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町田苑子

    “开,开什么玩笑!我像是那种缺女人到不知廉耻的拿自家姨妈的私人物品干坏事的人吗!?”秦和清闻言先是一楞,继而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冤枉一样叫屈道。

    “那可说不定哦。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姐姐不在了的关系,突然某种感情爆发,开始对我的东西或者是我本人感兴趣了呢。毕竟你也长了呢,开始有自己的秘密了,再也不会像时候一样,稍微受点委屈就跑到我怀里哭诉,说爸爸不好了。”町田苑子丝毫不管自己的话题对两人来说有多劲爆,继续用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怀念道。

    “……”见此秦和清彻底无语,连最后吐槽的欲望也没有了“既然你那么喜欢怀念过去就可劲的怀念好了,我去吃夜宵了,你自己玩吧。”

    说完,果断转身离开,重新钻入厨房,找出碗筷,就那么在冰冷的灶台前自娱自乐的吃了起来。

    要不然能怎么办?继续坐在那里听自家阿姨的戏弄么?

    他可不是某特殊职业的男性从业人员,可以和各类姐姐、大姐姐、阿姨、大阿姨,甚至是阿婆、奶奶之类的女性聊的兴起,浑然忘了年龄的差距和话题的禁忌,当一切都不存在。

    “所以说啊,孩子大了就是无趣。”町田苑子无聊的撇了撇嘴,站起身,转身转进了自己的卧室中。

    只是时间不长,就又重新走了出来。

    “我要洗澡了,你要不要一起来?”町田苑子冲厨房里的秦和清随口发问道。

    “算了吧,我已经洗过了。”秦和清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鬼知道进去之后,又会被町田苑子给怎样调戏。

    “好可惜,难得我以为我们两个还能来次久违的共浴的说,看来只能等下次机会了呢。”町田苑子遗憾道。

    “……”

    然后町田苑子进入卫生间,消失在了秦和清的视线中。

    直到四五十分钟后,才裹着一条大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和清,快过来,帮我把头发吹干。”町田苑子冲此时已经吃完夜宵,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消食儿的秦和清招呼道。

    “你自己不能弄啊。”

    当然说归说,秦和清的身体却还是很老实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了一边。

    “吹风机在哪?”

    “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

    “找到了。”

    “要好好吹哦。要是吹不好的话,可别怪我白天的谈判不给你好好谈。”町田苑子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双腿前伸,岛国女性少有的笔直而修长的双腿自然的交叠在一起搭放在前边的茶几桌沿上,眼睛扫向电视,表情漫不经心的威胁道。

    就好象如果真把她头发给吹坏了的话,就真得准备不给秦和清好好谈合同一样,也是能闹。

    “嗨嗨,的保证给我们的苑子大姐的头发伺候的好好的,一根头发也不吹劈叉,让你一觉起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美美哒,像足了青春美少女,令所有眼睛不瞎的男人都为你神魂颠倒,这种行了吧。”秦和清也是无聊,撇着嘴敷衍着凑趣道。

    “这还差不多。”町田苑子笑了笑,终于算是满意的点起了头。

    “德行!”

    接着,秦和清打开吹风机的电源,一手轻轻揉弄町田苑子的头发,一手拿着吹风机对着她的头发吹了起来。

    嗡鸣声响起,气愤随之变得沉静了下来。

    “最近在学校过的怎么样?”而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一刻气氛的温馨,町田苑子难得的没有再开那种其实并不太适合他们姨甥两个的,略微带有点颜色的玩笑,而是很亲人式的关心起了秦和清的生活。

    “就是那样呗。霞之丘没告诉你?”

    “她最近在忙新书,所以类似这种非工作层面的事情,我不太好像她打听。”

    “还在忙新书?据我所知,她这新书已经准备了不少时间了吧?”

    “是啊。不过谁叫人家是天才文学少女,目前出版社主要力推的销售新增长点呢,自然是有着足够的任性的资本。这不,就在半个月之前,她竟然突然跟我说原本的新书计划作废,她要重新构思新书的内容,所以直到现在,我也没能见到她一个字的新书内容。”

    “呃……那确实是挺任性的。”秦和清干笑,不知怎的,他突然有种这事或许跟他有关的错觉!

    没办法,那个时间点卡的实在是太巧了——半个月前,刚好是霞之丘诗羽第一次见鬼,以及彻底跟安艺伦也还有游戏社团一刀两断的时候,所以由不得他这个当事人多想一些。

    “说起来,你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怎么样了?还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接着,町田苑子又满是八卦的询问道。

    “恩。”秦和清心虚,选择了心翼翼式的谨慎回答。

    “这样也挺好。毕竟诗羽的性格比较强势和自我为中心,脾气也多少有些古怪和难以相处,短时间接触下来或许还没什么,时间长了的话,你肯定会受不了的,反不如保持现在这种状况,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风回路转,有些意外收获也说不定。”说到最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町田苑子也跟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你这话可不好被她听到,否则你可要有得头疼喽。”秦和清笑着提醒道。

    “你会告诉她吗?”町田苑子反问。

    “你说呢。”

    “那就没关系喽。”

    ……

    如此又闲扯了片刻,秦和清终于帮町田苑子吹干了头发,完成了工作。

    “行了,已经很晚了,赶紧去睡觉吧。虽说明天是周末,你不用上学,但熬夜终归是不好的,何况白天的时候你还有事情,可不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町田苑子扭头看向秦和清提点道。

    “好的。你也是,苑子姐。熬夜可是女人最大的天敌,我可不想还没看到侄子的影子,你就先变成七老八十的样子了,那可就糟糕喽。”秦和清点点头,然后来自原身秦和清的那部分作死之心再次爆发,冲着好不容易有点正形的町田苑子调笑道。

    而后不等她说话,便哈哈笑着跑回了房间,把房门锁了起来。

    显然,也知道趋利避害。

    “这个死子!”见此,町田苑子倍感无奈,又颇感好笑的笑了起来“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以前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要顺眼的多。”

    然后抬手闭掉电视,也起身返回了自己的卧室。

    “喀。”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