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人可以和朕做交换

    朱翊钧一愣,求娶公主?看了一眼申时行,朱翊钧沉声说道:“我大明不和亲,难道你不知道?”说出这话的时候,朱翊钧的语气已经很低沉了。

    事实上申时行怎么可能不知道,抛开和亲的问题不提,皇上对自己的妹妹可是宠爱有加,让自己的妹妹嫁去草原,皇上要是答应就怪了。

    可是这里面牵扯到另外一件事情,申时行也不得不说啊!

    “陛下,忠顺夫人的意思是卜他失礼愿意去大汗号,并且去顺义王的封号,愿意以国公号世镇草原。”申时行苦笑着说道:“以黔国公例。”

    听了申时行的话,朱翊钧都愣住了,玩这么大?

    说实话,朱翊钧真的没想到三娘子会这么干,这就等于撤销了自己的封号,彻底并入大明了。去王号,以国公爵位镇守草原,说起来这个对朱翊钧的诱惑真的很大。

    将草原彻底纳入版图,这是朱翊钧早就想干的事情。

    当然了,和亲肯定是不行的,估计这一点三娘子也知道,所以他弄出了这么一条,给自己的儿子去顺义王的封号,将瓦剌并入大明,然后求娶一位大明的公主。

    如果真的封了国公,那就是大明的臣子,以臣子身份娶公主,这个也说的过去。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说,三娘子这是打的好主意啊!

    申时行如此硬着头皮来说这件事情,表明了他也动心了。这样做的好处很多,比如彻底收服了瓦剌,从此大明西北不但不会有战事,而且将收瓦剌于大明。

    皇上嫁一个公主过去,也算不上和亲,怎么算都划算。

    朱翊钧心里面也有一瞬间的心动,可是瞬间就消失了,转头看向申时行,朱翊钧开口说道:“朕敬佩的皇帝不多,排在前面的,除了咱们的大明的历代先皇,就要数唐宗汉武了。”

    “不过他们的和亲朕却看不起,大明不称臣不纳贡不和亲,朕每每思之都倍感自豪。”

    “爱卿知道唐朝第一次对外和亲是谁吗?”

    申时行博古通今,这个问题自然是难不住他,沉声说道:“回陛下,是唐初名将阿史那杜尔,贞观十年,唐太宗以和亲之礼,把唐高祖的女儿自己的妹妹衡阳公主嫁给阿史那社尔,授他驸马都尉之职。”

    朱翊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正是如此,爱卿果真博闻多识。”

    “唐太宗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阿史那杜尔,这算是开了大唐和亲的先例,其实这也算是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大唐臣子,毕竟阿史那杜尔那个时候已经是大唐的臣子了。”

    “可是后来呢?大唐的和亲公主还是给臣子吗?朕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大明不和亲,这是组训,朕不会开这个先例,朕不想将来无颜见大明的历代先皇。”

    “此时的卜他失礼比得上阿史那杜尔?去了顺义王的王位?去了汗位?朕告诉你,从此以后,瓦剌再无大汗,也没有顺义王,有的只是瓦剌土司。”

    “朕不接受交换,没人能和朕交换,朕要的东西,朕会让人去取,朕说什么是什么,朕是大明天子,朕之言便是圣旨,没人可以和朕谈条件。”

    “朕不是唐太宗,朕不会用自己的妹妹做交换。”

    申时行倒是没被朱翊钧的话给镇住,自己家的这位陛下心高气傲他早就知道了。

    历代皇帝之中,他看得起不多,常常自比汉武,申时行震惊的是朱翊钧说的土司,在瓦剌设置土司?皇上这是要羁縻瓦剌啊!看皇上这架势,这是要像西南一样治理西北啊!

    朱翊钧最想做的是改土归流,是彻底将草原纳入大明的版图。

    可是现在的大明没那个实力,那羁縻也就是最好的办法了。三娘子想一统瓦剌,朱翊钧才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羁縻,摄封土司才是大明最该做的事情。

    “陛下,摄封卜他失礼为土司?”申时行有些吃惊于朱翊钧的大胆了。

    “不可以吗?”朱翊钧转头看着申时行,面无表情的问道:“虽然京营已经回京了,可是大明在西北那么军队,别告诉朕他们不能打,别告诉朕他们连现在的瓦剌都收拾不了。”

    当然能收拾得了!

