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吃我一剑

    “吸星纳元手!”

    眼看着张三李四就要撞中黑色巨剑了,李傲天情急之下,连忙催动吸星纳元手隔空一吸,硬生生将张三李四吸的方向一转,落在了一侧的地面之上。

    承受了李玄强大的一掌,张三李四身上的银色战甲已然破碎不堪,口中更是鲜血狂涌,胸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咳咳主主人他”

    干咳出了几口鲜血,李四浑身发抖的指向了门口的李玄,不过他话还未说完,便一头昏死了过去。

    至于张三,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说,早已经人事不省了。

    “李玄,你干什么!”

    一边操控着半空的真元之火,李傲天转头瞪向了门口的李玄,眼中杀意毫不掩饰。

    虽然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李傲天何等头脑,猜都能猜出个大概来,肯定是李玄故意挑起的事端。

    “我没干什么啊,大长老刚刚接到汇报,说你房中火光冲天出了事端,这不是怕你有危险嘛,便让我带人来看看。”

    “可谁知道张三李四这两条狗,死活不让我们进来,我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没办法便只能强闯了!”

    看着半空中还在剧烈燃烧的真元之火,以及地面上的聚元阵,李玄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色,不过面上却表现的古井无波,他神色淡然的解释道。

    “为了我的安危着想?那可真是要多谢你和大长老的关心了,你现在也见到了,我根本就没有事,还不赶快滚!”

    虽然心中极为愤怒,但眼下自己正处在炼器的关键时候,李傲天不想受人干扰,他语气冰冷的呵斥道。

    “没事自然好,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弄得这般大动静,这莫非便是传说中的炼器?你什么时候会炼器了?”

    并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李玄故意开口问道,想分散李傲天的注意力。

    “在这里废什么话,给我滚啊!”

    李傲天知道李玄内心打的什么鬼主意,他并没有和对方废话的意思,继续出言呵斥道。

    “你也太无礼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的你族兄,还是为了你的安危特意来前,你却让我滚,你当我想多呆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散了!”

    冲着身后那些正盯着李傲天屋中情景发呆的护卫一声怒喝,李玄转身便走。

    才刚转身走出了两步,李玄身侧一名其貌不扬的银甲护卫,突然一甩袖袍,发出了数十根细如牛毛的黑色飞针,朝着李傲天便激射了过去。

    “我看你是找死!”

    没料到竟有人会突然对自己出手,李傲天愤怒之下再次催动吸星纳元手,将所有朝他射来的黑色飞针吸的方向一变,反朝着那名银甲护卫倒射了回去。

    李傲天凌厉的出手反击,银甲护卫显然也是没有料到,他快速自怀中掏出了一张青色纸符,随后以真元将之激发了开来。

    青色符纸一经激发,顿时自银甲护卫身前凝聚成了一面青色的灵光盾牌,将所有倒飞而回的黑色飞针全都给挡了下来。

    挡下了黑色飞针的攻击后,这名银甲护卫纵身一跃,朝着屋内半空中的真元之火飞扑而去,竟是见无法伤到李傲天,将目标转移到了李傲天所炼制的法器上。

    “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李玄也反应了过来,不过对突然出手攻击李傲天的银甲护卫,他却是一脸的意外,给人的感觉似乎事先并不知道这名银甲护卫会出手。

    “弹指剑气!”

    眼看着银甲护卫就要扑到自己的飞剑上了,李傲天在愤怒之下,一连发出了五道弹指剑气,自半空中带起五道残影,朝着银甲护卫激射而去。

    弹指剑气乃是玄级的神通,无论是威能还是速度,都不是黄级的武技神通能比拟的。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已经飞扑到黑色巨剑近前的银甲护卫,便被五道淡金色剑气后发先至的洞穿了身体,随后鲜血飞洒的落下了地面,就此断绝了生机。

    “李玄!”

    击杀了银甲护卫之后,李傲天怒气冲冲的又看向了李玄。

    “你看着我干什么,这和我无关,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

    知道李傲天这是向自己兴师问罪,李玄连忙为自己辩解道,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和你无关?你带来的人你说和你无关?我看你是诚心想要和我过不去!”

    虽然李玄表露出来的很无辜,但李傲天却一点儿都不相信。

    “我说和我无关就和我无关,这些人是我带来的不错,可我也是刚刚从万统领那里调来的。”

    “依我看,这家伙八成是南宫家安插在我李家的奸细,这是想替南宫羽报仇啊,一定是这样!”

