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蓉城东站!

    同排而坐的两名年轻男孩聊着天,坐在靠窗位置名叫赵涵的男孩,满脸不屑,推了推眼镜,向同伴说道。

    言语抑扬顿挫,跌潮起伏,颇有一股高傲气息。

    可不是素质低下,喜欢冒功?

    人家阿根廷的空战,关你国内空军什么事?

    还激动的不行,拍电影,叫什么青蛟涅槃,真是不嫌丢人。

    “呃好像是,我也没搞懂国内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对了,这电影似乎是讲国产外销战斗机的,代号叫青蛟。”听到好友赵涵这番话,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孩怔了一下,思索一番,回答道。

    为什么拍?

    不懂。

    男孩赵涵继续说着,将自己以往的经验透露而出:“都说了,肯定是圈钱。这种圈钱电影没什么看头,信我,节约几十块钱,等上映两个月,你要真想看的话,到时候迅雷和爱奇艺都能看。”

    “算了,刚开始还有些期待这部电影的。”

    旁边好友摇了摇头,想起什么,说道:“对了,赵涵,你去不去当兵?最近我爸妈在问我意见,准确说是准备把我送到部队去锻炼,我不怎么想去,听说里面黑暗的很,老兵经常打新兵。”

    “当兵?不去。”

    男孩赵涵笑了笑,眉宇之间透出一丝傲意:“忘了跟你说,我爸妈都准备好了,明年送我去美国读书,我准备努力学习,拿美国绿卡,看看以后能不能在美国定居,再奋斗几年把国籍换成美国国籍。”

    到美国读书,拿绿卡,定居。

    他有这个资格说这番话,因为,家里有钱,自己学习好。

    “送你去美国读书?!这么厉害,可以,不过你准备换国籍?听说换了国籍,想要换回来特别难。”年轻男孩顿时一愣,言语有些羡慕。

    羡慕。

    浓浓的羡慕,去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读书,这对普通家庭的他而言,简直不敢相信。

    “谁稀罕这个破国籍,出去就没想回来。我向往自由,只要成为美国人,就能享受到最顶级的医疗,最完善的社会保障和福利,还有公平和最重要的自由。”

    男孩赵涵眼中透出不屑,言语之中透出丝丝对未来的憧憬:“放心,等我换成美国国籍肯定会回来看兄弟你,到时候,我说不定就成了洋大人。”

    话到最后,颇为得意。

    仔细听完同排两位年轻男孩的交流,周海侧头瞥了一眼最外围名为赵涵的年轻男孩后,没说话,轻轻摇头,收回目光,安静坐着。

    没说话。

    因为,没什么好说的,这种事情见得太多。

    谁稀罕这个破国籍?——

    或许吧。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走是留,全凭自己。

    “叔叔,你好,能不能帮我放一下行李?”就在这时,一道轻柔而略显急促之意的话音,传入周海的耳畔。

    叔叔?

    叔叔??

    叔叔???

    正在默默感叹的周海,怔了一下,脸色一僵。

    “咳”

    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约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站在10d座位旁边,右手拖着行李箱,左手拿着高铁票,上面显示第四车厢10d车座,整个人清婉而秀美,扎着马尾辫,面色微微苍白,眼眶微红,忍不住轻咳一声。

    很漂亮。

    抬头看着这名似乎感冒生病的邻座女孩,周海心中无奈,轻轻点头,起身接过这名女孩的行李箱,将其放于座位上侧的行李架之中,接着年轻女孩提醒道:“好了,坐吧。”

    话落,转身坐下。

    举手之劳,倒是没什么,算服务群众。

    “谢谢你,叔叔。”年轻女孩轻声道谢,咳嗽一声后,转而坐在周海邻座位置上。

    周海面色再次一僵,深呼吸一口气,面露不要计较这种小事的无妨表情,礼貌性笑了笑后,安静未语,目光投向窗外。

    第一次坐高铁,碰上一个漂亮女孩,倒不失为运气好。

    只不过,周海可没有一丁点搭讪的想法。

    废话,且不谈已经有了自家女友,最重要的,被连续叫了两次叔叔,还去搭讪人家,不要脸面的吗?

    待这名有些感冒生病的女孩坐下后,同排的男孩赵涵仿佛被惊艳般,暂停对未来生活的憧憬,眼神注意力几乎全部投以陌生女孩身上。

    静候数分钟,没多久,准备就绪的高铁列车发车运转,从顶端的供电线路之中获取源源不断的能量来源,犹如金属弹头外貌的车头缓缓向前,驶离星城站。

    过程,无声无息,安静而稳定。

    车厢内几乎感受不到任何颠簸。

    加速!

    待驶离星城站后,整次高铁列车速度越来越快,车头宛如尖刀般,轻而易举撕裂地表高度的稠密空气。

    每小时100公里!

    每小时150公里!

    很快,整次高铁就加速到每小时250公里的运行速度,银白色车身宛如一道闪电,以每秒近乎694米的速度疾驰于地表。

    “感觉还行,不如战机。”周海体验一番大名鼎鼎的高铁之后,心中给出评价。

    乘坐体验感还行,舒适。

    至于飞行体验感,呃,似乎这玩意儿飞不起来。

    除此之外,还没有遇到流传甚广的高铁霸座者。

    侧头看了一眼,陌生的年轻女孩依旧是病恹恹的模样,有些困意。

    同排的两名男孩聊着天,重新恢复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向往,时不时贬低一下国内,声音有些大,边说边看女孩,仿佛这样能吸引到注意力。

    这时,女孩突然向周海说道:“叔叔,你吃东西吗?我这里有小蛋糕,谢谢你刚才帮我放行李。”

    脸色有些红,右手从随身携带的女式包包内,取出两个塑料包装的小面包,递向周海。

    周海已经毫不在乎叔叔之称,面含笑意,如沐春风,委婉推辞:“我暂时还不饿,谢谢。”

    “叔叔,那等你饿了再吃,真的很谢谢你。”年轻女孩直接将小面包放到周海手里,轻声道谢。

    “好吧,谢谢。”盛情难却,微微无奈的周海,也不好再次拒绝两个小面包,轻声道谢。

    简单交流一番,车厢重新平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逐渐流逝,骄阳渐渐落下,七个小时已然过去。

    走走停停的高铁列车,穿越一千多公里遥远路途,翻山越岭,没入被誉为天府之国的川省腹地,即将走向路途重点——蓉城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