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专治各种不服

    听了戚继光的话,朱翊钧点了点头,然后对戚继光说道:“朕想在京营改制!”说着朱翊钧转头看向了戚继光,笑着说道:“以车营为范本,从新编练。”

    事实上戚继光也察觉到这个问题,此次西北之战,如果用的是车营绝对不会打的这么辛苦,也用不了这么多人。两万铳骑足以冲垮黄台吉的骑兵了,不过这话他不敢说。

    对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戚继光把我的非常清楚,他知道什么事情该自己说,什么事情不该自己说。

    让戚继光没想到的是陛下自己先提出来了,戚继光不得不在心里面感叹,皇上果然是圣明之君。略微沉吟了片刻,戚继光开口问道:“那臣能做什么呢?”

    “朕想把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做。”朱翊钧看着戚继光,笑着说道。

    “这件事情你有经验,可惜俞大猷不在了,不然俞龙戚虎,一时瑜亮,可惜啊!”朱翊钧感叹着说了一句:“你可以去武备司那边走走,好好研究一下他们的装备。”

    “你在车营的时候使用的虎尊炮什么的,估计现在你自己也看不上了。”

    戚继光有些纠结,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下这个差事。

    按照以前的风格,露了这么大的脸,加上报纸的吹捧,自己现在应该尽可能的低调。可是戚继光知道皇上对自己寄予厚望,加上对京营改制,这个吸引力真的很大。

    “朕想彻底改变大明的军制,在大明建立野战军团和常备军团,等到时机成熟,彻底废除掉现在的卫所制。”朱翊钧淡淡的看着戚继光道:“这一次朕想让你打下一个基础。”

    标准化,集团化,这是朱翊钧想做的事情,这也是朱翊钧想见到的明军。

    戚继光知道面前的皇上对自己看重,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君待我以国士,我必以国士报之。想要拒绝,戚继光还真是有些说不出口,沉吟了半晌,戚继光跪地道:“臣领旨!”

    朱翊钧看着戚继光,笑着说道:“好,果然没让朕失望。”

    “先去看看需要多少装备,然后报上来,朕好调拨银子。”

    事实上朱翊钧现在就是穷光蛋一个,内库里面虽然还有几百万两,可是他不想动,那是自己的私房钱。国库那边的银子估计不足以完成京城的改制,也不知道大兴那边弄得怎么样了。

    大兴县。

    注册商标的事情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大多数商家还是选择了注册,毕竟只需要花费二十文,没什么太大的难度。不过也有头铁的没去,比如大兴县城最大的赌坊如意坊。

    在这个年代,开赌坊的都是上面有人的,如意坊的东家是秦四爷。

    大兴县的人都知道秦四爷为人心狠手辣,同时根子直插紫禁城,据说紫禁城里面有人给他撑腰。在大兴县,没人敢招惹他,对于这个什么商标注册,他就非常的不屑一顾。

    如意坊二楼,秦四爷正在查账,这个月的收入很不错啊!

    开赌坊的,基本上也兼着放高利贷,这生意让秦四爷赚的盆满锅满的。

    “四爷,税务司的人了!”

    看着账本,秦四爷心情大好,可是当听到手下来报告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不好了。税务司,哼!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什么注册商标,秦四爷一眼就看出来,摆明了就是想收商税。

    收税收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走,下去看看!”将账本合上,秦四爷迈着步子下了楼,下到楼下秦四爷就是一愣,这么大的阵仗?只见如意坊的门里门外全都是税役。

    在屋子里面,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喝茶,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飞鱼服。绣春刀则被放在了桌子上,至于赌场的生意早就停了。

    见到秦四爷下来了,男子笑着说道:“秦四是吧?本官税务司税头方明,你们的营业证呢?本官要查验。”

    秦四爷阴沉着脸:“我们还没来得及办,要不咱们现在办?”

    “那就是没有了?”方明挑了挑眼皮,看了一眼秦四爷,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回头对身后的税役说道:“清场,咱们得和秦四爷谈一谈了。”

    秦四爷一愣,清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税役已经如狼似虎的冲进去了。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赶走赌客,有人胆敢稍有迟疑,税役上去就是一刀背。

    “干什么呢?”方明沉着脸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我们是税役,不是土匪,要请出去,请不住去的,按照反抗朝廷处理,要和人家说明白。”

    在场的赌客一听,顿时做鸟兽散,对抗朝廷,这罪名得多头铁才能扛得住啊!

