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2章 信息不断

    以武会友结束。

    武台被撤下去,宴会大厅内重新变得富丽堂皇、灯火璀璨,穿着晚礼服和正装的男男女女们又重新聚到一起,有些在大厅中央跳舞,有些个人聚在一起端着高脚杯交流,都在等待着白云天走入各个小圈中交流几句。

    李擎苍并没有与人交流。

    而是与尚扬他们站到一起。

    笑容满面,上上下下打量,一副慈爱的眼神,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到了李擎苍这里是老丈人看女婿越来越喜欢,他觉得自己也被尚扬摆了一道,但并不生气,反而欣喜异常。

    穿着礼服,皮肤精致如玉的李念也察觉到情况好像有些微妙,但还是没想通,明明是尚扬让白云天当众下不来台,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应该懊恼,怎么还都在笑。

    “爸,你别笑了,王熙雨本就没安好心,尚扬又得罪了白云天,你得想想办法啊”

    “看给我闺女急的”李擎苍爽朗开口,春风得意,眼睛不由得看了眼远处的王熙雨,解释道“不用担心,尚扬当众动了白云天确实不是好事,但是王熙雨让他上台的,就未必是坏事,你这小子,机灵的很”

    “嘿嘿”

    尚扬憨厚的一笑。

    刚才就是李擎苍阻止,要不是他开口,能把这位今晚的主角打到起不来床,才打到走路不对劲,已经很收敛了。

    李念琼鼻上反射着流光,穿上礼服要是不开口,还真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再次疑问道“这跟王熙雨有什么关系即使是她让上台的,白云天也不傻,动手的是尚扬,还能把矛盾转移到王熙雨头上”

    在她眼中确实是不可能的事。

    “怎么不能”李擎苍反问道“如果没有尚扬说的那番话,或许他想到了也不会说什么,更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报复尚扬,可一旦把话说明白,白云天也被逼得没有退路,真要报复,就得报复王熙雨,否者会被人说成欺软怕硬,地位越高,面子也就越重要”

    站在一旁的丁小年抿嘴笑道“穿着大裤衩走在街上,被人骂一句不还手,别人说你怂,开着劳斯莱斯走在路上,被人泼一盆脏水也不能动手,这叫素质,也是位置的局限性,动手会被人看清的,尤其是他这种要继承家产的人”

    李念被说的一愣,好像明白了一点。

    “也就是说,他要是真发火,就得两个一起发火,因为大家都知道,王熙雨是故意让尚扬上台的,想要借他的手羞辱尚扬,白云天被王熙雨摆了一道却被尚扬给当众说出来了”

    这番话说的更直白,也更铁骑。

    “哈哈,你们几个玩吧”李擎苍没有回答,其实更让他高兴的是,自己一直处于阻拦者的角色,也就是说,自己看透了阴谋,是帮助白云天,他心里会本能的觉得自己亲近,已经走出几步,又停住脚步,转头道“不要把这种脑子用在念念身上”

    尚扬见到他的眼神,吓得噤若寒蝉。

    千算万算,这点没算到

    看来大智若愚是一门学问,自己还没学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啊。

    心虚道“我懂

    ,我懂”

    李念终于想明白一切,心花怒放,不管三七二十一,登时搂住尚扬胳膊,炫耀道“爸,你不懂,一个女孩能被男人骗一辈子,是种幸福,她越聪明我越幸福,无知是种福气嘛”

    李擎苍登时凌乱,恶狠狠的瞪了眼尚扬,转头离开。

    见他走掉,尚扬登时崩溃道“大姐,你好像低能儿,自己被骗就行了呗,非得说出来”

    李念牢牢搂住他胳膊,傲然的看着他“你的智商是不是跟我有差距,被我摆了一道”

    尚扬见她狡黠的笑容,略感无语,或许无知真是一种福

    丁小年见两人卿卿我我,也跟着嘿嘿的笑,今天是尚扬主动让他来参加,也就没有拒绝,不过收获倒是满满,很满足,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看着远处叶盛美诱人的身段,面色都带着一层燥红。

    在被别人发现前,及时收回目光,犹豫片刻道“尚扬,要不你们先在这白家这颗大树太粗,见了面喝了酒我也搭不上,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我去找龙哥谈谈人生”

    “记得做好安全措施”

    尚扬深沉的提醒,并不阻止。

    “放心吧,我让他带体检报告来找我,绝对没事”

