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您该回地府了

    也许是折腾了一整天实在是累瘫了,金鸾缩在谛听的怀中不出片刻,就睡着了。

    沉浸在睡梦中的她不知道,就在她入睡后没过多久,一抹紫色的魅影便从天而降,背着月光款款飘落在了她和谛听的面前。

    “谛听,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嘛?”来者正是阎闫,只见他峨眉轻蹙,拂袖掩住半张妖冶的脸庞,故意做出一副很是嫌弃的模样。

    “你来干什么?”谛听闻言,本还扬着一抹暖意的俊颜唰地阴沉了下来,直接忽略阎闫的调侃,冷冷地说道。“大半夜的不去找黑白无常喝酒,跑来我这找死吗?”

    &ot;什么我来干什么?谛听你要不要这么忘恩负义!&ot;阎闫朝倚坐在树干上的谛听翻了个白眼,生气地扭着纤细的腰肢。&ot;我今天可算是给你连续擦了两次屁股,这账我都一一记下了,可别赖啊。&ot;

    &ot;怎么变成两次了?&ot;谛听剑眉蹙起,下意识地就要起身与阎闫说话,却惊动了怀中熟睡的金鸾。

    &ot;唔。。。。。。&ot;吱唔一声,金鸾在谛听怀里蹭了蹭,并没有睁开眼。

    她缩在谛听怀里乖巧的样子让阎闫看了只觉得扎眼,不由地又调侃道:&ot;谛听,我看你也可以不给金乔觉重塑金身,直接要了这个魂器算了。&ot;

    &ot;谁说我要这个笨女人了。&ot;眉头一皱,谛听唰地一下站起身来,将依靠在怀里的人直接给摔倒在了凉凉的草地上。

    冷眼睨了下被甩出去后依旧没醒过来的金鸾,谛听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反倒是不爽地重重一哼:&ot;简直和猪一样。&ot;

    阎闫见状,不禁发笑:&ot;算了,这个女子现在好歹也是必要的灵魂容器,心别弄伤了,不然岂不是要白费你这千年的枯等?&ot;

    &ot;滚,刚才是你看不顺眼的,现在却又替她说话了。&ot;瞪了一脸装模作样心疼的阎闫,谛听甩了甩宽大的衣袖,上前逼近阎闫:&ot;说,怎么又变成两次了?&ot;

    &ot;第一次是在地府时帮你打掩护得罪我三弟,这一次是帮你直接将那个从魔云洞里跑出来的凡人瞬移走,难道不是吗?&ot;阎闫高傲地扬起下颚,一双晕染着紫色眼影的眸子在月晖的照耀下说不出的妩媚。&ot;哦,还有呢,我刚才还特意替你去祭台跑了一趟。&ot;

    听到祭台两字,谛听殷红的眸子一闪,冷俊的面容严肃了起来。&ot;找到了吗?”

    &ot;很遗憾,没有。&ot;耸肩摇头,阎闫两手一摊表示他已经尽力了:&ot;看来年终尾祭上的接任仪式要延后了。&ot;

    谛听没有作答,他定定地看着前方幽暗的密林深处,沉思片刻后说道:&ot;无论如何,现在我们要先将那一魄找出来才是最重要的,祭典延后的事情我会用神识让那些芈族长老去处理。&ot;

    &ot;啧,不过我找不到也正常啊,看守魂魄的神兽可是用你的游思造的,照理来说,没有主人的精血是召不出来的。&ot;此时阎闫和谛听讨论着的,正是金乔觉的第三魄,也是本应该在半个月后举行的年终尾祭中最关键的地金仙认证仪式时不可或缺的关键。

    如果没有这一魄,别说这场跨越千年的传承认证大典举行不了会误了吉时惹众神非议,更要命的是如果拿不到命定的第三魄,那就算他们先寻到了金乔觉散落在世界各处的其他魂魄,也无法让金鸾这个魂器吸收,就好像造房子一样,第三层若是没有建造好,那么第四第五层的材料再齐全也是无用的!

    想到这,谛听不禁眉头紧皱,他等了一千年,就是为了与金乔觉重逢,绝不能在一开始就掉链子!

    &ot;地宫里面局势复杂,而且因为建造在九华山的山体之中,承载着数千年的天地灵气,阴阳结合,环境非常特殊,所以那只石兽一定是在千年游走时钻进了哪个角落,被太过强烈的灵气给掩盖了气味。&ot;谛听认真地缓声分析着,紧缩的剑眉也稍许松了一些,与此同时,另一个疑惑也油然而生,他抬眼看了看同样皱眉的阎闫,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ot;这么说来,难不成你要亲自下地宫?&ot;阎闫因为之前在地府为了掩护谛听所以神力受损,暂且还不能靠地宫太近,而比自己损耗更多的谛听更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所有神力去探索地宫深处。

    谛听没有接话,阎闫所能想到的他自然也心里清楚,两人站在一起沉思着,突然身旁传来一声轻咛,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ot;唔。。。。。。好冷。。。。。。&ot;

    低头一看,原来是被谛听无情推在湿漉漉草地上的金鸾因为太冷而蜷缩成了一团,打着寒颤支支吾吾叫冷了起来。

    谛听面无表情地低头俯视着地上的人儿,殷红的眸子映着清冷月光的冷冽,没有一丝情感,须臾,他做出了决定。

    &ot;这一段时间,我会待在这个凡人身边,至少在我能够进入地宫之前,保证她这个魂器不会又被人陷害致死或者出什么乱子。&ot;

    &ot;还有,你回地府后多看着点你三弟,我现在不和他计较完全是看在师祖和你的面子上,如果他还是不知好歹的话,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ot;说罢,谛听弯身便将蜷缩在草地上的金鸾给扛上了肩头,也不给阎闫调侃的机会,直接单脚一点地,飞离了深幽的密林。

    而被瞬间丢在山林深处的阎闫则是望着谛听说飞就飞的冷诀背影,有一秒钟的呆滞,而后,唇角微翘,勾起一抹邪魅至极的笑容。

    看在我的面子上?谛听,还算你有点良心。。。。。。

    &ot;二王爷,时候不早了,您应该回地府了。&ot;突然,密林的幽暗阴影处,缓缓飘出来一道矮人般长的身影,完全显现在月光之下后才发现是一个额头上贴着黄色符纸的幼童僵尸。

    &ot;现在?时候还早。&ot;阎闫自然是感应到了对方的到来,睨了眼孩童僵尸怯怯的样子,身形一闪,幻化作一道紫烟,瞬移到了僵尸面前,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点起僵尸冰冷的下颚。&ot;啧,这张新面孔倒是长得不错,我三弟应该很疼爱你吧?&ot;

    &ot;三王爷对我们下人一直都很好。&ot;僵尸似乎并不了解阎闫所指为何,懵懂地眨了眨眼,清脆稚嫩的声音更显童真:&ot;二王爷殿下,我们家三王爷特意吩咐了,您今晨神力有所消耗,不宜在人界时间过长,命的一定要将您带回去。&ot;

    听着僵尸用稚嫩的童音努力说得有板有眼的,阎闫邪魅的视线中划过一丝血光。&ot;啧,看来你这孩童还没来得及被我二哥开光啊?&ot;

    低头欣赏着童依旧懵懂的样子,阎闫盈盈地浅笑着,突然,妖艳的面庞狰狞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童咬去!