    或许治理不行,但是震慑绝对可以,想到这里,申时行豁然开朗,对了,仗都打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能羁縻瓦剌,为什么不能摄封土司。

    和亲,和亲做什么,区区蛮夷土司,也好意思娶大明公主,不知所谓。

    这么一想,申时行瞬间元气满满,优越感十足。

    送走了申时行,朱翊钧舒了一口气,这一次他就准备干一票大的,羁縻瓦剌,摄封土司,这才是自己要做的。等到时机成熟,改土归流,彻底将瓦剌纳入大明。

    与云贵等地不一样,朱翊钧丝毫不担心瓦剌摄封土司之后造反。

    云贵之地自己鞭长莫及,实在是太偏远了,以现在的交通条件,真的是没什么办法。西北却不一样,西北距离多近,等到摄封土司之后,自己就可以开始向着西北渗透了。

    通过羊毛纺织,通过贸易,彻底掌握西北的经济命脉。

    等草原涌入大明的商人之后,草原便自然就是大明的了。

    在朱翊钧琢磨自己宏图大业的时候,张宏又悄无声息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朱翊钧之后,躬身道:“皇爷,太后娘娘请皇爷过去一趟!”

    看了一眼张宏,朱翊钧发现这老头越活越精神了。

    前世张宏绝食以明志,自尽而亡,这一世张宏却活的很好,不但活蹦乱跳的,而且还一副越老越精神的架势,朱翊钧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听说李太后找自己去,朱翊钧一愣,这又是什么事情?

    跟着张宏来到坤宁宫,朱翊钧发现这里人还不少。

    除了自己李太后,自己的三个妹妹居然也都在,甚至武清伯李伟也在。朱翊钧顿时一愣,这是怎么了?开家庭会议吗?见到三个妹妹都是一副悲悲戚戚的模样,朱翊钧更迷糊了。

    “儿臣见过母后!”朱翊钧躬身对李太后行礼。

    “行了,过来坐吧!”李太后笑着招呼儿子坐过来,然后开口道:“皇儿这些日子可繁忙?”

    “回母后话,还好,儿臣正准备接见忠顺夫人。”朱翊钧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三个妹妹,开口道:“怎么了这是?”

    “怎么委委屈屈的?和皇兄说说,谁欺负你们,皇兄帮你们收拾他。”

    “皇兄要用我们去和亲?”瑞安公主嘟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在朱翊钧三个嫡亲妹妹之中,瑞安公主最小,也最为娇憨,平日里得到朱翊钧的宠爱也最多。听到朱翊钧开口问,早就忍不住了,直接委屈的道。

    朱翊钧一愣,苦笑着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这都是听谁说的?”

    “你们消息都比朕灵通,朕过来之前才听说忠顺夫人要娶为他儿子顺义王卜他失礼求娶一位大明的公主,你们这都哪里来的消息?再说了,你就这么看皇兄啊!”

    瑞安公主噘着嘴:“我们害怕,我们才不要嫁给草原猴子呢!”

    “行了,咱们的大明不和亲,皇兄怎么舍的用这么好的妹妹去和亲!”朱翊钧笑着在瑞安公主的脑袋上弹了一下,然后说道:“把心放在肚子里面。”

    “等过几年,皇兄给你找一个天下顶顶好的夫婿。”

    瑞安公主脸直接红了:“皇兄坏,我不嫁人,我就在宫里面陪着母后。”

    李太后伸手敲了一下瑞安公主,没好气的说道:“哀家才不用你陪,行了,这回心安了?回去吧!母后有事情要和你皇兄谈,别整天胡思乱想的。”

    三个女儿走了,李太后这才开口说道:“皇儿,寿阳今年十七了,真的该选驸马了,在晚几年就成大姑娘了。”

    事实上好几年前李太后就要给寿阳公主选驸马,可是被朱翊钧给拦下来了,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嫁人,朱翊钧想想都心疼,太禽兽了,这不禁让朱翊钧想起了自己娶王喜姐的时候了。

    历史上朱翊钧的这几个妹妹活的都不长,这和他们太早嫁人,太早生育,绝对有非常大的关系。其他人可不会像自己一样,顾忌年纪小,行房的时候小心小心在小心。

    可是自己按了好几年,这眼看着按不住了,十七岁了,再按下去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了。不过暂时还不时时候,朱翊钧准备废了驸马都尉不得为官这条限制。

    在历史上这么多朝代里面,大明的公主绝对是弱势的可以,看看人家大汉的公主,看看人家大唐的公主,那基本都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的。

    至于什么公主乱政,朱翊钧就只能呵呵了。

    况且大明的公主和汉唐的公主不一样,教育方式也不同,出现汉唐那样彪悍的公主,可能性不大。事实上唐朝的公主干涉朝政的也不多,只不过她们的私生活彪悍而已。

    反正自己都要开藩禁了,在限制公主也没什么意思。这一条驸马都尉不得为官,使得大明的公主都没人敢娶了,放开这一条,朱翊钧觉得自己的妹妹还是很好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