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五节 夹生饭,谁忧谁喜?

    沙正阳有些讶异的瞄了楚天澜一眼,对楚天澜又高看了几分。

    看来这位要给自己当办公室主任的角色很有分量啊,一下子就能揣摩出自己的心意来。

    虽然前天晚上饭局上自己若隐若现的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意图,但是能这么快就能拿出对策,也足见此人的不凡了。

    这也能显现出一些深谙本县内情的人物的价值,像霍丛峰和周素林之间的亲戚关系,和侯为贵的同学关系,尤其是前者,未必都人人知晓了。

    细细琢磨一下,沙正阳越发觉得这个建议的精妙。

    如果真的如楚天澜所说,霍丛峰这个人选就很有价值了。

    霍丛峰的性格也比较硬,做事也比较踏实认真,否则沙正阳也不会在霍丛峰和楚天澜之间一时间难以取舍了。

    现在霍丛峰如果到县建委主任位置上去了,自然也是要有一番作为的,葛铁柱再想要遥控指挥,按照他的意图行事,只怕就要碰壁吃瘪了。

    至于说能否获得袁成功的首肯,那就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看点了。

    周素林不会在现在的副书记位置上呆太久。

    如无意外,一年是一个极限。

    对于一个本来有望接任县长的副书记来说,资历、人望和能力都不欠缺,肯定要有一个安排,沙正阳相信市委组织部肯定已经有了安排,周素林自己肯定也心知肚明。

    经常听到有人说自己提拔是完全没想到,是组织考虑,自己根本不知晓,那都是自谦或者哄人的假话,自己能不能上难道心里没有点儿数?

    所以周素林一样很清楚他在真阳呆不了太久,而且也可以说,只要他自己不出原则性的问题,袁成功也挡不了他的道了。

    这种情形下,他要支持一个自己支持且符合他自身意愿的建委主任人选,可谓一拍即合。

    而且既然霍丛峰和侯为贵有这种关系,想必霍丛峰这个人选在袁成功和侯为贵那边也能接受。

    对于沙正阳来说,只要不是像高礼义这种纯粹充当葛铁柱傀儡的人选上,只要在工作上能拿得起来,他都可以接受。

    “唔,看来老霍是个很合适的人选啊。”沙正阳轻描淡写的点评了一句,没有再问这个问题,而是转到了县里工作上。

    楚天澜也知无不言,如果说上一次在饭局上大家都还有所保留,点到即止,这一次的谈话就有点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味道了。

    谈得很顺畅,双方都尽欢而散。

    离开县政府时,楚天澜知道自己已经符合了沙正阳的选人标准,正式结束了“考察”,只等下一步组织走程序了。

    ******

    “楚天澜?霍丛峰?柳彦到旧营镇担任党委i书记?”袁成功脸色有些复杂,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深得自己信任的组织部长,“你们组织部是怎么考虑的?”

    “县府办主任人选,本来部里边是考虑柳彦,备选人选是楚天澜和霍丛峰,但沙县长一口否定了柳彦,然后一番斟酌之后选了楚天澜。”侯为贵不卑不亢,言语气度很有精神,这也是袁成功最看重他的原因之一。

    “正阳否定了柳彦,是什么理由?”袁成功微微一哂。

    “没详细说,只说县府办主任需要协调各部门和基层乡镇,需要一个基层工作经验相对丰富的干部,大概是觉得柳彦基层经验少了点儿吧。”侯为贵平静地介绍道。

    “我记得柳彦也是在乡镇上干过的吧?还干过镇长,正阳还不满意?”这都是托词,袁成功很清楚。

    “呵呵,沙县长是这么说的,不过我个人觉得沙县长大概觉得柳彦太年轻,而且关键还是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子,他觉得有点儿不好开展工作吧?”侯为贵嘴角也难得的浮起一抹笑容。

    袁成功也笑了起来。

    全县哪个干部不知道柳彦身材火爆,容貌漂亮,性格泼辣豪爽,尤其是胸房特大,更是走到哪里都惹人注目,年轻的男性干部肯定都难免会受到“威慑”影响。

    “看来正阳也还是有怕的方面啊,我们县里女干部首先就把正阳给吓退了。”袁成功笑得很开心,先前的些许疑虑似乎也随之消失了,“嗯,既然正阳这么惧怕,那就按照正阳的意见办吧,霍丛峰呢?”

