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后视镜的秘密

    小÷说◎网 】,♂小÷说◎网 】,

    打更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渐渐像是回过神来一样,目露浊光,看着我语气沉沉的说道:“当你和他坐车回到坐牛村入口处的时候,你们已经被我监控了,之后的一切我都在暗中跟踪调查。”

    我震惊了一下,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和庞方坐着出租车从城里回到村里的一幕幕,全被他盯上了?

    不可能吧,不应该啊……这也太离奇了!

    我呆呆的看着打更人。

    这时,打更人继续说道:“当你一个人走向坐牛村的时候,你朋友的车已经停放好然后前往你所在的方向了,那时我偷偷潜入了车内,然后发现了后视镜的秘密。”

    后视镜的秘密?

    我愣了一下,随后马上皱着眉头问道:“什么秘密?后视镜还能有秘密?”

    打更人沉思了一下,回答道:“这个秘密是,‘镜像投影’,在那面后视镜里看到的事物,其实是被投放到里面的画面,就像电影一样,你看见了镜子里出现了电影画面,可是实际上,它是不存在的。只是后天处理,加工上去的一段画面。”

    这个比喻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但还是大概明白了一些:“你的意思是说,我当时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抱着毛绒小熊的小女孩,是通过后天处理的手段,ps上去的?其实根本不存在?”

    打更人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是一个粗人,不懂什么叫做ps,但是我听闻过一些这样的事迹,如今网络发达,通过电脑,许多以前从未有过的东西都能制造出来,这是一种新型犯罪的起源,我坚信,未来不仅仅是现实犯罪,网络上也充满了犯罪……”

    我觉得这个话题越聊越远,马上扯了回来,问道:“前辈,那您是怎么发现这后视镜里的秘密的?”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回忆般的说道:“我在检查车内的时候,看向后视镜,看到了和你见到的一模一样的一幕,一个女孩,坐在后车座上,抱着一个小熊玩具,我自然不会感到害怕,而是觉得新奇,所以去认真的寻找真相。

    当我仔细观察,发现这镜子里的女孩始终坐着,没有多余的动作,她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着不变的表情,不动的坐姿,所以我认为这是镜像投影,就像水面倒映出天上的月亮一样,这就是我观察发现得来的结论。”

    这。

    我感到惊讶了,这个打更人的脑袋简直就是一个外星人脑袋,他不了解网络ps什么的,却仍旧能够凭借自己的大脑想象力、分析能力,想象出来这样的原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具备变态观察和想象能力的疯子。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的疑惑都能解释了。”

    我再次想到了自己在后视镜里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可是却不再害怕了,那只不过是像电影画面一样呈现出来的东西而已,我却当做了自己身边坐着一个鬼魂,真是可笑至极。

    “那么之后呢,为什么那只毛绒小熊会像鬼魂一样跟踪我?”我想到了这里,这一点也相当奇怪。

    当时我就这么走着,总感觉有人跟着,一回头却看见的不是人,而是那只毛绒小熊。

    打更人笑了,笑了一下后,回答道:“我一开始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你的朋友要这么做,他其实一直跟在你后面,但是你却没有发现,当你回头的时候,他藏起来了,却留下了那只小熊在原地。”

    啥?

    我先是惊呆了,随后就有些头皮发麻了起来:这他娘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庞方跟踪我,我完全没发现,而打更人跟踪庞方,庞方似乎也没有发现对方,简直一个比一个行踪诡异!

    他们还是人吗?!

    我冷静下来后,嘀咕道:“这么说,我之所以看见那只毛绒小熊像鬼魂一样跟踪我,原因是庞方为了装神弄鬼吓唬我?可是他为什么要吓唬我呢?”

    打更人微微眉毛上挑,猜测道:“后来我觉得,你的那位朋友是一位十分擅长控制别人心理的高手,他装神弄鬼,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后续能够和你接触而做铺垫,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家伙,他做的一切一切,简直天衣无缝,我甚至不能理解他是如何以最短的时间,和你做到最亲密的关系。”

    我尴尬了一下,最亲密的关系?这是什么鬼!

    打更人打了个哈哈,说道:“现在你的疑惑我已经为你解开了,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有!你是怎么把那只毛绒小熊弄到手的?”我感到疑惑,毛绒小熊是庞方用来装神弄鬼的证据,他应该不会让外人拿去才对。

    “他还是太嫩了一点,被我算计了一道,至于那只小熊我是如何弄到手的,其实并不难,至于是怎么弄的,具体我就懒得跟你解释了。”打更人摆手道,一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表情。

    “好吧。”

    我点头,也不再去追问这个问题。

    而和打更人交流了这么一大段时间,我有一些大彻大悟的明朗,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了一般。

    当然,我还是有许多许多的疑惑。

    不过打更人的表情却似乎不想再跟我多说了,一副疲倦了的样子。

    “我……”

    我正要开口。

    这时,打更人说道:“我有些累了。”

    “我明白了,那下次我再来?”我看着他,试探性的问道。

    打更人闭上了眼,没有回答。

    “行,您累了就先歇着,我先走了。”

    我见他不再有兴趣和我聊天,于是便识趣的告辞离去。

    而后我回到了母亲所在的斗室里。

    母亲躺在床上,闭目昏睡。

    我想了一下,没有去打扰她,而是出到了门外走廊,站着发起了呆。

    现在我没有别的地方容身了,只能暂时待在这里等。

    至于等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唉。”

    我有些心烦意乱了起来,不禁连连叹气。

    就在我发呆的站着了好一会儿,忽然走廊远处走来了一个穿着遮遮掩掩的人。

    这人的双眼煞是眼熟,仔细一看,是戴着鸭舌帽、口罩的,庞方!

    靠,他怎么来了?!

    我大吃一惊。

    庞方很快就来到了我面前,然后伸出手搭着我的肩膀,把我往隔壁一间空无一人的斗室里一推,两人挤进了这个狭小空间里面。

    接着,庞方摘下了口罩,冲着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轻声道:“宝贝儿我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