    丁小年摆摆手,把酒杯放在一旁,径直离开。

    李念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表情淡下来一些,事实上,认识丁小年这么多年,也从未当成朋友,思想里的争执是根深蒂固的,要不是有尚扬在,她会很直白的说,丁小年就是她最反感的人。

    想了想道“你以后提醒他点,眼睛别到处乱看,这里不是惠东,每个看似简单的人背后都有可能不简单”

    今晚丁小年看叶盛美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她担心被有心之人做文章。

    尚扬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话里是什么意思,心想着他俩背地里都老公老婆的叫了,叶盛美没少给他发诱惑照片,就差生米煮成熟饭了,只是话不能说。

    口头藐视道“他一个在小粉灯下成长起的男人,狗改不了吃屎,没事,没人能看得上他”

    “我做的是有哪里不对么”

    尚天、叶盛美、王熙雨,三人站在一起。

    尚天还在一遍一遍质问,他不能理解,本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可感受到周围的气氛很微妙,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一样。

    尚扬上台,输了丢脸,赢了得罪人。

    这不是最完美的方法

    王熙雨溺爱的看着儿子,很想把一切都告诉他,可知道,自从婚礼上李念被尚扬抢走之后,儿子心里就有个坎过不去,这两个月来坎越来越大,今天的“交流”如果赢了,他能把尚扬打残,输了也算是种发泄。

    可要是告诉他,你没报复的了尚扬,反而把你妈套进去,对他是致命打击。

    王熙雨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笑道“你做的没有不好,很完美,如果不出意外,在某些时刻,白家会坚定的支持咱们”

    “不对,一定不对”

    尚天死死的盯着地面,摇着头“我能感受的到,周围人看我

    的目光都不对,看尚扬的目光也不对,这其中一定有事”

    他越是在意,王熙雨越是不敢说。

    知道被自己保护的完美的孩子,与那个十几岁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私生子没法比,也更加坚定必须要除掉尚扬的信心。

    看了眼叶盛美。

    后者会意。

    主动道“小天,你想想,白云天被尚扬打的腿都颤抖了,谁还能说什么大家既不能笑,也不能鼓掌,气氛压抑是对白家的尊重,与你没关系”

    尚天双手握紧拳头,看了眼远处的尚扬,咬牙道“总有一天会,我会用自己的拳头打倒他”

    心结

    王熙雨更加担忧。

    叶盛美见状,及时转移话题道“熙雨姐,五爷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

    只能用一个有分量的话题来掩盖这个话题。

    提到尚五爷,王熙雨心里一阵失落,夫妻二十年,感情还是有的。

    低声道“仪器只能维持没办法逆转,身体各项机能已经退化,根据目前的退化速度,恐怕挺不到过年”

    “啊”

    叶盛美也变得难捱,毕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只能躺在一对仪器中间等死,太可悲。

    王熙雨又道“国外都在提倡有尊严的死去,国内也有几个类似的协会,他们找到我,想让我在同意书上签字,也上五爷在临终前,给全国人民做个表率作用,但这个字太难了,可想到他那样也不好受”

    叶盛美叹息的点点头“进退两难的选择啊”

    旁边的尚天听到她们聊这个话题,变得更加烦躁,转过身,默默离开。

    王熙雨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这孩子跟他爸不亲”

    叶盛美附和道“无仇不成父子,哪有不闹矛盾的,我家他儿子,比我还大两岁,现在也喝他闹”

    话音刚落。

    就听“搭拉”一声。

    听到这声音,叶盛美全身一颤,脸色都变得不自然,因为这个声音,是某个人专属的铃声。

    王熙雨向下看了看,见叶盛美礼服的兜里电话屏幕亮起。

    很多礼服都没有兜,但叶盛美的不一样,也可以说她的生活不一样,江涛常年出差,她一个小三上位的女人,为了表示衷心,没有司机、没有秘书,所以参加各种场合都是自己拿着电话。

    “搭拉”

    电话声再次响起。

    “接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熙雨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并多想。

    叶盛美自然不能接起来,万一被王熙雨看到就完了,心里想着自己都告诉他今晚不方便联系,怎么还发信息可还是有些幸福的,代表他离不开自己。

    欲盖弥彰道“没事,无关紧要的电话”

    “搭拉”

    声音第三次响起。

    叶盛美尴尬了,道“我还是看看”

    王熙雨看向远方“白云天出来了,我先过去”

    说完,把空间留给叶盛美,缓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