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不会游泳!

    洞内的情况比之外头看起来的更加糟糕,剧烈的震动导致洞顶垂着的钟乳石柱眨眼间竟化作了一根根尖锐的锯齿坠落下来,而石洞中地嘀嗒的水珠也成了能够腐蚀巨石的粘液,所触之处皆成粉末,并升腾起一股硫酸侵蚀岩石的刺鼻白烟!

    在天崩地裂的晃动中尽力稳住身形,吴佑成眼尖地发现闭合的洞口因为震动而透出一丝光缝,大喊道:“洞口裂出缝隙了!快逃出去!”

    谁知话落,一直盘旋在洞穴中央的魔虫群倏地冲了上来,就在他们脸色大变以为魔虫要袭击上来的时候,却见魔虫宛如一阵强风般撞开了金鸾,迅速团成一团紫色的光晕包裹住吴佑成,眨眼就幻成了一道紫光从洞口的裂缝中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道血红光芒倏地从洞外蹿了进来,直逼金鸾!

    “你怎么逃命都不跟上别人,说你笨还真笨啊!?”红光一闪,谛听俊逸的怒容倏地显现在面前,边吼边将金鸾扛上肩头,方向一转冲向光缝。

    谁知还没跃至洞口,一股强大的气流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嘶吼声猛然蹿升上前,牢牢地将谛听和金鸾的身子捉住并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时飞速往洞穴深处的黑暗拖拽!

    一时间,天昏地暗。。。。。。

    “嘀嗒、吱吱、嘀嗒、吱吱、吱吱”

    不知道被强风卷飞了多远,待耳边的呼啸声终于停歇,金鸾吃痛地掀起眼帘,耳边悉悉索索的怪异声响让她不得不忍住浑身的酸痛,迅速洞察周遭的情况。

    只见眼前一片昏暗,微弱的薄光从头顶的石缝中斜射而下,还未适应昏暗光线的双眼几乎看不清什么东西。

    咬牙忍住今天被摔打了多次的腰背上传来的疼痛,金鸾吃力地撑起半身,环顾周围。

    这时候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黑暗,依稀能分辨出四周高耸的石壁环绕,层层叠叠的石缝纹路间有潺潺水流的嘀嗒声伴着可疑的吱吱声诡异地回荡在空旷的锥形石穴中,细流所经之处长满了厚厚的青苔,手臂粗的藤蔓垂落在石壁上宛如恶魔的触手,而薄光照射的地方除了前方一口深不见底的潭水外寻不见任何有出路的迹象,好似她就是凭空出现在了这封闭的空间内一般。

    “喂,笨女人,快从本尊身上下去。”冷不丁的,一把低沉的声音从身下蹿出,将神经紧绷的金鸾吓了一跳。

    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竟然压坐在谛听身上,难怪她觉得摔个半天怎么屁屁没怎么疼,原来是这只臭狗给自己当了人肉垫背!

    “重死了,你是不是把自己当猪养啊?”谛听见金鸾光看自己却不挪身子,直接抬手把她给推了下去,没好气地说道。

    “我靠你说什么?我重!?”金鸾毫无防备地被推翻在岩石上,顿时炸毛,双眼喷火地瞪向眼前不仅说自己笨还嫌她重的谛听。

    这厮不知道说女人重是最大的忌讳吗?!而且她可是查过她的身高体重比例绝对是国际标准水平,绝壁的凹凸有致丰韵得正好好嘛!

    “吱吱”

    “臭狗,你这个唔!”

    “嘘!”谛听倏地抬手捂住了金鸾的嘴,面色微沉,殷虹的眸子在昏暗光线中转动着,宛如一颗黑夜中的血色珠子,诡异灵动。

    “吱吱、吱吱吱吱”

    这声音老鼠?!

    心头一凛,金鸾也顾不得拉开谛听捂着自己的大掌,虚了虚眼眸,借着微弱的光线想要看个真切。

    “吱吱吱、吱吱吱吱”随着细碎声响由远及近,由疏到密,金鸾和谛听都不由地绷紧了神经,屏息警惕探向四周,几声嘀嗒的水声后,一双双鬼火般的巨大眸子闪现在黑暗中,渐渐地显现在光线之下。

    对上那一双双硕大的眸子中看猎物般的嗜血光芒,借着越加清晰的视野分辨出它们隐约可见的轮廓,金鸾猛地倒抽一口凉气,整个头皮发麻——这些老鼠因为九华山灵泉和洞内浓郁灵气的滋养,一个个竟然长得比他们人都高大壮硕!

    “你紧跟着本尊,一有机会就跳入前面的深潭,听到了吗?”谛听警惕的视线来回扫视着渐渐将他们包围起来的巨型老鼠,沉声对金鸾说道。

    “臭狗你不是很伟大很厉害的神仙吗?难不成还搞不定这些灵泉养肥的大老鼠?”金鸾向来淡定冷漠的脸庞上终于破裂出了一抹惊慌,双手下意识地紧拽住谛听的衣袍。

    她身上这件仅有一个袖子管的病号服也全部被山洞中充足的水汽浸湿了,唯一能救命的静电爆破都无法使用,而眼前这些变异老鼠身上竟然隐约散发着深绿中带些浅黄色的光茫,就算她现在能使用异能也完全没有胜算啊!

    况且。。。。。。最最要命的是——她怕水啊!根本不会游泳啊!

    她一会要是真的听谛听的话去跳到深潭里避难,那才是真正的反抗都没有就去自寻死路了!

    “你竟然敢质疑本尊的能力?”谛听看都没看金鸾一眼,血色的双眸紧紧锁定眼前这群变异鼠怪的一举一动,高度警惕。

    他知道虽然之前为了将金鸾从地府就回来耗费了不少神力,但是对付眼前这些老鼠杂碎还是不在话下的,可是现在他并不是一人作战,而是要在击退这群胖数量庞大的老鼠怪时还要保障金鸾这个什么都不会的笨女人的安危,着实有点困难!

    “吱吱吱”

    耳边密密麻麻的吱吱鼠鸣在空旷的洞穴中回荡着,仿佛是黑暗中演奏的死亡旋律,不断萦绕在耳畔,谛听无声的回应让金鸾更是皱紧了眉头,二人和紧逼的变异鼠群僵持着,气氛诡异窒息!

    “吱吱吱——!!”

    突然,仿佛一根紧绷的弦到达了最大的承受点终于断裂般,谛听和鼠群同一时间发出了一阵嘶吼,响彻整个山洞!

    “你做好准备,现在就下水去!”谛听单手成爪,冲上前斩杀第一只鼠怪的同时,迅速地拎起金鸾的衣领,一声令下后也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振臂一甩,把她丢向了前方的幽幽深潭!

    “啊不!我不会游泳,我咕嘟咕嘟!”

    还来不及说出“怕水”二字,金鸾就觉得身子一轻,而后迅速地在寒冷的石穴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噗通——”一声巨响,就被谛听丢进了漆黑的潭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