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真真假假

    ps:感谢书友最婆烦取名字六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的宗师

    江湖上的东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每天都有无数的消息传来,不过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就好比最近这段时间江湖上便传出来了一些消息,隐魔一脉的楚休,拜月教的圣女齐齐前往龙虎山抢夺一名叫袁吉的卜算大师,结果还引来了小天师张承祯出手阻拦,其原因便是对方卜算出来的一件至宝,一件隐藏在董家的至宝。

    有人说这至宝乃是上古传说中的绝世刀法,吞天灭地七大限中的一式,所以才引来了用刀的楚休。

    还有人说这至宝乃是上古传说中自天地间诞生的先天蛊虫噬天虫,所以被拜月教圣女所觊觎。

    更有人说董家拥有的其实是昔日道门祖师吕纯阳所留下的秘典,至于吕纯阳的秘典为何不在纯阳道门而在董家,这点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消息传的是越来越邪乎,说什么的都有,而且这件事情还不是胡编乱造,而是有着无数证人在的。

    当初那一战有许多人看到了,楚休连战天师府的张全宗跟张承祯,跟其战成平手,针锋相对,最后还有拜月教圣女掺合进来,不过貌似在楚休的手中吃了瘪。

    在有心人的调查当中,这袁吉的身份也都很清楚了,对方虽然号称是北燕第一相士,不过北燕那地方嘛,道门的力量少的可怜,甚至连一个拿得出手的道观都没有。

    天下道门的势力,六分在东齐,三分半在西楚,余下那半分才在北燕,所以说这袁吉虽然号称是北燕第一相士,但其实江湖上可以跟他相比的,虽然不多,但能叫上名字的,还是有一些的。

    楚休、张承祯和拜月教圣女为了这么一个家伙大打出手,除了消息中说的这点,其他人还真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虽然这则消息中的疑点很多,比如天师府既然知道袁吉大师卜算出了董家有重宝的消息,为何不将他给控制住带到天师府内,还让其在龙虎山下继续浪?

    比如拜月教既然也知道这个消息,为何非要让拜月教圣女来?随便派出九大神巫祭中的一个办事都比她利索。

    还有楚休,他可是在北燕呢,西楚的江湖都没听到风声,他是怎么知道消息,提前赶过来的?

    更为离奇的是这个消息本身,谁都知道想要当相士,最好是要管住自己的嘴。

    结果这袁吉卜算出了董家有重宝的消息,他还傻乎乎的泄漏了出去,难道真是像传言中所说,是他不小心在床榻间说漏了嘴,然后被他小妾的表弟的二姑的小姨妈给泄漏出去的?

    虽然这则消息不靠谱到了极致,不过还是那句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在短短的十多天内,董家所受到的关注度可是直线上升。

    此时在临近董家的小镇中,楚休正带着袁吉大师在包厢内吃饭。

    天下盟出手果然利索,只是传播一个消息,谢小楼甚至都没跟陈青帝去说,只是找了几名天下盟的执事,这件事情就立刻办成了,不留丝毫的尾巴。

    这就是的地头蛇的作用了,哪怕现在楚休在北燕想要造成这股声势都要去跟朝廷联手,而天下盟却是轻轻松松就给办到了。

    一旁的袁吉挑剔的扒拉着桌子上的酒菜,略有些嫌弃。

    小地方的厨子就是不怎么样,手艺太潮了一些。

    同时他对楚休还是有一些怨念的,设计就设计,拉上自己干什么?

    好歹他袁吉在江湖上也算是个人物,结果现在名声却是彻底臭了,一个嘴不严实的相士,谁敢来找他卜算?

    当然怨念虽然是有的,不过他却也不敢对楚休撒,反而是很狗腿的给楚休到了一杯酒道:“大人,董家估计此时已经懵了,您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楚休摇摇头,淡淡道:“还不到火候呢,董家好歹也是九大世家之一,哪里是会那么轻易就让人杀人夺宝的?

    一块金子被一个孩童拿在手中,会引来其他人的觊觎争抢,但握在一个壮汉的手中,只会让人羡慕嫉妒流口水而已。

    董家当然不是孩童,而是一个壮汉,还是一个拿着刀的壮汉。”

    袁吉想了想道:“大人是准备先把董家的刀给卸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不,是先让他手中的金子变成七宝琉璃,然后引来一群拿着刀的壮汉,还有贪婪的饿狼!”

