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林园杀局

    林园的布置偏于清幽,寥寥几人便更显得冷清。

    这可真憋坏了于子琪,没人监督自个儿完成了近半个月的功课,就可以看出他无聊到不是一般境界了。

    萧风出现在这小家伙面前时,这小家伙还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半晌,嗷呜一声大叫,冲上去抱着萧风又哭又笑,直说萧风不要他了,鼻涕眼泪还糊了萧风一身。

    萧风也不躲,任由他抱着,苦笑不已。

    没办法,一连四天没管他,这小家伙有点怨念实属正常。

    这时候,洛天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大吼了声,“又调皮,找收拾!”

    小家伙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立即缩成了一团,连泪带鼻涕地吼回去,“我错了,不敢了,再也不了。”

    萧风呆愣时,洛天怡已经窜到小家伙面前,连弹了三个板栗,萧风想拦时她又腆着脸凑上来,笑嘻嘻说,“萧哥哥,我替你出气啊。”

    萧风哑口无言,半晌后无奈笑笑,“天怡,你跟子琪帮我去同来客栈接个人,怎么样?”

    “奖励!”洛天怡一下子跳起来。

    “回来告诉你。”萧风神秘眨眨眼,招手道,“快去快回。”

    “嗯。”洛天怡使劲点点头,一拉于子琪,“走了。”

    “李姨!”萧风看着两个孩子离开,喊了声。

    “楼主!”李露从一侧进来。

    “这几天这里很热闹?”萧风笑了下,问。

    “前日有人来过,具体如何还没查出来。”李露皱着眉头说。

    “不用查了,看看外面还剩多少人,找人去聚宝商阁帮我取个东西,报飘缈公子名号即可。”萧风不急不缓说。

    李露怔了下,“楼主何时去过?”

    “几天前。”萧风活动了下肩膀,点头告退,“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抱歉。”

    “小风注意身体。”李露又怔了下,看了会儿萧风的背影,嘱咐道。

    萧风挥了挥手,没有转头。

    走过庭廊,树影婆娑间忽然有破空声,萧风脚步一顿,挥袖一挡,笃笃几声轻响,几支羽箭被打偏,钉在树干上,紧接着,一片箭雨激射而来。

    萧风脚下一踩栏杆,借力一个空翻躲开箭雨。

    “嗡!”这时,璀璨的寒光陡然绽放而出,冰凉彻骨,剑气弥漫,庭廊顶有灰衣人一剑刺出直取他的咽喉,欲杀人夺命。

    萧风眉头一蹙,剑本身便是杀人的利器,而这一剑很完美,这是真正的杀人之剑,竟让他也生出了种窒息感。

    这时候,走廊外掠身来几个黑衣人。

    “杀!”他们一步踏出,地面崩裂,恐怖的气劲瞬间全部炸裂,一人长鞭卷过,空间发出噼啪的声响,如同毒蛇般朝着萧风卷来。

    萧风冷哼一声。

    光华乍现,一缕血线与一瀑血花几乎同时在虚空铺开。

    一股可怕的波动传来,剑影化作剑幕,但听一道道嗤嗤的声响传出,又几声闷哼,下面几个黑衣人瘫软在地。

    这时候,又有数道黑袍身影瞬息降临在萧风面前,冷漠无情,一人用剑,其余人用锁链。

    “杀!”没有过多的言语,几人几乎同时出手。

    他们轻功十分古怪,身形一动便似乎无尽的身影浮现,仅仅是一刹那,虚实难辨。

    萧风脚步一踏,飞速后退,吟雪一剑递出。

    似乎无尽的锁链与剑光碰撞,发出令人心颤的金铁之声,片刻剑光便在悄无声息中淹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奇怪。”萧风心中讶然。

    似乎得势不饶人,无数的黑色锁链犹如一条条触须,朝着萧风蔓延而去,快奇快无比,而且铺天盖地。

    瞬间,整个走廊里似乎都是锁链。

    “以力破力,或者暂避锋芒?”萧风心中思绪万千,骤然停下脚步。

    “楼主!”走廊尽头有人惊呼了声。

    锁链瞬间袭身而至,萧风拔地而起,猛地拉住一条锁链,下一刻所有锁链几乎同时朝萧风周身袭来。

    “阵法。”萧风恍然,身形一闪,错步挪移间,身体出现在数丈之外。

    正欲一剑劈下,一道轻微声音传来,只见一道黑影直扑萧风,快若闪电,只是顷刻间就降临萧风身边,剑气瞬息将萧风全身包裹,密不透风,无论从何处闪避,萧风都会陷入对方的无尽杀伐招式当中。

