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突飞猛进,金丹后期!

    幼鲲目前依然在快速长肉阶段。

    这三年来,大量吞食灵鱼灵虾,又从北方世家的灵岛抢来众多的三阶灵草药,都是极其滋补之物。

    它鱼躯已经成长到二十里,异常庞大。

    它这一妖一顿吃的份量,足足是上百名金丹妖修吃的总和。

    所吃的营养几乎全在鱼躯上。

    它短短三年内,肉身从金丹四层跨越金丹六层,即将踏上金丹后期。

    苏尘的金丹莲子元神修为,也停滞在金丹六层多年,一直寻求突破。

    这日,苏尘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有突破的征兆。

    他对毕方道:“我今日似乎有突破境界之征兆,需去找处地方隐居闭关一段时间。短则半载,长则数年。跟北方人族争斗一事,暂且只能你自己去办了。”

    “又要突破了?小弟,恭送义兄!恭祝义兄闭关大成。”

    毕方吃了一惊,率众金丹妖修,恭送苏尘离开,眼眸中尽是羡慕之色。

    它这些年的修为几乎没有多少变化。

    这金鳞天妖简直太猛了,又能打又能吃又能修炼,短短三年从金丹四层突飞猛进到金丹六层,一年破一层境界。

    估计一次闭关就能踏上金丹后期,才金丹期就逆天到这种程度。

    若是金鳞加入东海妖庭,夔牛大妖王也挡不住,必登位第一大妖王。

    一旦突破元婴之境,必成东海妖界的一尊恐怖存在。

    “天妖慢走!”

    “小弟们等天妖回来,带领我等妖修征服北方,大展宏图!”

    众妖修们纷纷恭送。

    毕方看周围众金丹妖修猛拍马屁,心中觉得颇有些不是滋味。

    它手下的这一群小弟,这几年不知不觉变成了金鳞的小弟。

    金鳞说一句话话,绝对比它这大妖王还好使。

    它不敢和金鳞义兄争锋。

    不过,它还是决定趁着金鳞义兄闭关修炼的这段时候,增加一下自己的威望。

    它决定带众妖去袭击北方灵岛。

    东海!

    深处,某座海底千里大裂缝的峭壁,一个幽深的洞窟内。

    幼鲲大口一吞吃了无数灵鱼灵虾,吃饱喝足,便潜入此洞窟开始闭关。

    数月之后。

    幼鲲分身,毫无悬念的突破金丹后期。

    苏尘的金丹莲子元神,时隔多年,也终于踏上金丹后期第七层。

    “终于金丹后期了!”

    苏尘大喜。

    金丹后期,堪称是金丹境修士的顶尖层,能够踏上此境界的金丹修士不足十分之一。

    他离元婴境界,也越来越近。

    不过,他现在收集到的突破元婴的灵物机缘还不够,只有五成机会踏上元婴,还需要再去找些回来。

    而且,阿奴这些年一直在城主府闭关苦修,也颇有进展。需要帮她也多找一点元婴机缘。

    北域仙城,城主府。

    苏尘接到一封灵岛总盟王紫阳盟主的亲笔来函,询问北方修仙界的近况。妖族之患是否平息?各个灵岛的种植情况如何?

    信中隐晦的提及,中东部防区承压巨大,损失严重。

    苏尘仔细斟酌了一下此信的来意,哑然失笑。

    “王师兄这是希望北方能给他一些支援,又不好意思开口?

