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商报广告很值钱

    王也一直在想方设法把现代的东西带到大唐,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确实改变了很多人的固有观念和心态。

    如果以前说要在衣服上绣字,估计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四书五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又或者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之类的文字。

    像现在这样三两句之内,直接就能想到广而告之这个作用,全都有赖于王也潜移默化的影响。

    说到广而告之,那就不得不提一提王也的另一个大产业,九州商报。

    与其他产业不同,九州商报明面上的管事虽然是虞世南这个王也的老泰山,但其实一应运营全部都交由马周管理,所以马周才会如常忙碌,结个婚第二天就屁颠屁颠跑来上班。

    此时,就在王也几人畅想大唐足球业发展大计的时候,苦逼的马周正在招待贵客。

    郑玉岩,荥阳郑氏当代家主郑行之次子,本来他是想来找王也的,可惜王也一早就在陪同李渊游玩,倒是刚好错过了。

    马周对于世家的观感一直不怎么好,不管是以前穷困潦倒的时候,还是现在富甲一方,了解了更多不为人知的n之后,都不好。

    “玉岩见过马先生了,一早就听闻马先生才高斗,素有小财神之称,今日才来拜会,实在惭愧惭愧。”

    郑玉岩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体型微胖,面相富贵犹如弥勒佛,目光流转间精光四射,一看就知道是精明算计之人。

    自从上次nn郑氏在太子李建成那里捐了一大笔钱后,东宫便一直对郑氏是照顾有加,如今好多东宫的产业更是与郑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马周都很了解。

    马周自是不认识这位郑玉岩的,但有风闻,这个郑玉岩和太子似是走的很近,每年孝敬东宫的钱都不少于五十万贯,可见其雄厚之财力。

    东宫之前借着王也从安南倒腾粮食的时间差大赚了一笔,马周心里有数,虽然王也平日见到李建成还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但以马周对王也的了解来看,王也并不是那么大气的人。

    “原来是郑掌柜!”马周笑脸相迎,“里面请,里面请!”,马周把郑玉岩让进会客厅中。

    郑玉岩本来还因为没见到王也本人有些不爽,但见马周态度恭敬谦和,心下也缓和了许多。

    两人落座,马周开门见山,道:“郑掌柜是想在商报上做广告?”

    “正是,不知道马先生这个广告的费用几何?”郑玉岩用心观察着马周脸上的每个细节变化,能在生意场上和官员之间如鱼得水,一跃成为郑家在外的门面,这郑玉岩凭借的不只是聪明的头脑,还有的就是这个察言观色的本领,及时趋吉避害。

    马周道:“这广告费用要依据版面的大小和刊登时间的长短,这就要看郑掌柜的意思了,就拿王氏翠玉轩的广告来说,一天的广告费用是一千贯。”

    “这么贵?”郑玉岩有些吃惊,自从这九州商报发行的第一天起,他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尤其是最后一版的广告,王也的报纸广告让全长安都知道了大唐商会的商品。

    而且据说,这九州商报将会在其他州县开设分社,把报纸发行到每个地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力,真因为看到了这一点,他才找上门来,只是他没想到,这个费用如此之高。

    郑玉岩的惊讶不是作假,毕竟报纸还只是一个新兴产物,商贾世家抱着怀疑的态度看待也很正常,只是马周是明白媒体之厉的,这些时日读了不少王也买来的经济类书籍,他不敢说自己能够融会贯通,但略微精通还是有的,等有一天九州商报真的遍布整个大唐的时候,这些个世家就会明白它的巨大价值了。

    “没错,是很贵,郑掌柜如果可以接受,我们便接着商谈一下细节,如果觉得无法接受,我也不勉强,毕竟大唐商会的商品也需要广告!”马周摆出强势的姿态明着告诉郑玉岩爱买不买,他若是示弱,倒是会让这些世家之人更加怀疑。

    犹豫了一会儿,郑玉岩站了起来,“马先生请容我再考虑几天,毕竟这个不是小数目!”

    “可以!”马周道。

    离开竞技场后,郑玉岩并没有返回京城,而是带着随从朝酒店走去。

    郑玉岩这两天也跟李渊一行人一样,入住在九州大酒店里面,还是沿河的一栋小别墅,门口一个院子连接着渭水,方便坐在水边钓鱼嬉戏。

    郑玉岩刚进门来,一个头戴珠花,身穿红色裙衫的少女就迎了上来,“爹爹,怎么样了?”

    这个少女是郑玉岩的小女儿郑宛若,郑玉岩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因此对这个小女儿是百般疼爱,而郑宛若也是继承了郑玉岩的天赋,小小年纪便具备了出色的商业头脑,一些新奇的点子让郑玉岩也是惊叹不已,若非年纪太他都打算让女儿如同王氏王嫣然,崔氏崔莺儿一样到产业里历练一番了。

    “太贵了,一天一千贯!”郑玉岩道,“这个马周还真是会坐地起价!”

    郑宛若陪着郑玉岩向院子中走去,道:“在女儿看来,这个价格对大唐商会来说并不贵。”

    “是啊,大唐商会的商品哪个不是贵的离谱又能大卖的,就拿那个香水来说,一瓶就十贯钱,一天的广告让他多卖个一百瓶,他这钱就赚回来了,可是我们手里的货物没有这么高的利润!”郑玉岩摇头说道。

    郑宛若道:“只是这样,我们的土窟春荥阳土窟春,与剑南春起名的名酒。就更加难卖了,现在铺天盖地的广告让太原王氏的翠玉轩的商品连三岁的孩童都如数家珍,而我们土窟春酒呢,都快被人忘记了,我们不能和太原王氏相比,但怎么也得让人买酒的时候,能想起来还有一种叫土窟春的好酒吧,而且我们也不是每天都做广告,商报一个月发行六天,这样也就六千贯而已!”

    “对呀!”郑玉岩一拍脑袋,“到底是老咯,我一直想着每天都上广告,怎么没想到人家压根没有天天发行!”

    “还有啊,女儿今日在酒店里逛了一圈,发现好多客房里面都放着几瓶酒和一些糕点,上面都有商家的名字,我觉得我们也可以跟酒店的管事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把咱们的土窟春也放进每间客房中。”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