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端倪初现。

    春去秋来,夏去冬来,时间一晃,便是三月。

    清早,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

    曲蝶衣便是在这金灿灿中醒来。

    “唔~,酒儿几时了。”照例伸了个懒腰,曲蝶衣打着哈欠问道。

    “回姑娘,已经辰时一刻了。”

    “辰时,我,我睡了这么长时间了嘛?!”曲蝶衣震惊的坐起身。

    按照昨夜入睡的时间算起,将近七个时辰。

    这……怎么有点吓人。

    “估计是姑娘前段时间太累了。”酒儿一边从柜子里把一会儿曲蝶衣要穿的衣服拿出来,一边询问道,“要不请个大夫,求个平安脉?”

    一听要请大夫,曲蝶衣顿时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算了,还是不要了。”

    说完这句,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最近有陌哥哥的信吗?”

    酒儿想了想,“好像没听下边人说有。”

    “唔,好吧~_~”嘟着嘴巴,曲蝶衣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失落。

    不过,她也理解,毕竟上一封信陌哥哥已经打过预防针了,最近有什么使臣要来,可能会很忙很忙,没有什么时间。

    穿好衣服,洗脸刷牙,然后让灵芝给她挽了一个飞云流苏髻,曲蝶衣这才婷婷然的去找李馨。

    “娘亲。”刚一进院子,丫鬟婆子们还未打起帘子,曲蝶衣便出声喊道。

    而她这一嗓子,顿时让屋内的李馨惊起。

    慌忙下榻,疾步走出,迎上曲蝶衣,拉住她的手,嗔怪道“这么冷的天,怎得就过来了,冻着了怎么办?!”

    “娘亲莫担心,你女儿身体好的很,怎么会被冻着呢?!”回握着李馨,曲蝶衣娇俏道。

    “完,顿了顿,李馨又道,“最近这天是越来越冷,而且听雅兰说,最近镇上患病的人越发多了,你出去时可要小心知道吗?”

    “好,我知道啦,”曲蝶衣点点头,“娘亲自己在家也要多当心,步叔叔给的手炉别离身。”

    “嗯,别担心我,一天天都在家,冷不着。”李馨笑着回道。

    两人就这样一言一句,边说边走,等李馨说完这一句,正巧到软榻处,见状,李馨拉着曲蝶衣的手上了塌。

    两人端庄的坐下以后,李馨又开口道“吃了饭了吗?”

    “还没有,”说完,顿了顿,“这不来娘亲这边讨点好吃的。”

    “贫嘴。”闻言,李馨笑骂道,“我这里的吃食还不是你做出来的?!”

    “嘿嘿~”顿时,曲蝶衣装傻充愣的笑着,就是不说话。

    “先喝杯茶暖暖胃,我叫他们摆膳。”对此,李馨嗔了她一眼,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杯热茶,递到曲蝶衣手里,紧接着,出身唤道雅兰,叫其通知厨房,摆膳。

    李府的这些下人们,别看数量少,可个顶个的能干,没等曲蝶衣一杯茶喝完,饭已经摆好了。

    “夫人,姑娘,可以移步饭厅了。”

    “好。”

    说着,曲蝶衣和李馨两人下地,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