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上腹黑男配 55

    洛惜夏不说话,耸了耸肩膀,径直往楼上走过去。

    她相信,就算她什么也不说,洛天泽这个老狐狸,也一定会自己调查清楚的。

    和惜夏想的一样,洛天泽去调查了,这本就是一个手法很简单的事情,原剧情中,没有被揭穿,不过是因为等洛天泽发现的时候。

    齐瑾瑜已经爱上了洛颖心。

    自己看重的女儿,能给家里面带来利益,洛天泽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对他来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这一次,洛颖心的出现,彻底地搅黄了洛天泽心中,原本可以和齐家所拥有的,良好合作关系。

    “妈的!”洛颖心在这个家里面,本来就不受顾美好的喜欢,如今洛天泽也对她有意见,对她来说,日子就更难混起来。

    盛怒之下的洛颖心,被洛天泽赶出了家门。

    这几年因为顾美华的克扣,洛颖心根本没有攒下多少钱,但是大手大脚惯了的她,完全没有生存能力。

    在普通高中里面,也认识不到什么有钱人,对她稍微有点意思的人,洛颖心看不上别人!

    洛天泽也找过惜夏,让惜夏再去找齐瑾瑜,和他好好说一说,之前和他见面的不是她,给彼此一个机会。

    惜夏抬头,笑的惬意地看着他。

    如果论变脸速度之快,这个世界上恐怕真的难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洛天泽。

    他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前几日的时候,齐家的父母来这里退婚的当天,洛天泽借此要挟别人,那副咄咄逼人的嘴脸。

    “为什么?”惜夏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目光并不看着他。

    洛天泽从生意的角度,和她说起,同齐家联姻,对两个家族来说,有多么多么重要。

    惜夏神色淡淡的,似乎没有把他的话给放在心上,与此同时,她的目光轻轻地飘在外面,隔着若隐若现的窗帘,她似乎看到,躲在后面偷听的洛君夜。

    真是辛苦他了。

    “父亲,你听说过sakura?”她忽然问道,脸上依旧是欢快的笑容。

    国外新兴的珠宝时尚引领者,哪怕它没有染指国内市场,这样的风头无两,洛天泽也是听过的。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洛天泽哼笑了一声,“难道你还能嫁个sakura的创始者,和他联姻?”

    惜夏笑容越发地明艳起来:

    “我当然不用嫁给它,因为sakura就是我的啊。”顾惜夏用纤细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一份又一份的文件,在洛天泽眼前被展现了出来。

    洛天泽的眼睛都快直了,他一把把惜夏的手机抢过去。

    惜夏也不争抢,只是笑盈盈地由着他看了又看。洛天泽粗笨的手指,用力地在屏幕上放大着,争取把每一个细节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了太多的文件和合同。

    他本可以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真是假,但是惜夏所给他带来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不得不确认了好几遍。

    面对洛天泽震惊的表情,惜夏终于缓缓问道:

    “我的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同意我婚姻自主了么?”

    洛天泽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珠子早已提溜一下子转了起来,让洛惜夏和齐瑾瑜联姻,为的是什么,为的还不是钱么!

    现在惜夏有了这样的一家公司,整个国际的市场都可以由他们所引导。

    同行是冤家,这个时候,洛天泽一点都不希望看到和齐家有关的东西在里面,还和齐家联姻,不防着齐家把他们的国际市场给抢走就不错的了!

    刚刚还在盛怒中的洛天泽,一下子就切换到了慈祥的老父亲的角色上,他慈爱地揉了揉惜夏的脑袋:

    “不愧是父亲的好女儿,很有我当年的风范,看来当初让你去国外留学,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惜夏笑了笑,并不同洛天泽计较,他话语里面的细节错误,比方说,她去国外留学,和洛天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一番父慈女孝的表演后,洛天泽心满意足地离开,绝口不提和齐瑾瑜联姻的事情,甚至还提醒惜夏,要离齐瑾瑜远一点,可不能让家族的利益,让步想干的人给占了。

    惜夏一一点头应了。

    目光飘向了躲在窗帘后的人,意味深长。

    果然,窗帘动了动,洛君夜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似乎是在害怕,在她的面前,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夏夏,这么多年,你在国外经历了什么?”

    “和你有关系?”惜夏翻了一个白眼。

    “婚姻自由,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和你在一起的。”洛君夜笑了,丝毫不介意他的不耐烦。

    洛惜夏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两下:

    “婚姻自由指的是,从今以后,只有我可以干涉自己的婚姻。指的更是,我想结婚就结婚,不想结婚就不结婚。”

    惜夏没有再多说什么。

    但洛君夜已经听明白了。

    她在国外那么努力,为的就是掌控住自己的人生,为的是,不再需要让别人介入她的生活。

    他想不到,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是经历了什么。

    洛君夜不敢往下深想。

    他害怕那个答案,是他所不愿意听到的。

    出国前,她被自己伤的太深,所以等她再次回来,已经披上了坚硬的铠甲和坚冰,谁也不能进入她的心,无论是他,亦或是她的未婚夫,全都被她狠狠地隔绝在心墙之外。

    洛君夜的脸色,终于一点一点地惨淡下去。

    他缓缓道:“惜夏,我等。”

    惜夏笑了,浅笑着点头:“那你就等下去吧。”

    她单身的时候,他等着她回头看他一眼。她有男朋友的话,他等着她分手和他在一起。她要是结婚,他还得等着她离婚,做他的新娘。

    区区一个等字,可以延伸出无数种意思来。

    结局不重要,反正她已经完成了系统交代的任务,让洛君夜喜欢上她,保护好这个家,而洛颖心,则是一无所有。

    空间里的系统。

    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次的宿主选的这么好这么优秀。

    可是为什么它现在这么害怕啊!

    惜夏歪了歪脑袋,如今的她似乎还欠齐瑾瑜一个承诺,她答应过,会出现在齐瑾瑜的面前。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