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三章 无知者无畏

    轰轰轰!黑幡和杀阵的杀势撞击在一起,神元炸裂。

    “噗!”狄九的天娑刀在这头陀背后带起一道深深的血槽,这头陀张口吐出一道血箭,抓出数枚丹药吞下,他背后的血槽瞬息消失不见。

    不过狄九知道,这家伙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他那一道可不仅仅是皮肉之苦,而是带着一丝杀意侵袭。

    果然,只是片刻时间,那血槽再一次裂开,血水又一次喷了出来。

    “你找死?”被偷袭的道的头陀彻底的疯狂了,巨幡不断的轰出一道道黑墙。哪怕狄九的连环杀阵杀势连绵不绝,依然无法将这头陀锁住。狄九的空间领域更是无法锁住这头陀。

    狄九心里暗自惊骇,幸好他的困杀阵大多都是法则阵旗布置,否则的话,他的困杀阵早就被撕裂了多层了。

    也幸好这里是他的大阵当中,要不然他不用和这个道元强者打,对方的道元领域就可以束缚住他,轻松干掉他狄九。

    哪怕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活命。

    他的确可以秒杀育道,可是在道元面前,还不够看。为了这场战斗,他足足提前了半个时辰布置各种困杀大阵,最后还成功偷袭,可就是这样,他依然只能勉强对抗。

    神元激荡,狄九的困杀阵也不断被这头陀撕开,狄九心里也是暗暗焦急。

    十四个困杀阵形成的连环大阵,此刻已经被这头陀撕开六个了,每撕开一个,他和这头陀对抗的能力就下降一个层次。若是没有了这些困杀阵,他必死无疑。就算是有这些困杀阵,时间长了他也必死无疑。

    此刻狄九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他能坚持到现在,除了仗着连环困杀阵躲在阵中偷袭不出来之外,还有就是仙神体的炼体强者。否则的话,他绝对坚持不到现在。

    这次偷袭这名头陀,让狄九深深的明白,无知者是多么可怕。道元和育道的差别,根本就不是用其余手段可以弥补的。

    噗!又是一道幡芒从狄九的身体穿过,狄九心里反而愈发冷静下来。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是他杀了这个头陀,而是这个头陀会杀掉他。

    绝对不能再这样躲着下去了,狄九一咬牙冲出了杀阵的生门,天娑刀化为一道凌厉的青色刀芒劈落。

    “小子,躲不下去了啊。”看见狄九终于从困杀阵中冲出来对自己动手,这头陀狞笑一声,竟然抬起拳头一拳轰向了狄九。

    他没有小看狄九的这刀芒,此刻他肯定狄九连化道都不到。小小的一个育道偷袭了他一刀,到现在为止,他的伤口居然无法愈合,可见这个育道的道韵是多么强悍。

    这头陀一拳轰出,周围一切杀机全部被这一拳席卷过来,形成了一道漩涡杀势笼罩住了狄九。

    “咔嚓!”一声只有这头陀自己可以感受到的细微空间裂痕声音响起,下一刻,他这一拳的一切杀机都消匿的无影无踪,只有拳头还在前进,可是这一拳已经没有了灵魂。头陀脸色大变,这是他这一拳的神通法则碎裂了。

    狄九一刀碎裂了他的神通法则,这是多可怕的神通?

    “噗!”不等这头陀收手,天娑刀就撕开了他的拳头,血雾炸裂。

    头陀怒吼一声,他是彻底的愤怒到极致了,甚至不管自己的拳头和那无穷无尽的困杀阵芒,黑幡化为了一道黑芒轻松撕开狄九的防御领域,轰向了狄九的前胸。他绝对不会让狄九再缩进阵中。

