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名侦探雪里

    北原秀次打了个喷嚏后,破旧的小巴士便摇摇晃晃起程了,他们一行人正式踏上了回家之路。

    小巴士坐完后换乘快速大巴士,北原秀次又领着福泽众和铃木乃希到了鸟取市,而冬美再次镇压了夏织夏纱想去鸟取沙丘玩玩的念头后,一行人又乘上了jr线,正式告别了日本西海岸,又开始向着关中前进——八狸按宠物行李的标准购票,进了行李车厢。

    jr是日本铁路公司的意思,前身是jnr(日本国有铁道),原本是个国企,但因经营不善,营收赤字多年积累,长期负债额达到了数十兆円,成为日本巨大的财政负担,于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未期,通过立法一分为七,开始尝试民营。

    所以说jr是个统称,实际其中包括六家客运公司和一家货运公司,经营范围也广,不但经营着铁道运输相关的一切,还经营着客运巴士、商务酒店、大型超市等副业。

    从图标上字母的颜色就可以分出来,比如红色jr是九州铁路公司,青色jr是四国铁路公司等等,这也是日本铁路图五颜六色能把人看得晕头涨脑的原因之一。

    这六家铁路客运公司既是合作关系,比如一起投资着铁路技术研究所之类的机构,又是竞争关系,需要互相争夺客源,而在民营不久后,竟然盈利了,现在已经集体上市——jr货运公司还全部掌握在日本政府手中,毕竟这对一个国家体系来说有着战略地位。

    车厢里很安静,铃木乃希坐完了巴士后还是有些晕车,上了火车后便像只猫儿一样眯着眼儿窝在座位上,少有的安静。雪里则坐在她身边,正在看从车站捡来的《周刊少年jump》元月特刊,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眉毛不停一上一下,不时乐上一声,而北原秀次和她们坐在同一边靠过道的外围。

    “给你,别在火车上看太久的手机,会伤眼睛的。”北原秀次正拿着手机查着资料,冷不丁一罐乌龙茶递到了他眼前,他连忙接过后抬眼向对面望去,发现冬美正小脸微红的望着他。

    他捏着略有些发温的铁罐子,轻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了。”

    冬美小脸更红了,微微歪了头望向了窗外,而北原秀次抚摸了一下手里温温的铁罐子,打开后喝了一口,感受了片刻乌龙茶特有的回甘——这两天冬美很关心他,虽然不明显怕被人看出了虚实,但表现出了少有的温柔体贴,这让他心里感觉很是温暖。

    这小萝卜头不混蛋的时候,倒也挺不错的。

    他喝完了茶,想了想便听话的收起了手机,想靠在椅背上休息片刻,而冬季近午的阳光清冽的穿过车窗,照在了小小一只坐在对面歪头看旅途风景的冬美身上——阳光让她的小脸上有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映的乌发如同鸦羽般闪着光泽,皮肤份外白皙,月牙眼儿格外明亮,看起来像是位恬静淡雅的少女。

    很平常的情景,但北原秀次却突然看的有些出神了……

    这是自己两辈子唯一亲吻过的少女,也是唯一一个互相说过喜欢的人……

    也许这位少女就是以后和自己相伴一生的人,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裕还是贫穷,是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彼此珍惜,就算死亡也不能将两个人分开。

    也许自己以后就要终生爱护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极尽一切之努力,让她笑颜永驻,幸福常伴。

    但自己从没有恋爱过,从没给别人做过男朋友,如果将来自己和她交往了,自己可以做个好男友吗?自己可以呵护好她吗?

    北原秀次收回了目光,感觉要是按数据化的话,自己的技能等级顶多也就是lv3,不可能更多了,而更要命的是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刷这技能的经验。

    也许该找个人等级高的人请教一下,北原秀次目光顿时游移起来。

    春菜?她平时不爱说话,年级也太小没经验,可能还不如自己,顶多lv2吧?

    铃木乃希?这个家伙好像连交朋友都不太会,等级应该是lv0,不可能更多了。

    夏织夏纱……这两个小财迷会把男朋友卖掉吧?等级搞不好是负的,可能在负lv5左右。

    秋太郎?这个很小,但他小小年纪就有女朋友,啊,是有“老婆”,还有“孩子”,细想想,弄不好他才是在场所有人中等级最高的——估计他的等级得有lv10以上,难道去向他请教一番?

    他在那里转动着脑袋四处查看被雪里注意到了,乐呵呵问道:“秀次,你很无聊吗?要不要和我一起看漫画?”

    北原秀次转头望向她——这个搞不好是负lv10,她能把男朋友交往成好哥儿们——他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你自己看好了。”

    “一起看吧,这个很精彩的!”雪里很兴奋,把周刊往两个人中间一放,指着书乐呵呵道:“这是今年准备新连载的内容,一次放了五话出来,我觉得很有意思,让人乐不思蜀,你看看!”