    “方大人,这有些过了吧?”秦四爷阴沉着脸看着方明,咬着牙说道:“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扔出块石头不知道砸到多少人,要是砸到不该砸的人,那是会死人的。”

    “呦,你这是在威胁我了?”方明眯着眼睛,看着秦四爷道。

    秦四爷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方明看着,眼中闪烁中的凶光。

    “这个眼神好,我喜欢!”方明站起身子,径直来到秦四爷的面前,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这一下又重又狠,直接将秦四爷给抽了一个趔趄,牙都打掉了。

    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秦四爷身后的人可就不干了。

    开赌场的,养着的大手可不少,不少人甚至都拿出了刀子,作势就要冲上来了。

    “很不错!”方明冷笑着看着秦四爷,对身后的人说道:“上弩,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人敢动,格杀勿论,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和朝廷叫板。”

    随着方明的一句话,后面突然冲上来十几个士卒,每个人手里面都是一副连弩,弩箭直接对准了屋子里面的人。

    “秦四,好说好商量不行是不是?”方明走到秦四的面前,再一次一个巴掌抽在了秦四爷的脸上,秦四爷的脸直接就肿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大猪头一样。

    “威胁我?我方明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秦老四服气也得服气,不服气也得服气。”

    “京城大人物是不少,可是不包括你秦老四,我告诉你,你尽可以去找你身后的主子,如果我方明怕了,或者落到了你的手里面,那我认栽。”

    “你要是能让人砍了我的脑袋,我就把脑袋送给你秦四爷当夜壶。”

    “姥姥!”

    方明目光扫过屋子里面的人,大声的说道:“还有谁不服气,站出来,我税务司专治各种不服。”

    “来人,把通知书给秦四爷看看,别说咱们不按规矩办事。”

    后面有税役将一份文书放在了秦四爷的面前,然后退了出去。

    “秦四爷,你涉嫌没有营业证经营赌坊,现在将你羁押到大明税务司。你有权不说话,但是你说的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来人,抓人,封店!”

    随着方明一声令下,税役快速的冲了进来,直接将秦四爷给按在了地上。

    不管对方反抗不反抗,直接一根破布就勒住了他的嘴,麻绳直接捆住了双手,直接压着就出了如意坊的大门口。将如意坊里面所有人的赶出去,门上直接贴上了封条。

    出了如意坊的大门口,方明压着绣春刀,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大声的说道:“去下一家!”

    外面看热闹的人可不少,见到秦四爷被抓,如意坊被封了,不少人的下巴都惊掉了一地。这个消息也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兴县,同时也吓坏了不少人。

    “妈妈,税务司那边出手了,如意坊被封了,秦四爷被抓了。”

    一个龟奴快速的跑进了得意楼,脸上全都是惊恐的说道:“税务司动了刀枪,还有弩箭,谁敢反抗格杀勿论,咱们怎么办啊?”

    得意楼的妈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身材丰腴,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名叫如燕。听了龟奴得话,如燕脸色一变,直接说道:“真的?”

    “真的?现在外面都传开了,现在税务司的人正朝着咱们这边来呢!”龟奴连连点头道。

    龟奴的话音刚落,税务司的人已经冲进来了,方明压着绣春刀,四下看了看,厌恶的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嘴:“乌烟瘴气的,清场!”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税务司的税役快速的冲进了得意楼,开始驱赶客人。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舅舅可是户部侍郎,你们敢如此对我?我要去告你们。”一个年轻人被从屋子里面拉出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声的道。

    “户部侍郎?”方明站起身子,打量了一眼对方,然后直接开口道:“打一顿,丢出去,小子,我给你一个机会去告状,你要是不去,我都看不起你!”说着一摆手,税役直接把对方给拉出去了,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打,然后直接扔出得意楼。

    这一幕将如意坊里面的人都吓傻了,客人直接抱着衣服就向外跑。

    方明来到老鸨子如燕的面前,开口问道:“你是如意坊的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