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买参中伏

    李青山到镇中最好的酒楼,买了十几坛好酒装满牛车,再按着青牛所给的清单,到药铺买来了大部分药材,而最重要的人参,却不能在药铺中买。

    柏溪镇最大的客栈中,一个群带着斗笠,背着药篓的人正在默默饮茶,即便是在酒楼之中,他们也不肯取下头上的斗笠和身上的药篓。

    不时有各大药铺的掌柜来到客栈中,打开药篓看看里面的东西,然后将手笼在袖中,同他们讨价还价,若是成了就从药篓中带走大小不等的一包人参。

    他们是参王庄的采参客,同勒马庄一样,都是安在深山之中,但是却是以采山参为生,若要买人参,自然是买他们的最为便宜。

    李青山将牛车停在客栈门前,环视一周,大步走到角落,对采参客们道:“我要买人参!”

    采参客们见他年纪轻轻,衣着破旧,都露出轻蔑的神色,竟没一个人应他。

    李青山皱皱眉头,取出怀中剩下的千余两银票放在桌上:“我要买人参!”

    这下所有的采参客都抬起头来,露出惊愕的神色,没料到李青山竟拿得出这么多银子来,彼此相视一眼,终于有人开口道:“要买多少?”

    李青山已经了解过人参的价格,最终商定的价格,带了一大包人参离去。

    采参客们低声说话:“要不要顺手做了这小子?”

    “还是找灵参要紧,那可是价值万金的宝物,凡人吃了也能延年益寿,习武之人吃了,立刻就能成为一流高手,甚至突破阻碍,晋升先天也不是不可能。”

    “灵参虽好,但只有一棵,还要对付勒马庄的那个病鬼,我自认没这个福气去拿,百鸟在林,不若一鸟在手,愿意做这一票的就跟我来。”

    七八个人站了起来,抓起腰间的腰刀,逶迤而去。

    门外不远处,一人藏着柱后,望见这一幕,悄悄的离去。

    李青山赶着牛车独自在山道间前行,有一搭没一搭的同青牛聊着天,小安也从槐木牌中探出头来,坐在车梁上静听他们说话。

    来到一个狭窄的山谷中,青牛忽然停住脚步,回头望了李青山一眼:“你的麻烦来了。”

    话音方落,山谷两端,就出现七八个人影。

    李青山凭着目力:“你们是……参王庄的人?”这群人握着腰刀在手,显然是要shā rén越货。

    “还是低估了人心凶恶!”他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声,他并非不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所以买了人参之后立刻赶着牛车回村,绝不多呆一晚,但没料到这群人如此大胆,竟敢在光天化日下截杀自己。

    传闻这些每日攀援绝壁,采集人参灵草的人,民风极为彪悍,而且都怀有武艺在身,身体轻若飞鸟,矫若猿猴。

    “小子,我们有些话想同你谈谈!”为首之人平静的说着,眼神中透出轻蔑的光,仿佛看着笼中待杀的牛羊:“留下所有的东西,你可以走。”

    这种平静并非是假装的,他们常年在山中行走,遇到落单的行人,一刀杀了拿走财物,不过是家常便饭,而事成之后,当然是不可能放过任何活口。

    采参客们嘿嘿笑着围了上来。

    眼见危机逼近,李青山猛地抖动缰绳,青牛望了他一眼,倒是配合,带着牛车加速向前冲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采参客们喝骂着,急急向两边闪避,手中飞起两道刀光,交错斩向车上的李青山。

    青牛牛头一摆,仅剩下的牛角画出一道诡异的弧度,那为首的采参客,看牛角刺来,竟然不能躲避,被狠狠刺穿了肚子,钉死在山壁上。

    那采参客兀自睁大双眼,口涌鲜血,不相信凭自己的武艺,会死在一头耕牛的角上。

    与此同时,李青山翻身落地,闪开两道刀光,厚背钢刀在手。

    青牛抽出牛角,心道:“从一个牛的角度来说,我这算超水平发挥,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采参客们的惊呼:“耿大哥!”这“耿大哥”是他们中身手最好的一个,没料到竟然死的如此离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青牛是一只妖怪。

    而后狠狠的对李青山道:“小子,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原本还想给你个痛快,等下我们要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削下来喂狼!”

    李青山嗤笑:“就凭你们!”面色却无比沉凝,缓缓拔刀。

    没想到一天之间,就遇到两场战斗,而且一次比一次凶险。

    果然手上有了功夫,也就意味着容易惹麻烦,若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农家少年,当然不可能同勒马庄的人硬抗,更加不会有那么多银子去买参。

    而这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战斗,他纵然有神通在手,也不敢说能够如履平地,青牛说过的话,浮现在耳边。

    心念转瞬即逝,大战一触即发。

    “杀!”劲风袭来,四把腰刀织成的刀网,笼向李青山。

    牛魔炼皮绝挡不住这样的刀锋,李青山迅速做出判断,看也不看身后,反而大踏步向前,扑向眼前三个采参客,他的心并不全在此刻的死斗上,而是不断回想着方才青牛那一角。

    青牛绝不会帮他御敌,否则凭它的力量,杀掉这群采参客是易如反掌,那一角大有深意。

    在生死关头,他的悟性灵性被全部逼迫出来,他眼中猛然一亮,牛魔顶角,要以身体的每一处为牛角,而wǔ qì不过是身体的延伸。

    他手中笔直的厚背钢刀,像是在突然之间有了灵性,绕过一把格挡的腰刀。

    “噗噗”的声响中,一个采参客的脖子喷出漫天血雾,仰天倒在地上。

    “老成!”“这小子懂武功!”一连串呼喝,采参客的望着李青山,神情不复方才的随意。

    而李青山的双臂也添了两道伤痕,亏得牛魔炼皮的坚韧,才没有被切割开来,反而激起心中的凶性,双目似火燃烧:“来吧!”

    山谷一侧的茂密林木中,藏匿着一群人,相隔不过十余丈的距离,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山谷中的人,竟然都没有发觉。

    唯有青牛往这边望了他一眼。

    为首的正是黄病虎,笑着对身旁的人说道:“小黑,现在你可服气?”启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