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摊牌

    宋思远反反复复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隐约记得一个不认识的白衣少年人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提着柄大刀,面无表情看着自己。

    他一回头,身后还是那个少年,一样的姿势,一样的表情,他又往四周看了看,几十个少年将他围在中间,面无表情盯着他。

    然后,那几十个少年齐齐提起刀,一刀向他劈了下过来。

    他大叫了一声,一下子睁开了眼。

    入眼朝霞漫天,金灿灿的阳光铺满整片山谷,照的远处潭面波光粼粼。

    “师父!”林琳大叫了一声,一下子扑进宋思远怀里,“师父,您可醒了,可把瑶儿吓死了。”

    萧风在一边闭目养神,睁开眼看了宋思远一眼,将视线移去了远方。

    宋思远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下光线。

    这时候,不远处林枫忽然大叫了声,“来了。”几个年轻人齐刷刷站了起来。

    “老于,这边!”李奎冲那身影使劲挥了挥手。

    宋思远摸了摸脖子,看了远处一眼,见到谷口一人影携着朝阳而来,又看了萧风一眼。

    此时,萧风已经站了起来,解释道,“来找我的。”

    宋思远迟疑了下,“阁下……”

    萧风摆摆手,“他们都快到了,你若真有意,便先妥善安置好她,三个月时间,足够了。记得,这是我们的战场。”

    宋思远怔了下,点点头,“明白。”

    “嗯。”萧风微笑了下,指了指宋思远心口,“三年,足够他们成长了,你该学会放下,而不是给他们找后路。”

    宋思远沉默了下,点点头。

    “再会。”萧风也点了下头,迎着朝阳离去。

    宋思远看着几人消失在谷口,轻轻叹了口气。

    “师父?”林琳一脸懵懂看他。

    “你可同他们说了你的身份?”宋思远笑了下,问。

    “没有。”林琳抹了把脸上泡得发胀的脂粉,甜甜一笑,又皱了皱鼻子,不满道,“不过口径不统一,我告诉他们我叫林琳,不叫瑶儿。”

    “这次,没关系。”宋思远抬袖抹了抹女子的脸,女子的五官其实很小巧精致,他温和说,“记得,那少年是个很可怕的人,以后你若碰上他,可以找合适的机会将你的身份告知于他,他说不定能帮你。”

    “真的?”林琳蹦了下,惊喜道。

    “不过现在还不急。”宋思远笑笑,“走吧,去看看这江湖,说不得波澜壮阔呢。”

    林琳眨眨眼,并不是很明白,不过还是使劲点了点头,“嗯。”

    ……

    萧风一伙儿人没有返回林园,而是在荒城的一间客栈里暂时歇了下来。

    此时林园正热闹,几方势力再次送来请柬相请,白无天的挑战帖送得挑衅性十足,冷霜寒几个年轻人差点跟人掐起来,天机阁更是派了一堆人在门口等候,一副不等到人誓不罢休的模样,绝对比菜市场还门庭若市,他们可不想去煽风点火。

    萧风在客栈里洗漱了番,让于逸,李奎在客栈等着,一个人翻墙偷偷进了林园后园。

    后园里花木葱郁,荷塘中花苞半掩,一如既往静悄悄的。

    “谁!”路过荷塘时,忽然有人低喝一声,一道身影倏忽闪来。

    “陶叔。”萧风喊了声。

    那身影滞了下,“楼主。”

    “一起?”萧风挥挥手示意无妨,往荷塘方向走去。

    “昨日,白无天扬言挑战之事,楼主可是知晓。”陶静渊连忙跟上,与萧风并排而行。

    “于叔提过。”萧风笑笑,“外面怎么样了?”

    “天机阁那边应该能推掉,倒是慕雪派,听说群龙盛宴出席的那群人面子极大,连须臾阁阁主也要礼让三分,他们可能要楼主应付。”陶静渊沉吟了下道。

    “慕雪派?”萧风负手看着荷塘,“近日不要理会他们,如果可以,尽量让他们顺心些,雪女的使者,总该有使者的样子,若是以后消磨了性子,可就无趣了。”

    “明白。”陶静渊点点头。

    “另外,群龙盛会后,我们飘缈楼该沉寂一段时间了,具体分寸陶叔费心。”萧风补充说。

    “份内之事。”陶静渊又点点头。

    “飞扬之事不必费心了,另外,无常山,我们也不用再顾忌,若是他们再有过分的事,不必留情。”萧风看了陶静渊一眼。

    “是。”陶静渊沉默了会儿,再次点头。

    萧风一拂衣袖,风吹荷塘,碧波荡漾,“陶叔可记得三年前?”

    “戴上面具也要时常提醒自己,面具后才是真正的自己。”陶静渊忍不住笑了笑。

    萧风点点头,转身离去,“那以后,不要提醒自己了。”

    陶静渊低敛下眼睑,过了会儿,看了眼萧风的背影,又看了眼荷塘,叹了口气,“好。”

    出了后园,萧风去了寻机房间,这位老人比萧风料想的恢复速度还快,此时已经能下床四处走动了。

    见到萧风,寻机明显怔了下,面色刹那凝重下来。

    “云飞扬没事,倒是你们占卜师,最近活动很频繁,我听于叔说,昨天晚上不少人去了剑冢,说是宝物出世。”萧风浅浅勾起嘴角,“我希望与你们无常山无关,毕竟你我没有多少交情可耗,让我手下留情也没多少资本。”

    “小友去了什么地方?”寻机却似乎不在意萧风的威胁,皱眉道。

    “凡王墓。”萧风玩味低笑起来。

    “小友不该去。”寻机眉头皱得愈紧。

    “我知道。”萧风笑看着寻机,“只是一切都已是定局,没有什么该不该去的。”

    “小友心绪似乎出了问题。”寻机往萧风方向走了几步“可否听老夫一言?”

    “你说。”萧风淡淡看着他。

    “静心,淡泊。”寻机肃然说。

    “然后?”萧风抿着唇,玩味道。

    寻机张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我想要什么,你算不出,猜不透,所以你宁愿我出局,也好少个变数。”萧风看着寻机的眼睛,“但你要记得,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变数。”

    寻机喉结动了动,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萧风笑笑,“那你可知,占卜师为什么要游离世俗之间,不理江湖琐事?”

    “独善其身?”寻机迟疑看着萧风。

    萧风笑得愈发玩味,“那你可知道,这几年飘缈楼如何让那些人不敢妄动?”

    寻机哑口无言。

    萧风嗤笑一声,“好自为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