    “果然。”萧风面色不变,一剑硬抗。

    黑袍杀手顿了下,似乎有点意外,瞬息又是惊鸿一剑,没有夺目的光华,只有无尽的杀意。

    “嗯?”这时,他却又惊讶了下,因为萧风的身形再次消失。

    “噗!”萧风的身影再度出现,两声轻微入肉声,黑袍杀手的剑刺进了萧风的肩头,萧风的剑却刺入了黑袍人咽喉。

    一剑毙命。

    黑袍杀手神色僵硬,愕然看着萧风。

    这速度,好恐怖。

    同时,锁链触碰到了萧风的身体,只是这瞬息的耽误,萧风的双脚已经被缠住。

    这时候,一柄折扇飞掠而来。

    萧风面色微变,微微一个打滚,瞬间一连串乒乓声,折扇打在锁链上被弹飞出去。

    他抬头看了眼掠身而来的中年人,并不意外,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铿锵几声脆响,缠着萧风的锁链瞬间数截。

    困杨永坤的千年寒铁他都有法子碎,区区玄铁又能奈他何?

    中年人掠身而来,一把链子扇当头袭来,几道黑芒从扇子内激射而出。

    “天璇破风?”萧风眉头微皱,狂风一卷,身形急闪,一剑扫荡而出。

    “撤!”

    于此同时,一道冷肃声音传出,那些杀手毫不恋战,极其果断地飞奔而走,转瞬间消失在视线中。

    萧风没理会他们,制住陶静渊,在其后背重重拍了一下,陶静渊瞬间吐出口鲜血,目光清明起来,“楼主!”

    “别说话。”

    萧风抬头朝着走廊尽头看去,几道白影飘来,快若闪电。

    这时候,萧风身边有寒光一闪,萧风想也没想抬手一挡,手臂上立时被划出了条大口子,他微微蹙眉,一掌将陶静渊打昏过去。

    那几个白衣服的人在战局不远处停下,看了看满目狼藉,啧啧称奇了两声,一人笑嘻嘻问萧风,“小家伙,这里发生了什么?”

    “几位似乎不是这里的主人?”萧风面无表情说。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份内之事。”那人笑嘻嘻说。

    萧风冷笑了下,一拂衣袖。

    几个人瞬间倒飞出去,生死不知。

    “我可不觉得。”萧风冷漠道,“初灵,把这些人都丢出去,放出话去,若两个时辰内无人来领,全都喂狗。”

    “是。”走廊顶有声音传出来,随即,一黑衣少年从走廊顶跳下来,看着白衣少年背影,眉头皱得很紧很紧。

    他却不知道,少年冷漠只是因为已是强弩之末。

    拐到无人之地,萧风便踉跄跌在了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用了这么多高手不说,当初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流沙竟然兜兜转转也用在了他身上,而且还是身边之人刺的那一刀,幕后之人果真好算计呢。

    只是,以为这般他便能束手就擒吗?

    萧风身子微微一偏,伸出二指,精准夹住了一柄青色短刃。

    那柄短刃却似有灵性,在萧风手指间剧烈震颤起来。

    “御仙诀?”萧风嗤笑一声,真是讽刺,他救的人现在要杀他,也罢也罢,算他欠她的。

    真气的不断流失加上近来接踵而至的伤势,萧风觉得浑身都要抽搐起来,他紧紧咬着牙,努力让手里的短刃不脱离自己的掌控,直到坚持不住,将短刃猛地一甩,“出来!”

    断刃铿一声钉进了墙壁里,摇摇晃晃了半天,竟然没抽出来。

    庭院里缓缓走出来位白衣女子,一身轻冷淡漠的气质,眉心那颗朱砂犹是动人。

    “飘缈公子。”她冷冷说。

    萧风苦笑,“果然是你。”

    慕容映雪面无表情说,“你该死。”

    “但不是现在。”萧风平静说,“我不想伤你。”

    慕容映雪皱皱眉,“你该死。”

    说着,她拖着长剑,一步步走来。

    萧风一提气,便猛地吐出口鲜血来,叹了口气,摆出一副乖乖等死模样道,“其实,你为什么要拖着剑过来呢?很浪费时间,不是吗?”

