世家和北方妖族之间的关系,保持双方之互不侵犯的默契。”

    简雍恭敬道。

    其实,也谈不上让出。

    因为这十多年北方妖族的频频袭扰之下,已经有少数中底层的金丹岛主不堪其扰,主动放弃了灵岛,撤回了北域仙城,甚至离开了北方海域。

    已经有一些小灵岛被荒废掉,既无人在岛上居住,更未去栽种灵草药和采矿。

    废弃的灵岛,若是无法种上灵草药,那便跟荒岛一样毫无价值。

    众北方世家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把十座废弃的灵岛还给妖族,以换取他们这些世家不受袭扰的安宁环境。

    “那你们可正式签下文书,割让十座灵岛?”

    毕方兴奋道。

    “不,这不行,我们只能默认你们的占领。大妖王可以派出小股妖兵攻打下十座灵岛,我们便佯装不敌撤离,并且保证不再进入这些岛屿。若是留下正式文书,必被我人族无数修士痛骂,反而无法割让这些灵岛。”

    简雍连忙道。

    “也罢,既然如此”

    毕方寻思了一下,它图的也是一个面子,也不是非要这文书不可,正欲答应下来。

    “慢着!”

    苏尘此时却是冷哼一声。

    他这几年对北方修仙界的情况,了如指掌。这些北方世家心底在想什么,自然是一清二楚。

    苏尘冷道:“我妖族要这区区十座灵岛有什么用?!你们北方人族手里的不少灵岛已经荒废,担心我妖族袭扰,不敢驻扎人手。时间久了你们自己也会放弃这些灵岛,何须你们故作大方的割让!

    你们世家想要和我北方妖族达成互不侵犯的协议,除了这些灵岛之外,必须答应另外一个条件,那就是每月交五百株三阶灵草药,我北方妖族便不会动你们北方世家的灵岛。”

    “每月五百株三阶灵药?”

    简雍愕然吃惊,额头上不由密布汗珠,他也不敢讨价还价,只是吞吞吐吐道:“这,这个数量太大小人无法做主,我得回去问众家主。”

    每月五百株三阶灵草药,至少要生长四五百年之久,而且这个份量不是一般的大,价值不下数百万块灵石。

    这还是仅仅一个月的份量,以后每月每年都要“上供”。

    纵然是北方十大世家的雄厚财力,也吃不消。

    “嗯,你回去问清楚吧。”

    苏尘喝了一盏猴儿酒,淡淡道。

    “是,小人这便回去。金鳞天妖、毕方大妖王,告辞!”

    简雍忧心忡忡,向金鳞天妖和毕方大妖王告辞而去,离开海上荒岛的小妖营,回去跟众世家家主们复命去了。

    毕方这才疑惑的朝苏尘问道:“义兄,每月五百株三阶灵药,这个胃口似乎大了点,怕是他们不肯答应。其实十座灵岛也差不多够了,反正都是白捡来的便宜。万一北方世家恼羞成,我们双方的默契协议便无法维持下去了。”

    寻常金丹妖修,若是每月能在东海妖界内寻找到一二株三阶野生灵草药,都会欣喜若狂,足以用上数月。

    事实上,大部分金丹妖修一年都未必能采摘到一株三阶灵草药用来修炼,只能靠着夜里吞吐月华来修炼,修炼进展颇为缓慢。

    这些北方世家若是每月上供五百株三阶灵药的话,那它和手下数百计的金丹妖修们都不用出去辛苦搜罗灵草药,坐享其成便是。

    “无所谓!他们不给,我们便自取!这些人族世家积累了上千年,一个个肥的流油,何须替他们节省。怎么,毕方老弟不敢跟他们北方世家血战一番?”

    苏尘眸中寒光,冷道。

    这些北方世家已经不仅仅是扯后腿,暗中推翻他这位副盟主,这么简单了。

    胆敢私下勾结妖族,祸害灵岛同盟的中底层金丹岛主,这可是大罪!

    不给这些北方世家们一些惨痛的教训,他们是不懂得收敛。

    “金鳞天妖所言不错!”

    “他们若不给,我们自取也是一样!有金鳞天妖和毕方大妖王两位大首领在,有哪座灵岛能够防得住我们的袭击?!”

    众金丹妖修们轰然大笑。

    “不是不敢就是怕妖族弟兄们损失太大。”

    毕方尴尬的笑了笑,有些无力。

    它隐隐感觉到,金鳞天妖比它更狂热好战。

    众小妖部族的金丹妖修们,也更热衷于追随金鳞天妖。

    这局势似乎已经脱离了它的掌控,偏离了它“袭扰人族,避免血战,保存实力”的初衷。

    但它也不敢去顶撞触怒金鳞天妖,以金鳞天妖如今的实力和将来的潜力,一旦加入东海妖庭,立刻便会成为东海妖庭最强的大妖王。

    简雍回到北域仙城,面见众家主,禀明了北方妖族那边的情况。

    北方妖界除了毕方大妖王之外,又多了一位金鳞妖修,而且它的地位明显比毕方大妖王高出一大截,以“天妖”自居。

    正是这位金鳞天妖,强烈影响了毕方大妖王的行为和态度,导致毕方亲自出手袭击了简氏灵岛。

    “金鳞天妖?”

