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虚拟世界

    你知道,他在元阿朝后期是一个强壮的人。他可以在圣阿地排名第一,否则他不可能是执法者中的长者。

    但是现在一个战士在元湖的顶峰,是让对方安全接管吗

    虽然黑风只用不到十分之一的功率,但也很可怕。

    这孩子一定有个大秘密。

    难怪,就连天堂也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到小澄的体力后,黑暗的风看着小澄的眼睛,贪婪的,更甚。

    他原以为最好不要惊扰皇族的其他长老,否则他就不能独自吞吃小城里的宝物了。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能得到小城市的宝藏,他将来就有机会踏入虚拟世界。

    所以,在知道了这些之后,黑人们毫不犹豫地重新开始。

    他冲了出来,立刻,就在小诚的身边,然后伸手抓住半空中,直接炸了小诚,暗杀了小诚。

    “真可惜!”

    小诚看到黑风再次杀人,冷笑起来。

    “小白,我们杀了它!”

    把消息传给小白后,小成粗暴地举起双手。在他的手上,魔法拳套散发出黑色的力量线。

    姿态将是用磨盘的秘密技能来击退黑暗和无风。

    在知道黑暗中没有风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不让自己走,小程懒得和这些人说话。

    徐文义是天武圣阿地内廷十长老之一。血神庙被打开的时候,小诚就看到了。

    因此,小诚也知道徐文义是一个很坚强的存在。

    在小成看来,虽然黑风和徐文义一样是内廷的十长老,但恐怕连徐文义的打击也抵挡不住。

    但令小成惊讶的是,这六个人的领导不是徐文义,而是一个穿着书生衣服,拿着羽毛扇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像个书生。

    他身上没有浓烈的气息,但无论是徐文义,还是他身后的四位长辈,都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边,领头的是那位中年学者。

    见几位长辈出现,原本想赶紧压制小诚,小诚独自吞下了身上的黑色和无风的宝物,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但他沉思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他没有朝小诚开枪,而是对前来的中年学者说:“没想到连欧阳老也被这件小事吓了一跳。这是一个耻辱。”

    “老欧阳吗难道是欧阳玉大人在圣阿地十长老中排名第一

    “嗯,他可能是对的。否则,还有谁能让圣阿地几个内部大府的长老如此恭敬你没看见黑暗中谦卑的表情吗

    “哦,我的天啊,如果老欧阳是老者就好了。据传,欧阳修维长老不久前进入了半步虚拟状态。没想到,连他自己也大吃一惊。

    “哼!这有什么奇怪的你知道,在这个时候,许多强大的人在天武圣阿地进入兽王的大厅寻找机会,但即使是老太上已经埋葬了一个。很难不引起圣阿地的注意。

    在他周围的圣阿地,许多门徒和长老认出了这位中年学者的身份。他们都很震惊,禁不住说了起来。

    “存在半步虚拟世界”

    小成的精神比同等级的武士要坚强得多。所以他周围的门徒,声音虽小,还是传进他的耳中。

    这位被称为“元老”的中年学者是大府内部十位元老中的第一位。甚至连小程也被自己进入半音虚拟世界的经历震惊了。

    其实,当小诚看到徐文义等人以中年学者为首时,他就知道中年学者一定是非凡的。

    但他只认为这位中年学者在元海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人。

    然而,我并没有预料到中年文人的恐惧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这是一种半步虚拟的存在。

    当小诚内心深处感到震惊的时候,内务大府的六位元老,如中年学者欧阳玉徐文义,也在公众面前倒下了。

    欧阳玉望着那双没有风的黑眼睛,没有表情地说:“小事这一次,甚至我圣阿地的一位祖先也倒下了。对于神圣的天屋来说,这是一件骨子里的事。”

    这件事惊动了圣阿地的其他祖先。他们让我出来处理这里的事情,所以你暂时不必担心。”

    听说欧阳玉要亲自处理小诚的事情,这下可麻烦了。

    他也可能想要杀死小澄,抓住兽王阿府的机会对小澄和许多珍宝下手。

    如果欧阳玉和其他人来处理这件事,他想要独自吞下小澄手中的宝物的想法就会落空。

    于是他咬紧牙关说:“这个孩子杀了我的徒弟天珏,我……”

    “哼!”

    欧阳玉不等风过了,冷冷的哼了一声,脸更冷了,说:“这是几个老祖宗的决定,你要违背几个老祖宗的命令吗”

    “自然不是!”

    欧阳玉身上的寒气使他浑身发抖。即使小城里的宝藏不愿意这样丢失,他们也只能撤退。

    毕竟,不提那些祖辈的命令,和欧阳玉单独相处,那不是他能对付的!

    欧阳玉芳见黑风不再说话,便转过身来看着小澄说:“你就是那个杀了天,在百兽之王殿里得到机会的徒弟吗”

    小程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因为欧阳玉的声音很冷,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他原以为欧阳玉等人是来为他伸张正义的,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小成回答道:“弟子小成,他之所以杀天,是因为攻打了天坛。

    小诚自然不会傻傻地听欧阳玉等人的话,跟着他们进见简。

    否则,我不知道怎么死在那个时候。

    欧阳玉愁眉苦脸地说:“这是我们许多长辈一致作出的决定。你根本不能拒绝。”

    “哈哈!”

    文彦听了,立刻笑了笑,冷冷地说:“如果我不答应,你就做长辈,不要羞于向内府的小徒弟开枪。”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直截了当地说吧!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要去掠夺我从兽中之王那里得到的可怜的异国情调的骨头,以及我身上的珍宝

    “哼!”

    欧阳玉把他的羽扇变成了沉默的声音,说:“小成,长老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免受皮肉之苦。既然你这么无知,就不要怪我吧。”

    随后,欧阳玉对旁边的一个人说:“风长老,这个人要交给你了。”

    欧阳玉称年长的风是一个穿着八卦衣服的中年男人,名叫冯布瓜。他是天武圣阿地最高的炼金术士。他的一只脚踏入了玄杰中等级炼金术士的世界。

    冯布瓜看了小诚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接到欧阳玉的命令后,风不卦而不语,立即踏出一步,伸出手来猛烈地挥动着。

    嗡嗡声!

    突然,一个手掌大小的火炉从风中冒了出来。

    这个丹炉,原来只有手掌大小。

    但它逆风而上,很快就变成了整整几十米的大小,像一座神山,在压力下向着小城市凶猛地冲去。

    “嘿,嘿,这个孩子,这真的是一个祝酒词,没有惩罚。虽然老冯布瓜是炼金术的大师,但他也是元海的强者。这孩子会受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