    北原秀次无可无不可的搭眼看了一下,发现好像是一部推理类的漫画,不过画风相当写实,大面积的黑色阴影很有视觉冲击力。

    他有些好奇起来,便随着雪里翻动一起看两眼,而雪里看东西很慢,还不停和北原秀次交流:“秀次,我看了这漫画很有心得,你觉得我将来也去当个刑警怎么样?”

    她的目光还放在漫画上,但表情却有些小严肃小认真,似乎真被漫画打动了,准备重新确定人生目标,以后不打算去工地搬砖了,准备去维护治安,惩恶扬善。

    北原秀次挑了挑眉,这有人生目标是好事,但你最多适合干警犬吧?他委婉劝说道:“这种事以后再说,咱们先把学习成绩搞上去。”

    “秀次你不信任我的推理能力吗?”雪里指着漫画里的占一整页的一个场景认真说道:“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推理,我觉得我可能有这方面的才能!”

    北原秀次看向那幅画,很写实,大片黑色充当鲜血,看起来还颇有些惊悚,而雪里拿手指在画面一寸一寸移动着,像真在勘察犯罪现场一样,喃喃道:“从这个画面上来看,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死者坐在这里仰面朝天,血流满面……凶手相当狡猾啊,仅从现场来看,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猪丝狗迹,但其中一定隐藏了破案的关键!但是在哪里呢……”

    北原秀次等了五分钟,看她在那里又是抓耳又是挠腮的,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轻声道:“他在汽车里。”

    “什么?”

    “死者是在汽车里,这是交通意外,不是谋杀。”

    “啊哩?不是谋杀吗?”雪里一脸震惊,这不是推理漫画吗?

    “不是……前面不是有画吗?车轮急速转动,路上惊讶的行人,车辆急转弯,翻过来就是这一页了。这当然就是驾驶汽车的那个人,应该是交通事故死了……这个人只是个引子,重点是在于车辆助手席上的那个钱箱吧,应该是赎金之类的东西,这可能是件绑架案,死的这个是个取钱的小喽啰。”

    名侦探雪里沉默了,又仔细看了一会儿,轻轻颔首道:“秀次,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英雄所见略同!”

    北原秀次真的无力吐槽了,而雪里又翻了几页,突然指着一个人惊喜道:“这个人是幕后黑手,是他主使了绑架!”

    北原秀次一惊,连忙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他虽然没太认真看,但也不觉得前面有漫画家的伏笔暗示,这故事应该刚开始——莫非雪里还真有点细致的观察力?

    “这个人眼睛是三角型的!”

    “什么?”

    “三角眼没好人,无恶不作,他就是坏蛋头目!”

    北原秀次侧头望着这位新鲜出炉的“名侦探”,只见她连连点头,一脸肯定,顿时无语了——你还是当老师去吧,你要当警察,一年得制造多少冤假错案?全日本的三角眼都应该被抓起来吗?内田雄马就是三角眼啊,他在你眼里难道一直就是罪犯预备役?

    北原秀次不由自主就脑补了一下日后和雪里一起生活的情景——秀次,依我的推理能力看来,咱们儿子应该是……食物中毒了!什么,吃撑了?不能吧,这才吃了六碗饭而已……

    他有些不寒而栗,雪里还在精神抖擞的追问:“秀次,你觉得我推理的对不对?”

    北原秀次望了她一会儿,看着她清澈的大眼睛,无奈笑道:“我觉得差不多,主犯应该就是这个三角眼了。”

    以前也没想过早早就去找自己人生的另一半,现在小萝卜头提出来了,那将来自己的另一半会是眼前这个连看漫画都晕头晕脑的少女?

    自己以后会不会要一直这么宠着她,疼着她,好好喂养着她,让她永远这么单纯快乐?让她的心灵永远晶莹剔透?

    突然就到了人生转折点了,自己的另一半会是谁呢?两个好像都有点儿喜欢了,若是将来雪里也这么呆呆的望着别人,和别人这么一起看漫画,自己心里会舒服吗?

    北原秀次一时陷入了沉思,感觉目前的感情困难好像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好处理。

    雪里还在专注看着漫画,兴致勃勃,等这一回最后结束了,惊喜道:“秀次,我推理的完美无缺,坏蛋头目果然是这个三角眼!”

    她顿时仰起了脸,挺着兔子一脸神圣,乐呵呵道:“原来我也有天生的才能,我以后要当刑警,我要进搜一课,我要成为名侦探!”

    她在那里自得其乐,而冬美突然一把揪住了她的耳朵,怒道:“名侦探,你来推理一下我刚刚收到的邮件里是什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