    董家内部,董齐坤还有董家老祖以及十多名董家的长老以及实权武者都是大眼瞪小眼,一副懵逼的神色。

    这几天江湖上的消息传的太厉害了,等传到董家这里时,董家的人都是一脸懵逼。

    我们家族中什么时候有重宝了?还七大限,噬天虫,他们连毛毛虫都没见过好不好。

    不过外面的谣言传的太真了,真到让董家自己人都有些怀疑了。

    一名董家的执事忍不住疑问道:“老祖,我董家难道真有这上古的至强刀法七大限?”

    董家老祖的脸顿时一黑,直接一个茶杯就扔了过去,怒斥道:“你是猪脑袋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董家要是真有这种级别的刀法,早就拿出来给所有人修炼,早就该超越商水赢氏,成为九大世家之首了,还用在这里厮混?”

    那名董家的执事一缩脖子,没敢多说话。

    实际上这种事情也不好说,别以为家族当中就没什么私心了,万一谁得到功法隐藏起来自己修炼,或是为了名利,或是为了权势,这些都是常有的事情,也不怪董家自己人都怀疑。

    董家老祖环视一周,沉声道:“都给我收起那些小心思来!我再说一次,外面那些谣言,纯属子虚乌有!”

    说着,董家老祖看了董齐坤一眼道:“齐坤,让人放出消息去,就说传言都是胡说八道,根本就信不得。”

    董齐坤点了点头,立刻安排人去做。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之后,董齐坤皱眉道:“老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在算计我董家?对方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

    这些八卦消息对于现在的董家来说,并没有什么伤害,只不过成天被人窥视,有些麻烦而已。

    所以说散布谣言的这个人,纯粹是来恶心董家的?

    董家老祖摇摇头道:“搞不清楚,西楚江湖上,跟我董家有仇怨的人不在少数,谁知道是哪个搞出来的?”

    这时董齐坤忽然道:“会不会是楚休?这件事情他本身也是参与者,况且前些日子他非要来交易舍神玉,但却被我们拒绝,是不是他怀恨在心,弄了这么一出来?”

    董家老祖想了想,摇摇头道:“也不像,如果说是楚休的话,那拜月教圣女也一样有嫌疑,甚至拜月教的嫌疑要比楚休更大。

    毕竟现在我董家是站在正道宗门这边,跟拜月教为敌的。

    而且楚休此人虽然是小辈,但不得不说,对方能够成为隐魔一脉的继承人,甚至是年轻一代唯一可以跟小天师比肩的俊杰,其人还是有一些胸襟气度的。

    损人利己的事情他干过的,但眼下这件事情纯粹就是损人不利,他的心胸,应该还没小到这种程度吧?”

    董齐坤也是点了点头,老祖说的也有些道理,但若不是楚休做的,那还会是谁?总之这件事情有些扑朔迷离,董家暂时小心一些为好。

    之后的几天,董家对江湖上放出声名,说这件事情纯属子虚乌有,不过显然众多江湖人是不信的。

    你说没有便没有,谁信啊?甚至有许多人认为董家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而此时的楚休则是隐匿在董家周围,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同时也在等一个机会,一个给董家加把火的机会。

    董家临近十万大山,附近并没有大州府,只有一座小城,名为季城,算是比较繁华的,也有着不少来往的江湖人在此交易一些从十万大山中得来的灵药,或者是一些奇珍等东西。

    相比于一些丹药店铺,从这里淘得一些珍惜灵药,自行炼化,其实要比去丹药店铺买那些成品的丹药更加划算。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对灵药这种东西很了解,拿假货糊弄人的奸商可也不少。

    此时一名身穿华服,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在集市上打量街边那些叫卖草药灵药的摊贩,想要下手却又没有把握。

    他一身华服,看样子便是世家出身,跟这些打扮粗豪的散修武者显然不是同一个风格,但实际上,他除了这个身份和这身衣服,也不比这些散修武者好到哪里去。

    他是高陵董家的弟子,名为董云成,还是董家的嫡系,准确点来说,是以前的嫡系。

    董家的嫡系可并不固定,一切都是按照实力算的,你这一脉的实力强,你便是嫡系,反之,你这一脉没了强者,你便是旁系。

    董云成这一脉曾经还当过家主,不过之后便没出过什么高手强者,他父亲实力倒是还不错,甚至还跟现任家主董齐坤争夺过家主之位,可惜却是因为意外半路夭折,他这一脉就剩下他自己了,所以虽然名为嫡系,但其实过的还不如旁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