    李玄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装,你再接着装,若是没有你的命令,他区区一个炼气三重的存在,如何敢在这种情况下对我出手!”

    李傲天冷笑,依旧不相信李玄。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这样,我也不耽搁你炼器,此事我一定调查清楚,给你个交代。”

    “你们两个去将那货的尸体给我带走,从他的身上,一定能查出点蛛丝马迹!”

    明显是不想再和李傲天纠缠下去,李玄冲着身旁两名护卫命令道。

    对李玄的命令,两名银甲护卫不敢不从,他们快速走到了被李傲天击杀之人的尸体前,随后将之抬了起来。

    抬起尸体后刚走出了两步,突然,这两个看上去并无异常的银甲护卫,居然合力将手中所抬的尸体扔向了李傲天。

    同时这两人各自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朝着半空中的真元之火斩出了两道剑气,明摆着是想破坏李傲天炼器。

    “我就知道你们的贼心不会死!”

    对两名银甲护卫的再次出手,李傲天这次明显有所准备,他身形一动避开了尸体的撞击,同时抬手隔空一吸,将那被真元之火裹住的黑色巨剑摄到了自己身前。

    “李玄,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再次躲过了一劫,李傲天眼神冰冷的看向李玄道。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我让你们抬那家伙的尸体,你们居然敢影响二少爷炼器,还不老实交代,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和李傲天那冰冷的眼神对视了一眼,李玄依旧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同时当场责问起了那两名出手的银甲护卫来。

    “别装了,你真当我李傲天是傻子不成,你们不就是想破坏我炼器嘛,不用那么麻烦了,既然你们这么感兴趣,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炼制出来的宝贝!”

    冲着李玄一声冷嘲,随后李傲天以吸星纳元手,将一侧地面那装有寒凝淬兵水的大铁桶隔空吸了起来。

    在李傲天的控制下,巨大的铁桶飞到了被真元之火包裹的黑色巨剑上空,紧接着桶盖自动飞了起来。

    随着桶盖的飞起,铁桶内冒出了大量雪白的寒雾,这些寒雾散发着冰冷刺骨的气息,将整个屋内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催动吸星纳元手的右手微微一动,半空中的大铁桶顿时倾斜,紧接着其内倒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全都浇灌在了被真元之火包裹的黑色巨剑之上。

    在白色液体的浇灌下,黑色巨剑外的真元之火快速熄灭,而那些浇灌下的白色液体则快速凝聚成冰,将巨大的黑色飞剑整个都给冰封住了。

    伴随着一桶寒凝淬兵水浇灌完毕,黑色巨剑直接坠落下了地面。

    就在巨剑落地的瞬间,其表面的寒冰全都碎裂了开来,而巨剑的一截剑身则顺势刺入了地面之下,黑色巨剑的真面目,彻底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

    “你瞎啦,这明显是一柄剑啊,就是这也太大了一点。”

    “你才瞎呢,何止是大了一点啊,大太多了,这能有人舞得动嘛!”

    看着像门板一样大的黑色巨剑,有几个李家护卫忍不住开口议论道,一个个看着黑色巨剑的表情,说不出来的震惊。

    “李玄,我这把剑如何?”

    看着脸上同样露出了震惊之色的李玄,李傲天似笑非笑的问道。

    “好剑,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李玄故作镇定道。

    “那你此次破坏我炼器未成功,是不是感觉很失望啊。”

    一把将黑色巨剑自地面拔起,李傲天眼露寒光道。

    “我从未曾破坏你炼器,为什么要失望啊,破坏你炼器的是他们两人,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啊!”

    李玄毫不客气的反驳道,虽然知道李傲天的实力很可怕,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炼气八重,真要打起来他也无惧。

    “你们两个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放心,我李傲天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只要你们说出了幕后主使者,我不予追究!”

    巨剑直指那两名突然出手的银甲护卫,李傲天神色淡漠的开口问道,。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无形的势自李傲天体内散发而出,压迫在了两名银甲护卫的身上。

    “我们我们”

    感受着李傲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两名银甲护卫吓的额头冷汗直冒,皆下意识的朝着一侧的李玄看了过去。

    “李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伤我仆从在先,破坏我炼器在后,吃我一剑!”

    见两名银甲护卫皆看向了李玄,李傲天没有再废话,他抬手一剑带起一股强横的劲风,朝着李玄便怒劈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