    对于葛铁柱肯定会在袁成功面前来埋怨诋毁,侯为贵也早就有思想准备。

    “老霍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原来在建委工作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也是我高中同学。”侯为贵没有遮掩什么,坦然道:“他这个人性格硬了点儿,但是作风踏实,工作敬业,对建设这一块业务也熟悉,我觉得他能胜任建委主任一职。”

    袁成功也有些头疼,他当然知道高礼义不合适,但葛铁柱找到他百般纠缠,弄得他也是为难。

    他也曾经想过干脆就让葛铁柱继续兼任,但是沙正阳、丁希慎乃至周素林都已经表明态度认为这样对工作不利,哪怕他是县委i书记,也不能在这种明显不利于工作的问题上固执己见。

    “为贵,老葛那里”袁成功咂了咂嘴。

    “袁书记,我觉得老葛有些过了,他现在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这几块工作,已经有些人说闲话了,像黎明珠和老辛这些恐怕都有意见,他现在还不满足,如果他不放心县建委这一块,自己多过问一些,他分管这项工作,就算是老霍担任主任,那也不是还得要先向他汇报?”

    侯为贵很显然也对葛铁柱很不满意,他知道葛铁柱深得袁成功的信赖,但那又怎样?

    袁成功作为县委i书记首先要保证是不影响到工作,不影响大局,你葛铁柱事事都从自己私心出发,这怎么能服众?他作为组织部长也不可能逆流而行。

    袁成功当然明白侯为贵的意思,左右为难,他本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这事儿葛铁柱是真的把他给缠烦了,所以才信口就答应了,但现在却成了两难之局。

    “还有,老葛推的高礼义这个人,沙县长或许不清楚,但周书记和丁书记以及岳书记都很了解,肯定都会有意见,这恐怕”侯为贵再提醒一句。

    袁成功更觉得头疼,摆了摆手:“算了,这事儿在书记碰头会上再来议吧,说说柳彦。”

    书记碰头会上再议?这可还是第一遭啊,以前哪一次不是先把情况沟通好,再上书记碰头会来会商,怎么这一次却连结果都没有就上会?侯为贵眉峰掠过一丝阴霾。

    他感觉好像祝汉明一走,沙正阳一来,袁成功似乎也有些失了分寸一般,或者是因为越来越紧迫的工作任务与时间流逝,让袁成功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了,所以才有些失措了?

    心中虽然有些担忧,但是侯为贵还是很沉静的道:“这是沙县长的建议,我觉得可行。柳彦人很年轻,虽然又在乡镇工作经历,但是时间还是太短了一些,如果能够到一个大镇上担任书记磨砺一番,有利于其成长。”

    “这是正阳的意见?”袁成功眉头又有些阴郁。

    “沙县长没说这么细,但我认可这个意见,觉得在旧营这个咱们真阳三大镇之一的大镇上去锻炼一下,可能会更好。”侯为贵不是没担当的人,面对袁成功的直视,坦然道。

    “你觉得可行?”袁成功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沙正阳的影响力正在悄无声息渗透着,但是自己却说不出来有哪里不对劲儿,可这个家伙才来真阳还不到一个月啊。

    “我觉得可行。”侯为贵点头。

    吐出一口浊气,袁成功目光望向窗外,有些冷淡的点点头:“那行,我同意。”

    “另外就是官陂镇书记人选”

    ******

    从袁成功办公室出来,侯为贵也叹了一口气。

    他感觉得到袁成功的心情不太愉快,他觉得可能源于几个方面。

    一是葛铁柱的不争气,在县建委内部没有培养起一个合适的接班人选,高礼义显然是难以过会的,连袁成功自己都不满意,怎么来说服其他几位副书记?

    二是可能觉得在几个人选上都让袁成功不太满意。

    但是县府办主任是你袁成功自己应允了沙正阳的,人家否决了柳彦,打乱了整个部署,怨得谁来?

    现在覆水难收,你也不可能自食其言,那么楚天澜本身表现也不错,只能按照这个意见上会。

    柳彦你也得给人家一个安排,旧营镇党委i书记算是一个锻炼机会,如果可以的话,一两年后回来担任县长助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关键要看后续的表现。

    侯为贵也觉得这一次有些别扭,谁曾想到沙正阳会不按照套路来,打了己方一个措手不及。

    加上葛铁柱惹出来的麻烦,几件事情交织在一起,就弄成了现在这种夹生饭,人人吃在嘴里都觉得不舒服。

    除了沙正阳。

    想到这里,侯为贵也下意识的看了县政府大楼那边,这个年轻县长还真的不简单,玩机关政治还真有一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