    当年他可是一点人、财都没给,给自己安排个副盟主的位置,便直接打发到北方来了。现在若直接开口,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只能诉苦,隐晦暗示一下。”

    苏尘不由寻思起来,自己下一步该如何动手。

    北方的袭扰战旷日持久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年。

    他左手利用毕方打击北方大世家,削弱其根基。

    右手拉拢北方世家打击毕方和妖族。

    在北方人族和北方妖族之中,已经建立起了很高的威望,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也是时候让毕方大妖王从北方海域滚蛋了。

    令北方防区修养生息一段时间,向中部防区提供一些援助。

    不过,他打算暂且留毕方一条性命。

    他的最大敌人,从来都不是这毕方大妖王,而是元婴后期的妖皇蛟敖。

    在归墟之眼,他的元神和白卜灵龟分身,差点就被蛟敖给一枪毙命,小命丢在归墟。

    他和蛟族的仇不共戴天,化解不开。

    蛟敖是妖族元婴境第一高手,整个东海人族元婴难逢敌手。

    以前还有人族老祖姜东冉压制着,没有冒头。现在这些年更是肆无忌惮,在东部防区压着人族打。

    自己幼鲲分身虽金丹后期,几乎可横扫金丹一片,但也依然没有足够的把握对付这妖皇蛟敖。

    只有尽早踏上元婴境界,方有必胜的机会,击败这妖皇蛟敖。

    至于驱逐毕方大妖王,苏尘不打算本尊动手去攻打妖营,动静太大,恐怕要死伤无数。

    只需让白卜灵龟分身出手吓破它的胆便行了。

    东海,某座隐蔽的大妖营。

    此营集结了近五六十名金丹妖修和数万筑基妖兽,由毕方大妖王亲自率领,准备这几日去袭击一座人族大灵岛。

    妖营内外,为防备人族偷袭,戒备森严。

    数百里方圆众多一队队的海妖兽在巡视,几乎连一条小灵鱼都溜不进来。

    临近大营,更是有多名金丹妖修亲自守卫。

    飕!

    一道白色妖影,手持一柄十丈长的血珊瑚战戟,无声无息的穿过了外围屏障,出现在大妖营外。

    它冷漠的站在大妖营外,等着众妖出来。

    一股冲天的血煞之气,顿时惊动了整个妖营。

    众金丹妖修们察觉到充满敌意的妖气,纷纷冲出大营。

    “白卜!”

    “东海妖庭首席大妖王!”

    “它不是据说被妖皇蛟敖亲手击杀?怎么还没死?难道蛟敖也杀不死它?”

    “白卜大妖王,它居然敢独闯一座大妖营。”

    数十名金丹妖修们骇然失色,一时间无妖敢出手。

    多年前,它们还曾和白卜称兄道弟。

    当年白卜首席大妖王,那可是以一己之力,当着数百位金丹大妖王的面,诛杀蛟霑太子,灭了多目金蜈和三头海妖蛇。

    后来白卜失踪。

    东海妖界有传言,据说白卜是叛徒细作,妖皇蛟敖这元婴老妖亲自出手,将白卜这金丹境第一大妖王给暗杀了。

    但是谁也没见妖皇出手,没见白卜的尸体,不知真假!

    此传言,闹得灵龟族和蛟族势同水火,灵龟族元婴老祖公然宣称蛟敖在污蔑白卜,和蛟族势不两立。

    妖皇王朝和东海妖庭也一直貌合神离,私下都有戒心。

    但妖皇蛟敖也从不解释,似乎默认了杀了白卜。

    白卜虽消失十余年,但在东海妖族的余威犹在。

    毕方大妖王从营内冲了出来,难以置信,“白卜,你还活着?”

    苏尘冷哼,“那日归墟之行,蛟敖卑鄙的出手袭击我。侥幸伤而不死,逼得我远遁北方,修养了数十年才养好伤。

    你堂堂东海妖庭位列前五的大妖王,居然当了妖皇的走狗?我今日,便清理门户。”

    毕方大妖王心虚,它是收了妖皇蛟敖的好处,才会来带着东海妖庭的众多小妖部族这北方闹事。

    它可不敢独战白卜这灵龟圣子,不由急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上啊!我们这数十妖修,还怕它一妖不成。”

    “滚!否则连你等一起杀!”