    慕容映雪闻若未闻。

    萧风又叹了口气,慕容映雪已经一剑砍了过来。

    萧风闭上眼,很艰难一挥袖,慕容映雪被一股大力掀飞了出去,生死不知,长剑一下子被打飞出去,噗一声长剑入肉声,房顶上一个黑影直直掉了下来。

    几乎同时,几道黑影疯狂逃窜,离开了林园。

    “仅仅三日。”萧风睁开眸子,叹了口气,神识瞬间四散,踉跄站起身来,往林园深处而去。

    这一日,慕雪派和几方无名势力挑衅飘缈楼,在荒城内传的沸沸扬扬,最后的结果流传是,挑衅之人尽数被剁成了馅儿,喂了狗,令江湖上无数豪杰都倒吸了口凉气。

    之后,天机阁派人探访,云霞圣地来人挑衅,慕雪派之人前来讨说法,都被飘缈楼冷漠回绝,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令江湖人都面面相觑。

    到了下午,有个一身裹在斗笠里的可怕男子在林园门口寻事,不过呆了不足片刻,忽然连滚带爬离去,又成了江湖上的一桩奇事。

    再之后,林园完全闭门谢客,连几个飘缈楼的使者也没让进去。

    当然,这日发生的事不止这些。

    一座密室里,几个人的谈话,几乎确定了他们日后对一方势力的态度。

    一家客栈里,一大伙儿人慷慨激愤,以致于日后他们吃了老大的亏。

    九龙山脉的不知多少豺狼虎豹围困荒城整整半日,原因不知,直到深夜才悄然离去。

    ……

    萧风睁开眼时,正是星辉满天,弯月斜挂,他往四下一看,一个黑衣少年就静静坐在他身边,也不知守了多久了。

    他揉了揉额头,还有些后怕,额头上还是有一层冷汗。

    他略一犹豫,喊了声,“初灵。”

    那少年身子一颤,猛地回身,“殿下,您醒了!”

    “我没事,刚才只是调理一下。”萧风吐出口气站起来,跳下房顶,“外面怎么样了?”

    初灵身子一顿,有些恼怒看着萧风。

    此时的少年一身白衣几乎都染成了红色,有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要是真像少年说的那么轻松才是有鬼。

    他看着萧风一副毫不在意的神色,气就不打一处来,可张张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萧风揣着明白装糊涂。

    “很热闹,几乎都吵翻天了。慕雪派将那几个看热闹的领走了,还过来质问我们不讲理,到时那些身份不明的人过了时间也无人问津,最后……”初灵很无奈,看了眼萧风,“就依您的吩咐,全都剁成馅儿喂狗了。”

    “哦。”萧风一点不意外,漫不经心说,“死了吗?”

    “有死的,有活的。”初灵回答。

    “啊?”萧风眨眨眼,反应过来,“我说的是狗,不是人。”

    “狗?”初灵呆了呆,却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狗干什么?”

    “我想知道他们的身份,要先缩小一下范围。”萧风解释。

    初灵挠挠头,想不通,不过很快就乖乖说,“我这就去看。”

    说着,他跳上房顶,几个起跃便消失了。

    “没心没肺。”萧风笑着嘀咕了声,抬头看了看星空,这一瞬间,他竟然觉得星空亮得有点晃眼。

    他闭了闭眼,拿手心揉了揉额头,也不是很在意,很快思绪便转到其他上面去了,“不知道陶叔被安排到了哪儿,又是什么情况了。”

    他顺着走廊而行,很快见到灯火辉煌,李露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坐立难安。

    “李姨!”萧风快步过去。

    李露怔了怔,愕然道,“楼主,您……”

    萧风猛地反应过来,他忘了换衣服,便顺口道,“刚才,跟几个人打了一架,都是他们的血。”

    李露皱眉看了眼萧风,不过也没多问,“之前有个少年人忽然说,要封锁林园,我本以为您是出了什么事,如今回来便好,去换件衣服吧。”

    萧风微笑点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