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新玩意

    其实比赛的结果已经毫无悬念。

    在场的人只要没瞎,都知道周大椿输定了。

    依靠动力的前半部分航程居然没胜出,剩余的后半部分依靠无动力滑翔的赛程则更没有扳回的可能性。

    倒是4师侦察营这几个兵,总算是开了眼界。

    之前都知道庄严在特种部队里待过,也听说挺厉害,至于怎么厉害,他们是没有一个直观的感觉。

    这回,算是真真切切亲眼所见了。

    庄严从前没在这些兵面前吹过自己的威水史,也没提过自己拿过三角翼集训的第一。

    在他看来,第一实在是拿多了,要一个个都拿出来吹,那得喝掉多少矿泉水润喉啊?

    况且嘛,庄严虽然平时有时候挺狂的,但总体上他觉得自己还是也属于一个比较低调的人。

    这次不是为了给自己的兵书里一个敢于迎难而上的拼搏之心,他也不屑于去打人家一个少尉和一个二期士官的脸。

    没劲。

    想当年,自己还是上等兵的时候,就已经敢挑战老白毛那种顶级部队的中校了。

    第一个在操场上降落完毕,张能上来拍了拍庄严的肩膀,说了一句:“不错。”

    然后转身走了。

    李斌虎还是扑克脸,瞪了一眼庄严,也走了。

    也是,庄严表现越好,其实李斌虎心里更是惋惜。

    这小子要是能回红箭,归自己管,那是一把利刃。

    等领导们走了,其余人立马放送多了。

    高鑫愣了好一阵,才看到周大椿的三角翼晃晃荡荡回到了降落场。

    “怎么搞的?”

    他问周大椿。

    周大椿只说了两个字:“牛逼!”

    然后摘下头盔,忍不住又补充了三个字:“太牛逼了!”

    魏舒平和高伟恒这些老熟人就开始埋汰起庄严,说你一特种部队老前辈,你欺负新人有啥意思,要不有空咱们几个飞飞。

    说着,目光就到了老徐身上。

    多年没见,一起飞一次三角翼,也算是重温旧梦。

    当年可是一个锅里勺饭吃的亲密战友。

    庄严让刁珂他们把三角翼送回仓库,自己留在操场上和老战友们聊天。

    没聊多久,基地的通讯员跑了过来。

    “哪位是庄副连长?”

    “我是。”庄严问:“有什么事吗?”

    通讯员说:“张指导请你去一趟,他在办公楼楼下等你。”

    “好,我马上过去。”

    等通讯员走了,庄严和其他人告辞,然后朝办公楼方向跑去。

    到了楼下,果然看到张能站在那里。

    “师傅,找我有事?”

    “对,跟我来。”张能也不说话,背着手就走。

    庄严只能跟在身后。

    一路走,一路心里直嘀咕。

    本以为张能找自己是叙旧,现在看来又不像。

    基地很大,楼房也很多,物资仓库更多,码头也多,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舰艇保障基地,供给军舰靠岸补给和提供各种通讯、医疗之类的后勤保障。

    庄严不得不承认,海军大流氓这几年的经费甚足,从搞得极其漂亮的营区就能看出来,用鸟语花香,海滩阳光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转过了基地中央的建筑群,来到一处仓库门前,张能找来看仓库的兵,大铁门打开。

    庄严一眼就看到里面墨绿色的三角翼。

    和当年在某机场第一次看到张能时候看到的型号十分类似。

    “定型机?“

    庄严喜出望外。

    国产的动力三角翼,他是没飞过。

    “对。”张能上前,伸手摸着座舱,眼里都是神情,仿佛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我摔伤之后,项目延后,后来我伤好点继续开始攻关,但是自己当年的伤太重,手脚都不灵便了,不能自己亲自飞……”

    他伸出手,摊开手掌。

    庄严看到,手腕的位置有巨大的疤痕,也有些变形。

    当年庄严摔得不轻,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总的万幸。

    亲自操作动力三角翼进行试飞怕是不可能了,容易出事。

    “自己不能试飞,这进度就慢了不少。”张能说:“这是定型机,基本上可以量产,不过我还是需要基层作战部队的士兵使用和搜集意见。”

    他转向庄严。

    庄严立即明白。

    “师傅,你想让我这段时间摸透这架动力三角翼?”

    “对。”张能说:“目前军内的部队很多使用的都是进口货,有人质疑我们国产的质量,觉得既然别人国外有成熟的产品,直接买就是了,何况也有人觉得动力三角翼是过渡产品,不需要花大力气去国产化。不过我不这样认为,毕竟研制出来,即便不用来进行特种作战,也可以作为其他用途使用,毕竟经济型和简易性都摆在这里。”

    “没问题。”庄严说:“恰好我带的三角翼性能不怎么样,可以试试这个。”

    张能说:“这次我带了两架过来,你可以都拿去用,而且作为你的入门启蒙老师,我能向你提一个要求吗?”

    庄严爽快道:“当然,师傅您就直说。”

    张能说:“集训到最后会进行统一考核,评定成绩,不过你们是旁听的,本来没资格参加考核,但我想和李副部长谈谈,破格让你们和特种部队一起参加考核,你愿意吗?”

    庄严闻言,大喜过望。

    怎么会不愿意?

    自己过来报到的时候,看到队长是李斌虎,技术指导是张能,心里别提多高兴。

    都是熟人,这就好办了。

    自己就是要参加考核,并且让自己的兵考核成绩进入前三,否则师长许诺的那七架三角翼可就泡汤了。

    正寻思着怎么私下找张能或者李斌虎开口让自己走走后门参加考核。

    没想打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巧了!

    “当然愿意!”庄严说:“我求之不得呢!实话说吧,这次还是我缠着我们师长,好不容易通过军里拿到的旁听指标,本来说旁听的等同代训,没资格参加特种部队统一考核,我还急着呢,我们师长说了,只要我带的兵考核能进前三,就给我补充七架三角翼!”

    张能说:“那好啊,你用我的动力三角翼考核,这几天带你的兵熟悉一下,我保证性能不不会比那些进口货差!而且,你必须赢!当我的意思吗?”

    庄严略微思忖,马上明白了张能的意思。

    “我懂!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