    苏尘厉喝,妖眸扫过众金丹妖修。

    众妖心惧,不敢动手。

    在东海妖庭,白卜的地位,可比毕方大妖王高的多。

    妖皇说白卜是人族细作,但是也没有证据。东海妖庭也并未将白卜除名。

    很多妖修都觉得,这是妖皇蛟敖在污蔑,想要以此为蛟霑太子报仇。

    苏尘厉啸一声,瞬间出手,手持血戟,杀向毕方。

    毕方惊惶,在手下妖修面前不敢不战,连忙应战。

    苏尘提枪猛刺,毕方一招也接不住,只能逃,被乱枪刺的乱飞。

    毕方大妖王一震双翅,无数飞羽脱体而出,化为千道凌厉的三阶妖器飞刃,漫天飞羽,无孔不入的斩向苏尘。

    苏尘以白龟甲护体,乱枪一搅,漫天凌厉飞羽被搅的纷纷粉碎。

    “白卜,你休要猖狂!可惜我义兄今日不在,否则它必收拾你!”

    毕方被打的哭爹喊娘,恨不能多出双翅膀来。

    众金丹妖修们面对这凶悍的白卜大妖王,慑慑发抖,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却见一道鱼妖影出现,从远方极速飞来。

    “何方妖族,敢在此地放肆!”

    那鱼妖霸道无比,一拳翻江倒海,掀起数百丈巨浪,朝白卜轰出。

    白卜连同血戟被一拳轰飞出数十里之外,它神色惊骇,转身便飞逃。

    鱼妖救下毕方,并未追击,看向毕方:“义弟,刚才那白色龟妖是何来路,居然有些厉害,能受得住我一拳!

    若非我回来及时,你这性命今日恐怕就交代在这里了。”

    “天妖!”

    “您老可算回来了!刚才毕方大妖王差点就被杀了!”

    众金丹妖们纷纷拜伏,七嘴八舌,纷纷恸哭流泪。

    “义兄,你可算回来了。那是白卜大妖王,没想到它还活着,潜伏在北方海域伺机杀我。”

    毕方浑身羽毛都快掉光,伤心欲绝,满脸哀色。

    这北方海域,它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上头有金鳞义兄在,它在众金丹妖修面前的威望与日俱减。

    白卜要杀它,它们居然畏惧不前,见死不敢来救。

    它跟人族打不过,这几年没占多少便宜,反而损失颇大。

    今天还被这白卜给打的它脸皮都没了,成了秃毛鸟妖。

    若非金鳞义兄出手,它今日性命不保。

    “唉,也罢。毕方老弟,你不如带妖族兄弟们回妖庭圣山去吧。

    白卜此妖颇为厉害,它随时可能回来,害你性命。”

    苏尘一叹,安慰了一番,给它指了一条明路,回东海妖庭,不再在北方海域兴风作浪。

    若是毕方继续留在北方,怕是性命不保。

    “我也不想待了,近日便回。义兄,你可去我们东海妖庭?你要加入妖庭,这第一大妖王的宝座,非你莫属!“

    毕方借酒浇愁,问道。

    苏尘听毕方邀请,心中一动。

    他依稀记得,东海妖庭瀛洲圣山有突破元婴灵物。

    苏尘沉吟片刻,应承下来:“我刚踏上金丹后期,正欲在东海四处走走,寻找元婴机缘。正好和你等一起去东海妖庭看看。“

    苏尘铁腕之下,将毕方一群北方妖修们,收拾的服服帖帖。

    北方世家这些年在幼鲲和毕方的袭击之下,损失很大,也早就对他这副盟主服软。

    随后,苏尘给总盟回函,北方妖患已经平,北方世家归心。

    他请求调回总盟,带领北方的一批灵岛荒废的金丹岛主和数万筑基修士回援总盟。

    灵岛同盟总部,王紫阳和众高层们无不震惊,不解。

    北方妖患这二十多年闹的厉害,怎么突然一夜之间,那些妖修们就消停了,无声无息就撤离了?!

    不过,苏尘亲自带一批金丹岛主和筑基修士回援总盟,却是解了总盟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