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节-出诊

    “我啊就拿这个了”

    老陈头将手上把玩的铜钱用大拇指挑起,然后握在掌心。

    经过文物局工作人员的药水处理,表面铜绿尽去,黄澄澄的是一枚好钱,不算多贪多占,只当个纪念。

    “我多的是,凑一组五帝钱,正好可以当作风水摆件,要不弄几根红绳,编一把铜钱短剑出来,我见景区就有人这么卖的。”

    李白曾经见过这样卖的,里面用的铜钱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我就当个小手件玩玩,还当真了呢”

    老陈笑着拒绝了,搞反封建迷信的玩风水,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奔驰经过南明县时,照例在那家卤菜铺子前停了一会儿,老陈头觉得这家的卤菜地道,顺路买几斤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大奔有车载冰箱,一路上也不怕放坏。

    晚上八点多钟,李白和老陈头回到了湖西市。

    “等等”

    老陈左手一袋茶叶,右手一袋卤菜,背着装有换洗衣物的书包,美滋滋的正要下车,却被李白叫住。

    “怎么了,没拉东西啊”

    左右手都是满满当当的老陈回头扫视着车上。

    “蛇鳞”

    李白扶着方向盘,瞅着老陈小翻领oo衫胸袋。

    “切小气”

    已经打开车门的老陈将左右手上的袋子放在副驾驶座上,从左胸口袋里掏出那枚碧绿色的蛇鳞,丢还给李白。

    话说出来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片蛇鳞佩戴在自己身上的这几天,不仅连一个蚊子都没有见着,更不用提被叮咬过,从头到脚连个红包都没有。

    “这鳞片放在您那儿,时间久了会变成一件祸事。”

    李白倒不是真舍不得这枚尾尖鳞,但是副作用太大,一般人家根本吃不消。

    如果这幢居民楼里有家养宠物的话,搞不好几天都不得安宁,短时间内,蟑螂老鼠等纷纷出逃的阵势相当骇人,而且鳞片效果范围外的一定距离内,由于重构生态食物链,各种蛇虫鼠蚁也会随即提升一个数量级,彼此厮杀的更加凶猛,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可以说,整个小区都会被连累的鸡飞狗跳。

    尝到好处的老陈头没好气地说道“好了好了,下次再向你借。”

    说完拎起两只袋子,用肩膀将副驾驶座的车门顶上,返身往楼上走去。

    刚回到家,还没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就察觉到脖子后面发痒,挠了挠,特么一个熟悉的小圆包。

    没了那片蛇鳞的加持护身,老陈头第一时间就被家里的母蚊子送上热吻。

    周一下午。

    李白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接到了一个出诊的活儿。

    离开催眠治疗室的时候,他手上额外多拎了一口银色的器材箱,用于放置需要的小型诊疗器材。

    精神病诊疗需要的医疗器材有很多,甚至连核磁共振都能用到,箱子里只放了几样常用的,还有一瓶俗称安慰剂的淀粉丸子。

    别看没什么实际药效,但是安慰剂若是用的好,甚至能够比得上仙丹,算是一种极好的“心药”。

    “最近没出去玩”

    桑塔纳2000副驾驶座上的肖薇把玩着李白新挂在车内反光镜上的一串铜钱。

    从北仑市缑城天坑村带回来的铜钱,挑了几样音色最脆的做成了铜钱风铃,稍一触碰就发出叮零零的悦耳声音。

    出诊患者人在肃山区,给李白带路的正是肖薇肖女侠。

    算起来,肖家与患者一家还是亲戚关系。

    肖江南与肖薇兄妹推荐了李白,在第七人民医院没有找到他,很快又找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有钱人到哪儿都能找到熟人,人脉就像一张大网,总能覆盖到湖西市的角角落落,不一定非得要自己认识,只要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有人脉关系能够延伸到就行。

    换句话说,叫作缘份。

    不论是朋友关系,还是领导委派,李白都会跑这趟活儿。

    “有啊昨天刚从北仑市缑城回来。”

    李白开着车,有肖薇这个人形导航,他连手机电子地图都不用看了。

    下班晚高峰,进城的车多,出城的车少,只要避开24小时里面总会堵上18个小时的中河高架立交桥,桑塔纳2000倒是一路通畅。

    “去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肖薇手指轻弹着铜钱,试图想要弹出节奏来。

    “鬼屋呗,真人实景现场鬼屋游戏,真的不要不要的。”

