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秋家不能再死人了

    罗志超着急地蹲下身来,伸手握住安馨的手腕,一边给安馨把脉,一边连声问道“怎么了安馨先前受过伤”

    “没有受过伤,就是从暗黑森林回去天鹰宗的时候,头突然痛过。手机端”

    南宫翎说完这个,放开安馨的人中,伸手从安馨的领口拖出燧灵玉,按压在了安馨的额头上,“先用这个试试。”

    也就两盏茶的时辰,安馨轻哼一声醒转了过来,她挣扎着从南宫翎的怀中坐起来,伸手捂住额头上的燧灵玉,挣脱罗志超的把脉,又闭上了眼睛。

    南宫翎和罗志超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没有出声。

    要再过了一盏茶的时辰,安馨缓缓地吸了一口气,重新睁开了眼睛,对看着她的两人低声道“没事了,我就是突然头痛。我晕倒了多久了”

    南宫翎和罗志超异口同声道“不久,两盏茶。”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深深的担忧。

    怎么可能没事

    这要是安馨一人,突然昏迷不醒,就算是时辰不长也不行。

    南宫翎笑了,“不管有事没事,我们赶快去天胜境去找你阿翁去。”

    “你这头痛的毛病,就是修习了祭祀堂的密法来的,若是无法可解,就是他们居心叵测害你。不用你开口,我自去替你讨回公道来。”

    安馨苍白着脸沉默着没有做声,她一时间还拿不定主意,她在昏迷中看见的究竟是什么她只是直觉地知道,她所看见的不能随便说给人听。

    天胜境血雨倾盆,那么多人死于非命,秋卓越,秋如水都死了,她还看见了神仙那个无比沧桑疲惫的声音,怎么会这么熟悉,她好似在哪里听过

    安馨仔细搜索记忆,没有想起来究竟在哪里听过。不对,或许是她熟悉的声音也说不定。她非常确定,她能够看见这些跟她脱不了干系,她如今不做噩梦了,干脆直接晕倒算数

    情形比先前更加糟糕。

    还有,那个带她去看这些的人,真的是安馨的娘亲

    安馨的娘亲可是一介凡人,在她的梦中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地让她看见地狱般的景象,究竟是何意这些事情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还是跟她自己有关系

    她捏紧了脖子上的燧灵玉,她能够感受到是这枚灵玉唤回了她,让她清醒了过来,是这么灵玉救回了她。

    她暗自下定了决心,她炼气入体踏上了仙途,以前无力去寻求答案的事情,该要去找寻一个答案了。

    “你别怕,”罗志超也开口说道“就算是亲戚也没有暗害你的道理,我们先去找掌门师叔,让掌门师叔去替你讨回公道。”

    “天胜境再强横霸道,以飞云门一派之力也该够了。”

    南宫翎不甘落后地多加了一句“飞云门不够,还有天鹰宗,我们总不能对你见死不救。”

    安馨心中感激,却不好跟他们俩多说,她低声遮掩道“我们赶紧去天胜境,我也想要当面问一问阿翁。”

    安馨没有拒绝两人想要帮忙的热切,她知道自己性子冷清,能够倚仗的助力不会多,每一个对她释放的善意都弥足珍贵。

    她只是担心,面对秋鸿毅,以天胜境的手段,她会不会是羊入虎口,甚至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被安馨忌惮的秋鸿毅在小血池中缓缓收功,他听见了风声和轻微的脚步声。他压制住心中的喜悦,佯装不悦地不满道“你忤逆我这个大祭司之令,该当何罪”

    “爹”

    秋鸿毅豁然转头,眼见秋卓群抱着秋敏思站在大门口,大门正在无声地关闭,并不是他以为的是秋卓越回来了。

    他心中一沉“胜了,还是败了”

    秋卓群难过道“不好说。”

    秋鸿毅挑起了眉头,这是什么答案

    秋卓群说了下去“大祭祀失败了。”

    他的眼睛落在脚下黯淡了一片的灯火上,“天胜境下起了血雨,参加大祭祀的人都死了。大祭祀台变成了齑粉,只剩下了中央小高台。血池损毁得很彻底,恐怕是无法修复了。”

    “原本三十里之内的灵禽灵兽都死了,更远处的逃了,可是,血雨一下,灵禽灵兽又回来了。还有,我们的飞船飞回来的时候,遭遇了晴天霹雳,四艘飞船被劈坏了。”

    “可是,”秋卓群的眼光闪亮了起来,“我清楚地看见了,三弟把两颗大血球送了上去,上面响起了轰隆声,天胜境的血雨是从暗黑森林大阵的最高处落下来的。”

    “我还听见了,从极高处传来污血,是污血来袭”,申国朱启生却听见,被夺舍的秋如水临死前前大喝一声“师尊,你好狠的”

    “若是两败俱伤,不,若是三败俱伤,三弟就不算白死了。可惜我无法实在断定”

    “我用三弟留下的储物袋中的令牌打开了这里,把思哥儿送过来。爹跟思哥儿留在这里,我出去把灵禽灵兽灭了。”

    他不等秋鸿毅反对,“三弟留下了影音石,还留下了六封飞信,我都先看过听过了。我同意三弟的决定,下一任大祭祀是秋敏思”

    “秋家不能再死人了。”

    秋鸿毅的眼睛暗沉了下去,“这一次,死了几个”

    秋卓群再次扫了眼脚底下,眼光黯了黯,“我知道的有三个三弟,水姐儿,霞姐儿。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

    饶是心中已然知晓秋卓越难逃一死,确实的消息再次从长子的嘴里说出来,秋鸿毅还是心痛如绞,脸色一下子煞白了下去。

    三个儿子中,秋卓越天赋最高最聪明,也最是惦念亲情。若不是年纪祖宗的规矩在那里,为了保住秋家众多人性命,他最疼爱的儿子,不该这么早死。

    秋卓群平静地看向他爹,无比沉重地再次强调道“秋家不能再死人了。”

    秋鸿毅一下子读懂了长子阴沉的目光。

    是的,秋家人死光了,天胜境留存下来了,有与他们何干

    他们又不是真的大公无私。

    他们一代代守着规矩,自相残杀,让这里的小血池,一次次装满了秋家人的鲜血,不就是为了让秋家掌握住天胜境,最先踏上仙途,完成他们最大的野心吗

    秋鸿毅迎着秋卓群的目光,缓慢地点了点头,下定决心地低声道“规矩,是该要变一变了。”

    “从今往后,秋家人不管是谁成为大祭司,旁枝不必再献祭。”

    他话音一落,他身下平静的血池,突然泛起了波澜,无数支离破碎的面孔在里面泛起细碎的波光。

    燧灵记

    燧灵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