    “这东海万族,以妖鱼一族数量最为庞大难以计数,也是最为低等的妖族。没想到妖鱼族之中出了一尊如此强悍的金鳞天妖,倒是稀奇!”

    “毕方大妖王如此倨傲的上古禽族妖修大首领,居然也甘愿拜这金鳞为义兄?”

    众北方家主们颇为震惊。

    他们此前,并未听过有这么一位金鳞天妖出现过,显然是最近一年才冒出来的,出现在北方海域。

    东海万妖部族,每年都会突然冒出几个厉害的妖王。

    这金鳞天妖,如果真的像简雍所说的话,恐怕是最近数千年以来,最强的一位金丹妖修了。

    “简雍,你在毕方身边,可发现有人族细作?”

    桂芝瑗问道。

    “并未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毕方大妖王的身边,倒是有一名蟹妖、虾妖,几乎贴身伺候。但它们极其低贱,跟奴仆差不多,根本无力影响到毕方大妖王对我人族的行为和态度,发现强烈的逆转。”

    简雍仔细回忆了一下,摇头道。

    “这么说来,毕方的大变,只是跟这金鳞天妖有关。或许,苏副盟主提前发现毕方对付简氏灵岛的行动,或许只是一个巧合。你继续说!”

    桂芝瑗沉吟。

    简雍这时硬着头皮道:“我起初是准备按照诸位家主的吩咐,以十座灵岛为代价,换取毕方大妖王和金鳞天妖的承诺,和我北方世家互不侵扰。

    但是那金鳞天妖觉得不行,开出另外一个条件,要求每月五百株五百年份的灵草药,才会继续和北方世家保持互不侵犯的默契。”

    “什么!混账,这岂不是等于要我们每月上供给它!”

    简春荣家主大怒,拍案而起。

    “这金鳞天妖,简直是欺人太甚!”

    众家主们气的脸色铁青。

    上供,这是臣子对君王,才需要如此。

    这金鳞天妖若是让妖族的金丹妖修们上供倒也罢了,居然让他们这些人族世家给它上供,简直过分。让他们北方世家的脸面往哪里搁?

    如果上供数量很少,他们咬牙忍一忍,也可以不要这脸面。

    但是,数量高达五百株三阶灵草药之多,简直是砍他们臂膀。根本无法做到。

    “割让灵岛,从放弃的灵岛里面挑几座便是,对我们也损失不大。但是每月五百株三阶灵草药,这可是一个极大的数目,抵得上百名金丹修士每月修炼的灵草药用度了。这简直就是要趴在我们身上吸血!”

    贾淞家主愤恨不满道。

    “既然金鳞天妖胃口如此大,咄咄逼人,那就撕毁过去的默契协议,血战到底!”

    “谁怕谁啊!”

    众家主们憋着一口气气,纷纷道。

    北方十大世家,终于商议出了一个结果,北方世家要和北方妖族真正开战。

    此外,当初北方世家想要夺副盟主之权,也是为了行事方便,掌握主动权。既然北方世家和毕方撕毁了这份默契协议,他们也不是非要惦记着副盟主之位不放。

    北方世家终于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不再暗中阻挠苏副盟主,协助苏副盟主率领北方众金丹岛主们,对北方妖族展开打击。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

    北方的战况明显激烈,局势迅速的恶化。

    以苏尘的幼鲲分身、毕方大妖王为大首领的北方妖部金丹妖修,盘踞辽阔的海域,布下众多小妖营,四处出击。

    以苏尘真身和北方十大世家为首的北方人族众金丹岛主、无数底层筑基修士们,据守着北域仙城和众多灵岛,和妖族们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他号令妖修们专门挑北方世家的灵岛进行打击,打的众世家们痛不欲生,跳脚大怒。

    苏尘又调动愤怒的北方世家,率领众金丹岛主们攻打毕方的众多小妖营,拔掉了许多深藏不露的据点,北方妖族也损失惨重。

    苏尘每次亲自出手突袭小妖营,必定是一场大胜,令北方人族大振。而苏尘幼鲲分身反击人族灵岛,也必定是大胜而归,令北方妖族欢呼雀跃。

    只是,苏尘和苏尘幼鲲分身之间从未相互交手,会相互错开,避免遇上。

    数年下来,双方各有伤亡。

    犹如慢刀割肉,总体实力都损耗颇为严重,被削弱,不断下降。

    然而苏尘在北方人族的威望,苏尘的幼鲲分身北方妖族的威严,却随着各自的大胜而归,都在扶摇直上,与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