    李白在中午的时候,手机上就刷到了天坑村的新闻。

    北仑市缑城发掘出太平天国宝藏的新闻在第一时间上了网络,电视台和报纸媒体可能要晚一点,但是网络上已经有了传闻。

    不过挖出来的那些财宝价值不大,算不上是惊天宝藏,估计也就两三天的功夫,热度就会退去。

    “还有这么好玩的你怎么不叫上我”

    肖薇觉得李白没带自己去见识一下,立刻不乐意了,小嘴儿撅的老高。

    “不方便,山里头,蚊虫多的要死,一群老头老太,吃饭喝水洗澡住宿,样样不便,而且我们是以反封建迷信的名义去的,揭穿后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李白想着那些老头老太为了保守秘密,掩藏祖先留下来的财宝,专门自制道具,还拿个钢铁侠面具忽悠人,也是真心不容易。

    “蚊子你们还能活着回来好可怕”

    跃跃欲试的肖女侠立刻变成了残念,姑娘家家的,哪怕是大大咧咧的女侠女汉子,也怕各种蛇虫鼠蚁近身。

    在这个热死人不偿命的酷热天气里面,一身细皮嫩肉的女娇娘就应该靠着空调续命,而不是跑到大山里头去喂蚊子。

    “下次有好玩的再”

    自己和老陈自然是囫囵个儿的安然无恙回来了,还带了战利品。

    李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淹没。

    一阵口哨声传来,有人嬉皮笑脸的说道“桑塔纳真稀罕啊哥们儿,跑两圈儿哟还有个大美女,妹子,加俺微信,给你发个红包”

    邻近车道上并行着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和李白这边一样,都是帅哥加美女的乘客配置,不过高级跑车上的优越感是满满的,竟然无视李白的存在,信口乱撩。

    江南美女肖薇一怔,娇喝道“你瞅啥”

    “瞅你咋的”

    “你再瞅瞅试试”

    “试试就试试”

    李白目不斜视的摇上了驾驶座的车窗玻璃,将仿佛被踩到尾巴似的肖女侠和另一辆车上的那位给隔开了。

    气温都38了,南方的路怒模式可开启不得啊

    “李白,给我把它逼到路边上去,我要好好教训这小子。”

    肖薇就看不得那些浪荡货不知廉耻的挤眉弄眼。

    最近刚从师父“百步神拳”何老宗师那里学了两手硬把式,非得叫对面的登徒子见识一下,什么叫作徒手拆玛莎拉蒂。

    更何况桑塔纳2000根本不怕刮蹭,随便擦一下,心疼的只会是玛莎拉蒂这样的跑车,随便补个漆都够前者换个车门了。

    但凡有脑子的司机,基本上都会躲着像桑塔纳2000这样的老爷车。

    “冤冤相报,何必呢”

    李白没有这份争胜之心,依旧稳如老狗的开着自己的车。

    他狂任他狂,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蚊子再怎么哼哼,也就一巴掌的事,何必浪费口水呢

    说着,李白手动换档,桑塔纳2000的车速立刻慢了下来,凭由并行车道的玛莎拉蒂跑到前面去。

    玛莎拉蒂车里那个油头粉面的小年轻不乐意了,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在桑塔纳2000前面甩着车屁股,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姑娘也是个不知耻的,把胸罩脱了下来,拎到车外甩起了圈儿。

    “这是脑子有病吧”

    前面那辆跑车的嚣张气焰将肖女侠给气了个七窍生烟。

    李白淡定地说道“报警吧,122,危险驾驶”

    他指了指仪表台,上面正摆着一只行车记录仪,有这东西,就不怕碰瓷。

    像这种甩屁股的行为,拘役一个月起步,还得罚钱,大马路上耍流氓。

    对了,不是拘留,还得劳动改造,想要每天免费伙食的蹲完一个月的监,纯属图样图森破。

    “好嘞”

    肖女侠刚拿出手机,就听到车后警笛声响起,越来越近。

    一辆警用摩托车正吊在后面压马路,远远的瞅到有车耍流氓,立刻拉响了警笛,闪着红蓝灯追了上来。

    “钱cxxxxxx靠边”

    警用摩托车超过玛莎拉蒂,在车头前方减速,迫使这辆跑车不得不往路边靠去。

    “你看,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

    李白轻踩油门,桑塔纳2000轻轻松松的超过了玛莎拉蒂。

    在省会城市炸街飚车,简直是在挑衅交警系统,不知道法字是怎么写的。

    交警来到玛莎拉蒂的驾驶座门外,敲了敲挡风玻璃,敬了个礼。

    “请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

    “你瞅啥”

    少爷还没有从跟肖女侠互怼的氛围中缓过神来。

    话一出口,就立刻知道不对,可是已经晚了。

    准备掏本子开罚单的交警同志动作一滞,特么就瞅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