    狄九心里暗自惊骇,按照他的计划,他第一刀裂则破开了对方的神通法则后,下一刀就是过隙。

    他相信过隙可以劈杀这名头陀,可是他的过隙刚刚祭出,对方居然已经化幡为芒,撕开了他的领域。

    在头陀的黑芒没入狄九胸口的同时,头陀的眼里同样露出了惊恐,他感觉到空间顿滞了起来,天地在这一刹那就好像禁制了一般。

    这是空间神通,不对,这是时间神通……

    头陀疯狂燃烧精血,这一刻困杀阵中无数的杀芒将他身上的血肉一块块的撕裂下来,但他完全管不到,也不敢去管了。

    狄九的境界和这头陀实在是相差太大了,几乎是在天娑刀要将这头陀撕裂成为两半的时候,头陀扭曲了自己的身躯。

    “噗”头陀的黑幡穿过狄九的胸口,卷起一篷血雾。

    同一时间,狄九的天娑刀劈落了头陀的一条大腿,一样是带出一篷鲜血。

    狄九倒飞出去,撞击在困杀阵上,张口再次喷出数道鲜血。狄九一次吞了五滴衍一真露,挣扎着想要遁走。

    他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不遁走,那等着他的就是死路一条。对付这个头陀实在是太胆大了一点,如此天时地利的情况下,他依然面临着被杀的命运。

    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遁走,这头陀卷起断腿同时激发了一张符箓消失的无影无踪。

    狄九松了口气,他再次抓出几枚丹药吞下,在原地足足休息了数分钟这才勉强站起,将这里所有的阵旗收走,这才祭出一艘下品飞行神器远去。

    数天后,狄九控制飞梭没入了一片荒野之中。到了这里,他毫不犹豫的遁土进入了地下,然后布置了一个隐匿法阵,才进入第九世界。

    他受伤太重了,数天过去,他的伤势不但没有好转,还在恶化。

    那黑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他体内留下的杀气,竟可以磨灭他的生机。

    ……

    岱和殿。

    作为道界的一个宗门,岱和殿既不是五大宗门,也不是什么声名赫赫的新兴门派。

    但是道界不知道岱和殿的修士,却是不多。因为岱和殿虽然一般,可是岱和殿的殿主却非同一般。

    岱和殿的殿主叫着姜岱,说起姜岱这个名字,在多年前可是响彻整个道界。因为他是道界最优秀一代十大天才中的成员之一,并且在十大天才中排名第六。

    若是说这个还不能让大家记住他的话,那就想想当年的蔚蓝圣丹宗。

    当年道界可不是五大宗门,而是十大宗门,其中有一个顶级的丹宗,这个顶级丹宗的名字就叫着蔚蓝圣丹宗。

    蔚蓝圣丹宗可是拥有混元丹圣的存在,就是这样一个宗门,被姜岱灭掉了。

    传说那年姜岱还是道元圆满境,他去蔚蓝圣丹宗求一枚道丹的时候,遇见了蔚蓝圣丹宗的第一天才弟子聂堇。聂堇不仅仅是蔚蓝圣丹宗的第一天才弟子,还是当时道界的第一美女。

    姜岱第一眼就看上了聂堇,并且当即就向聂堇求婚。

    姜岱是道界十大天才之一不错,可也只是排名第六而已。蔚蓝圣丹宗哪里会将一个排名第六的姜岱放在眼里,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姜岱,根本就不允许姜岱求丹。

    姜岱离开蔚蓝圣丹宗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证道混元成功。

    证道混元后,姜岱第一件事就是单枪匹马将蔚蓝圣丹宗灭掉了,传闻那一战后,整个蔚蓝山都被鲜血染红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得罪姜岱。

    不过那次灭掉蔚蓝圣丹宗后,姜岱也再次销声匿迹,多年后,建立了岱和殿。

    此刻在岱和殿主殿上正坐着一名褐衣男子,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在他面前躬身站着一名灰衣老者。

    这褐衣男子正是岱和殿的殿主姜岱。

    足足沉默了半柱香时间,姜岱才缓声说道,“你说只有衍一道宗的外门弟子狄九和大佛山的核心弟子丁迟两人没有过我的检查阵?”

    这灰衣老者更是恭谨的回答道,“是的殿主,只有他们两个没有经过大道岭的检查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